首页 我的岳母苏沛真 下章
第24章 迟早会有
 “咝…”林道就感觉从有些凉意的水中,进入到了岳母火热的道内。全身被水浸整个身体都是冰凉的,更能清晰的感受到只有被火热所包容。

 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让人舒服的叫出声来。林道搂着岳母在她耳边说:“妈,舒服吗?”“嗯,舒,舒服。”声音又温柔又甜腻。“那你自己动一动。”林道惑着说。

 苏沛真听后蜷起‮腿双‬,手撑在浴缸两侧,开始缓慢的上下移动,林道双手扶住她的细,来帮她减轻一下负担。浴缸中的水随着岳母股的起落起四处飞溅的水花。

 “嗯,嗯…”岳母的呻昑声伴随着的水声,不一会儿,岳母就体力不支的倒在林道怀里气吁吁了。

 林道又成了主力,一只手搂住岳母一只丰捏着,前后晃动着身体,这样岳母就能以更轻松的姿势坐在林道腿上前后揷,林道另一只手再次摸向岳母凸起的小蒂,多方位刺着她感的身体。

 “啊…不,不要嗯…”“嗯,嗯…”多重的刺让苏沛真舒不已,感觉身体到处被侵犯着,又羞又舒服,只顾着大声呻昑。

 头,蒂,还有体内火热的,苏沛真很快就觉得浑身酸麻,嘴里无意识的开始喊叫:“啊…要来…快快…”股开始快速的前后抖动,加快林道进出的速度。

 “好女儿,爸爸的舒服吗?”林道又趁机刺岳母,指肚在岳母的蒂上绕着圈的摩擦着“啊…舒服,好爸爸,嗯,嗯…”岳母顺着林道的话叫着。

 “啊…”随着岳母的高亢的呻昑声,身体开始痉挛,林道感觉水下的手被一股热,他知道岳母又吹了。

 看来刺的岳母的蒂能让她更快速的吹,刚次单纯的揷也让她到达了高,但是没有吹。间歇的几股温热的在林道手上。

 直到结束岳母才停止了身体的抖动,倚在林道怀里张着小嘴着气,林道静静的搂着她,女余韵比男的要长,要过一会儿才能恢复。

 苏沛真缓了好一会儿才动了下身体,女婿火热的还揷在自己体内。回过头对女婿轻声说道:“水太脏了,我们先出去吧。”苏沛真害羞的说道。

 林道是不介意的,岳母不好意思待在里边他也只好遵从,暂时把从岳母的出来,站起身来扶着岳母走出浴缸。

 两人站到淋下,林道拿起沐浴说:“妈,我帮你。”苏沛真点了点头。林道把沐浴挤到手上。

 然后开始帮岳母擦遍全身,脖颈锁骨腋窝,穿过拔的双峰,平坦的小腹,圆圆的小肚脐,稀疏的丛林,神秘的隙,丰満的翘,林道蹲下身岳母修长的大腿从上到下摸了个遍,岳母身上的每一处都完美的另他着,站起身搂住早已被摸得浑身发软的娇躯。

 苏沛真都有些站不住了,林道抱住她,两人再次相拥吻。林道感觉两个弹十足的球顶在他的口,加上沐浴的润滑,岳母全身都是滑溜溜的,抱着非常舒服。两只手正好在岳母圆润的翘上,又圆又滑。

 的正好在岳母的两腿之间,林道让岳母夹紧‮腿双‬,接着沐浴的润滑揷起来,在岳母部摩擦着,头不时的蹭到起的蒂。岳母搂着林道亲吻着。

 “嗯,嗯…”的呻昑声从鼻腔发出。林道顺手打开淋浴,一边亲吻一边冲洗两人身上的泡沫。林道抄起岳母的一条腿,让她单腿站着,再次揷入揷入岳母的之中。

 “啊…”随着女婿的揷入,苏沛真又开始呻昑起来,两人站在淋浴下,苏沛真双手环住林道,林道抱住岳母的股奋力的揷着。

 “嗯,嗯…”噗呲噗呲的水声,岳母的呻昑声,浴室充里満了靡的味道。揷了一会儿岳母的腿有些站不住了。

 林道索把岳母的两条腿都抱起来,岳母毕竟又一百七十多公分,再加上丰満的身材,体重没那轻盈,但这时候不行也得行,林道就这么抱着岳母快速的做着活运动。

 “啊啊…不,不要啊…”烈的揷让苏沛真忘情的喊叫着“好女儿,要停下吗?”“啊…爸,爸爸,不停,嗯…真…真真…喜欢爸爸的大”现在的岳母没有丝毫的羞涩“爸爸”叫的非常自然。嗯…”“好女儿,喜欢爸爸草你吗?”林道说话也越来越大胆骨。

 “啊,喜,喜欢,嗯爸爸…真真乖女儿喜欢被爸爸”林道被岳母甜腻的叫声刺的不行,这可是自己的岳母啊,高高在上的冷市长,被自己揷的叫爸爸。

 林道感觉自己精神和体都到了极致的舒适,一股酸麻从后背直冲天灵。“啊…妈妈,我要来了,要了。”嗯…好儿子,妈妈里面,呜…”苏沛真喊出如此的话语,自己羞愧的快哭了,林道一听岳母终究还是说出来了,听到如此的呻昑,林道终于爆发出来。

 再次到了岳母体内。林道轻轻的放下岳母的‮腿双‬,苏沛真像浑身没了骨头,趴在林道的肩头息着。

 要不是林道扶着仿佛下一秒就要瘫倒在地上。两人就在这安静的浴室里相拥在一起,没有衣物的遮挡,全身赤毫无保留的拥抱着对方。

 刚刚还充満靡之音的浴室此刻只剩下淋的水落到地上的声音…苏沛真的卧室里,林道早已经穿戴整齐坐在边上,岳母一袭丝质睡衣坐在对面的梳妆台上,从镜子里的反光苏沛真看到林道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妈,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您都那么完美。”林道很认真的夸赞道。“没你说的那么好,都老太婆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真的妈,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被您的神魂颠倒啊。”苏沛真白了他一眼说:“被我的神魂颠倒?我都快被你折腾散架了。”虽然背对着林道。

 但是从镜子中都能看到岳母那风情万种的脸庞,像对自己的小情人撒娇一样,林道站起来走到岳母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开玩笑的说:“哪能啊?

 您天天锻炼身体,跑步瑜伽,这点运动量都是小意思。”“那能一样吗,好了不跟你瞎贫了。你中午不是还要去找菲菲吃饭吗?”跟女婿聊这种话题苏沛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岔开话题。林道在岳母肩膀上轻轻的按摩着。

 俯视岳母如刀削的香肩,精致的锁骨,睡衣都遮掩不住的两个高耸白的半球,内衣也没穿,隐约还能看到两点凸起,即使刚刚在岳母身上缴过两次了。

 还是让林道的小兄弟蠢蠢动。“妈,你跟我一起去吧,爸不在家,你也得吃饭,不如直接跟我一起吧。”“嗯,也行,那你稍微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岳母稍一考虑就答应了,起身走到衣柜前,挑了几件衣服人在上,就背对着林道把睡裙脫了,里面是全的,然后把内罩一件一件穿上,接着是袜。

 林道就坐在那欣赏这道美景,不得不说漂亮的女人穿衣服也是一种极致惑,尤其是丝袜,从脚尖到小腿再到大腿,最后包裹住圆润的翘,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人。

 最后套上一件黑色碎花的丝质连衣长裙,掩盖住了完美的娇躯却掩盖不了傲人的身材。“漂亮,真漂亮。”林道由衷的赞叹。

 苏沛真走到镜子前审视了一番,感叹道:“哎,也不知道还能风光几年。”林道上前揽住岳母的盈盈细

 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妈,您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语,不论年龄大小,不论真假。

 苏沛真从林道的眼神中还是能看得出来他说的很真诚,不管怎么样,自己最后的芳华还有眼前的小情人陪伴,也不算浪费了。

 四目相对,双很自然的触碰到一起,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安静的卧室,一对男女深情的拥吻在一起,忘记彼此的年龄和身份,仿佛这个世界上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

 ***夏末的清晨终于带来一丝清凉,就像从桑拿房里刚走出来,深一口凉气从头到脚,时间虽然还很早,公园里人却慢慢多了起来,经过两个多月的高温洗礼,都来寻找那久违的凉意。

 林道如约来到公园的老地方,不一会儿岳母那靓丽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高马尾,白色紧身t恤,黑色及膝运动,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林道面前。微笑着打招呼道:“你又早到了。”

 林道回答:“是啊,妈早上好!”“嗯,走吧。”说完就约过林道向前跑去,林道答应一声紧随其后。公园一处长椅上,林道跟岳母并排坐在一起,有时候两人跑完之后就会到这里休息一下聊聊天。

 “菲菲还在睡觉吗?”“嗯,我出来的时候还在睡,昨晚下班太晚了,估计还要多睡一会儿。”“这孩子怎么说她都不听,也不注意身体,天天加班。”岳母埋怨道。

 “嗯,最近还好,我说过她了,工作不用那么着急,尽量不要通宵,她也知道,所以就是睡得晚些,平时不上班也没睡的多早。”

 “你好是要多管管她,哎,我说活她也就嘴上答应,还是你说她能听进去。最主要的还是抓紧时间要孩子。”

 “是我知道,我会提醒她的,要孩子的事慢慢来,我们俩又没什么问题,迟早会有的,到时候妈你可得过来帮忙啊。”

 “我知道,我可就盼着那一天呢。”苏沛真向往着说道。“对了妈,您和我爸最近怎么样。”  m.MmkKXs.cOM
上章 我的岳母苏沛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