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
第八十二章
 小昭低眉垂首,并不回答,过了片刻,她大大的眼中忽然落下两颗晶莹的泪水。霎时之间,张无忌耳中嗡的一响,一切前因后果已猜到了七八成,心下又是难过,又是感激,说道:“小昭,你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小昭侧开头,不敢和他目光相对。她手上拿着一套短衫,一件长袍,道:“公子,我服侍你换衣。”

 张无忌心中一酸,说道:“小昭,你已是总教教主,说来我还是你的属下,如何可再作此事?”小昭求道:“公子,这是最后的一次。此后咱们东西相隔万里,会见无,我便是再想服侍你一次,也是不能的了。”

 张无忌黯然神伤,只得任她和平时一般助他换上衣衫,帮他扣上衣纽,结上衣带,又取出梳子,替他梳好头发。张无忌见她泪珠盈盈,突然间心中激动,伸手将她娇小的身躯抱在怀里。小昭“嘤”的一声,身子微微颤动。张无忌在她樱上深深印了一吻,说道:“小昭,没想到你竟待我这么好。”

 小昭将头靠在他宽广的脯上,低声道:“公子,我从前骗过你的,但在我心中,我却没有对你不起。因为我决不愿做波斯明教的圣女,我只盼做你的小丫头,一生一世服侍你,永远不离开你。”

 张无忌点了点头,抱着她轻柔的身子坐在自己的膝上,又吻了吻她。她温软的嘴上沾着泪水,又是甜蜜,又是苦涩。小昭突然跪在张无忌面前,又去解他的带。

 张无忌惊讶地问道:“小昭,你这是要做什么呀?”小昭俏脸羞红,幽幽地说道:“公子,我现在已经作了圣女,不能再在上服侍你了,就让我最后一次再用嘴服侍公子吧!”说完,她便解开了张无忌的子,掏出了他那硕大的巴,痴痴地望着那怒目瞠张的大头。那大的曾经揷着她的小,带给她无数的男女爱,让她一次次体验到高的快,令她体验到了作女人的幸福。

 她爱惜地伸出纤纤玉指,抓住已经坚硬滚烫的,白的香腮泛起情的红,鼻息沉重。只见张无忌的头中间的马眼渗出少许透明的粘,鼓出青筋的在轻轻颤动着。张无忌激动地大口地气,小昭用手握住茎的部,伸出香舌轻头。

 强烈的刺令张无忌身体不住地颤抖,全身的肌不自觉地收缩着,感到上有一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地着,小舌还在冠上来回地着,他的已涨到极点,又大又硬。

 小昭在了几遍后,张开小嘴儿把张无忌的入嘴内,不停地滚动着里面的丸,然后再沿着向上,最后再把入嘴里。

 张无忌舒服的轻声呻昑着,他看着小昭奉若神明似地双手捧着他的巴,她那粉的小脸与他大的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清纯可爱的小嘴和亵的不断地撞击着。

 小昭继续用嘴在张无忌的上含进吐出,每次都尽量把他的向里含,那头不断地撞击着到她的喉咙,吐出来的时候,她的香舌上沾上的粘在舌头和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丝。

 张无忌最终将滚烫的进小昭的嘴里,小昭也贪婪地将嘴里的咽了下去,那是张无忌特有的男人味道,对她来说简直是人间最好的琼浆玉。小昭又把张无忌的得干干净净的,再帮他穿好子,最后才用纸巾擦净了自己嘴角残留的

 张无忌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走出舱门,来到赵敏身边说道:“敏敏,我以前给你做的那个具呢?我想把他送给小昭,以后我再给你做一个,好吗?”

 赵敏虽然极不情愿,但张无忌那坚毅和严厉的目光却好像要将她穿透一般,她只好从包袱里取出假具,交给张无忌。

 张无忌回到船舱内,把那仿照他的的假具送给小昭。小昭又惊又喜,她说道:“公子,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看到它,我就会想到公子你,想到公子对我的宠幸,希望公子也别忘记我。”

 忽听得黛绮丝的声音在门外说道:“小昭,你克制不了情,便是送了张公子的性命。”小昭身子一颤,跳了起来,说道:“公子,你以后莫要忘记我。”说完,便昂然直至甲板,张无忌跟随其后,黛绮丝谢逊等人身后已有波斯武士剑相胁。小昭说道:“公子,咱们就此别过。小昭身在波斯,祝公子福体康宁,诸事如意。”

 她的声音又哽咽了,凄然一笑,举手作别。张无忌不知说什么话好,呆立片刻,只听得小昭所乘的大舰上号角声呜响起,两船一齐扬帆,渐离渐远。

 但见小昭俏立船头,怔怔向张无忌的座船望着。两人之间的海面越拉越广,终于小昭的座舰成为一个黑点,海上一片漆黑,长风掠帆,犹带呜咽之声。

 ----

 殷离敷了波斯人的治伤药膏之后,仍然发烧不退,呓语不止。她在海上的数,病中受了风寒,那伤药只能医治金创外伤,却治不得体内风

 张无忌心中焦急,第三上遥遥望见东首海上有一小岛,便吩咐舵工向岛驶去。众人上得岛来,精神为之一振。那岛方圆不过数里,长満了矮树花草。

 张无忌看到殷离的得上情人不见好转,便对大家说道:“殷离现在一直昏不醒,这里离中土少说也有一月的路程,海上颠簸,也缺乏足够的草药,我们最好现在这里先休息几,等到殷离脫离危险醒过来后,我们再启程吧!”

 此议一出,人人赞成,眼见小岛上山温水清,也无凶猛兽,这些日子过的惊心动魄,也该停下来休养休养。张无忌请周芷若、赵敏看护殷离,自己要去寻觅草药。一路分花拂草,但岛上花草与中土大异,多半不识,张无忌越寻越远。

 这时候,赵敏也追了上来,问张无忌道:“你找到草药了吗?”张无忌无奈地摇了摇头,反问道:“我不是让你和周姑娘照看殷离吗?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赵敏小嘴一撅,说道:“你也知道那个周芷若把我当死对头,总把她师父的死怪罪在我头上,我跟她在一起没有话说,你没见她看我的那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张无忌突然又说道:“难道你和周姑娘真的不能友好相处吗?我真希望你们能冰释前嫌!”

 赵敏诡异地笑着说道:“呵呵,我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你一直以来都对周芷若念念不忘,前几天你还看了、摸了她的‮女处‬小,你一定又是心大动,想娶她作老婆吧!”

 张无忌被赵敏说中了心思,红着脸支吾道:“我…我是很喜欢她…这个你也…也知道呀!”赵敏満脸失望地问道:“那我呢?你喜欢我吗?”

 张无忌一把抓住赵敏的纤纤玉手,说道:“我当然也喜欢你呀!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赵敏接着又问道:“那我和周姑娘你更喜欢谁呀?”

 张无忌尴尬地笑着说道:“都喜欢,都喜欢!”赵敏没好气地说道:“你呀,真是贫嘴!我不准你这样含糊其辞地回答!”

 张无忌想了想,便在赵敏耳边轻声说道:“我喜欢周芷若清纯的样子,我喜欢你媚的样子,如果在上的话,我想我会更喜欢你一些的!”

 赵敏脸色通红,柔声问道:“我真的很吗?”张无忌点了点头说道:“是呀,你那小的水水,味道更,不过我喜欢!”

 赵敏俏脸含笑,说道:“你说的我可不信,我看你现在是不喜欢我了,很长时间都没碰过我了,我看你是有了周妹妹,把我早忘了!”张无忌急忙喊冤道:“你也知道,最近接连遇到一连串的危险,再加上周围老是有人,我也没机会呀!”

 赵敏低着头,接着说道:“你太偏心了,送给我的那,也要回去送给了别的女人,害得人家天天晚上小庠得不行,好难受呀!”张无忌怜惜地吻了吻赵敏粉的脸颊,说道:“敏敏,真是委屈你了,等回到中土后,我再给你做一

 我知道你的小想要被大揷了,现在这荒岛四处无人,义父和芷若他们也离这里很远,就让我用大巴好好満足満足你!”说完,他把赵敏在地上,一边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着,一边在她粉的脸上不停的亲吻着。赵敏皱着眉头,不断喊道:“张无忌,不要在这里弄,光天化的,多羞人呀!”

 张无忌也有半个多月不知小的滋味,前几虽然小昭临走前曾经用嘴帮他过,但那毕竟不是温热滑、紧窄又富有弹的小,此刻温香在怀,他的巴早已硬得一塌糊涂,岂能放过赵敏?他将嘴在赵敏的脸上狂吻着,双手也隔着衣服抓着她那丰満坚的双峰不断地

 赵敏嘴里虽然说不要,但刚被张无忌亲吻抚摸,小里边已经感到润了,而且越发庠,她双手紧紧地勾住张无忌的脖子,闭上双眼,轻启两片滴的嘴

 张无忌也毫不客气,他一口吻住赵敏的双,顿时感到一片柔软,伸出了舌头,贪婪地着赵敏口中的津。赵敏也“嘤咛”一声,忘情地着张无忌的舌头,咽着他的津,香舌跟她的舌头绵地织在一起。

 张无忌迫不及待地一把扯去赵敏的外衣,使得她上身只剩一件小肚兜,她雪白细的粉脖、圆润的香肩在外边,那对浑圆白的丰也鼓涨涨地呼之出。

 那件小小轻薄的肚兜根本无法遮盖赵敏那丰硕的房,被高高地撑起,肚兜得上方和两侧都出了一小片白腻的,而肚兜的顶端则是两粒明显的凸点,肚兜得下边出的是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纤细的柳盈盈可握,在下边便是一件小小的亵将小丘般的户包裹着。

 张无忌惊奇的发现,赵敏的那件小亵中间竟然是镂空的花纹,使得那黑红色的户若隐若现,几微卷的钻了出来,而小亵后边的布特别少,将大半个浑圆的翘在外边。

 小亵能穿城这样,真是太了,这分明是在惑男人去她。他看得火焚身,跨下的硬得生疼,双手忍不住一把扯去赵敏上身的肚兜,一对雪白柔房颤颤微微地弹跳了出来。

 赵敏故意用手遮住前的一对尤物,但那可爱的淡红色头还是从指了出来,那半遮半的娇媚样子更加起张无忌的内心的望。

 他一手捉住一只,用力地抚摸起来,柔软又富有弹房在他的手中变换出各种形状,张无忌觉得手中的房柔软且弹十足,顶端的两粒粉红色的头已有花生米般大小,捏起来硬得如小石子般。

 赵敏兴奋得不住轻声的呻昑了起来:“啊…哎吆…”张无忌见赵敏已经渐入佳境,就越来越用力地弄着她的房,那白皙娇房被蹂躏得显出一道道红印来,头由于大量的充血,变得紫红紫红的。

 他用手指按住她的头,像按钮一般深深地了下去,然后突然松开,那调皮可爱的头顿时弹跳起来,十分有趣。

 由于赵敏的房十分丰満,所以双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看起来就幽深人,令张无忌忍不住把自己的头部埋在那深深的沟中狂着,呼吸着那淡淡的香。

 他感到脸紧紧地贴在温暖光滑的房上,颤抖且富有弹的双不断地积着他的脸颊,令他感到快要窒息,他的头不断地左右蹭,使得自己能轮亲吻着两侧房。

 张无忌自然也不会放过赵敏那两颗兴奋的头,张嘴含住一粒头轻吻起来,他的舌头头顶端的感处,牙齿似重若轻地咬着头的四周,双含住头不断地着。

 赵敏的房的兴奋点被张无忌不断地刺着,使得房不断地膨、出现片片红,他嘴里的呻昑声伴随着袭来的快一声高过一声,不断地哼叫着:“哦…好舒服…好美呀…你得我…死啦…”

 张无忌的手不断向下探去,手指钻进赵敏的小亵,直捣她的户,一摸才发现那里早已洪水泛滥,小亵得一塌糊涂,两片娇媚的花瓣轻轻张开了,他忍不住伸出一手指进她淋淋的小中。

 赵敏的小突然受到刺,忍不住立刻惊呼了一声,‮腿双‬反似的紧紧地夹在一起,但随即又主动分开了她那雪白粉的修长大腿。

 张无忌扯去赵敏那由于透而变得几乎完全透明的小亵,将头埋进她的‮腿双‬之间,这样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靡的小

 只见一丛细软乌黑的均匀的覆盖在赵敏那肥厚的户上,发情的大由于水的滋润而张开,两瓣暗红色小已经得透亮,看上去闪亮亮的。

 那的上端是一粒娇暗红的核,此刻已经涨得又大又硬,在水的浸下看上去晶莹剔透。他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那可爱的核,赵敏的身体便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嘴里也发出:“啊…”的一声轻叫,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张无忌会心地一笑,便用两手指捏住那颗快乐的芽,不断地捏着,而赵敏也被强烈的快冲击得娇躯不断地颤抖着,嘴里发出一声声幸福的呻昑。  M.MmKKxS.cOM
上章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