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
第七十四章
 张无忌见义父和金花婆婆干完了,料到义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便准备先离开这木屋,在岛上四处打探一番。赵敏和小昭见张无忌走来过来,便询问金花婆婆把谢逊引进去干什么。

 张无忌不好意思说,便支吾地搪过去,赶紧带两人离开这里。他们刚走出去不远,忽听得身后传来两下玎玎异声,有三个人疾奔那小木屋。

 张无忌一瞥之下,只见那三人都身穿宽大白袍,其中两人身形甚高,左首一人是个女子。三人背月而立,看不清他们面貌,但每人的白袍角上赫然都绣着一个火焰之形,竟是明教中人。

 三人双手高高举起,每只手中各拿着一条两尺来长的黑牌,只听中间那身材最高之人朗声说道:“明教圣火令到,护教龙王、狮王,还不下跪迎接,更待何时?”

 话声语调不准,显得极是生硬。金花婆婆和谢逊走来出来,他们已经穿好了衣服。只听金花婆婆道:“本人早已破门出教,‘护教龙王’四字,再也休提。

 阁下尊姓大名?这圣火令是真是假,从何处得来?”张无忌心中一惊,原来那金花婆婆便是明教的紫杉龙王。只见那三人中最高的虬髯碧眼,另一个黄须鹰鼻。

 有一女子一头黑发,和华人无异,但眸子极淡,几乎无,瓜子脸型,约莫三十岁上下,虽然瞧来诡异,相貌却是甚美。

 原来他们是三个胡人,说话都显得很生硬。那虬髯人朗声又道:“我乃波斯明教总教云使,另外两位是妙风使、辉月使。总教主命我云风月三使前来整顿教务。”

 只听得谢逊说道:“中土明教虽然出自波斯,但数百年来独立成派,自来不受波斯总教管辖。”

 那虬髯的云使将两块黑牌相互一击,铮的一声响,声音非金非玉,十分古怪,说道:“这是中土明教的圣火令,自来见圣火令如见教主,谢逊还不听令?”

 谢逊没见过圣火令,也不相信这三个人,丝毫不为所动。那三使见谢逊和紫杉龙王都不听命,便朝俩人欺身上去,两个起落,已跃到金花婆婆身侧,在她腹间连拍三掌,这三掌出手不重,但金花婆婆就此不能动弹。

 张无忌惊奇于这三个人的武功,看上去异常诡异,自己可从来没见过,但看起来应该是相当厉害的。谢逊听见金花婆婆被打,便使出屠龙刀朝三人砍去。他凭借着屠龙刀的锋利,和那三使过了几十招,但也渐渐招架不住了。

 这时候,张无忌跳了出来,试图阻挡三使伤害义父。那三使和谢逊都感到吃惊,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这么个人。

 但他们很快便判断出了敌友,那妙风使上前来对付张无忌。妙风使虽然招数诡异,但武功并不不是很厉害,不过不是凭借那圣火令的坚硬,大概早就败下阵来。

 妙风使见妙风使吃亏了,便也过来合力对付张无忌,一时间他们倚多欺少,却也稍占上峰。谢逊眼睛瞎了,虽然靠耳朵辨音,但面对云使诡异的招数,还是感到吃力。

 这时候,张无忌便主动要借谢逊的屠龙刀,谢逊见他是来帮自己,心里也信得过他,便将道抛给他。张无忌拿到屠龙刀后,便以一敌三,屠龙刀的锋利使得他的武功发挥得淋漓尽致。

 大约混战了几百个回合,那三使突然使不更诡异的招数,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弄的张无忌一时措手不及。赵敏见张无忌吃亏了,便手持倚天剑朝那辉月使刺去,这让辉月使有些防不胜防,竟然被她用剑削掉了衣服的一角。

 辉月使大怒,她手持圣火令朝赵敏扑了过来。赵敏连忙躲闪,她的武功自然要比辉月使差得多,刚才如果不是凭借倚天剑去偷袭,恐怕连辉月使的身体都挨不到。她见情形危急,便使出了“玉碎昆冈”和“人鬼同途”

 这样两败俱伤的招数。那辉月使见赵敏使出了玩命的招数,不由得一惊,却不想被赵敏从殷梨庭那里偷学来的一招“天地同寿”刺伤了。这一招非常壮烈,先是刺伤自己,然后再将穿透自己身体的剑刺入敌人体内。

 张无忌看到赵敏和辉月使两败俱伤,便和那俩使暂时停止了打斗,朝赵敏奔去。云使和妙风使也扶起躺在地上血泊中的辉月使,走到一边的一个茅草屋,在那里为辉月使疗伤。

 张无忌也将赵敏抱着,朝小木屋走去。他将赵敏放在上,取来一些干净的布,然后便解开赵敏的衣服,掀开她的肚兜,看到它的小腹侧处有一道很深的伤口,似乎要将她戳穿似的,鲜血不断地涌而处。

 他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些药粉,涂抹在赵敏的伤口处,很快便止住了血,接着他将布条在她的伤口处,给她包扎好一切。他看着昏过去的赵敏,叹了口气说道:“唉!傻丫头,何必要拼命呢!”

 这时候,小昭也走了进来,她看到赵敏伤势不轻,也很是担心。张无忌便让小昭先照顾赵敏,然后便走了出去。谢逊便问张无忌道:“这位小兄弟,身手不凡,你是哪门哪派的呀?你现在要干什么去?”

 张无忌见情势紧急,也不好和谢逊现在就父子相人,便说道:“我是巨鲸帮的,现在我想去给那位辉月使疗伤!”谢逊便奇道:“你怎么给她疗伤?她可是我们的敌人呀!莫非你和他们也是一伙的?”

 张无忌摇摇头说道:“谢前辈,你误会了,我是想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辉月使真有三长两短,他们说不定回来找我们拼命的,我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再说了,他们波斯明教和中土明教系出同门,本不该相互残杀,如果能化敌为友那就在好不过了!”

 谢逊赞叹道:“没想到这位小兄弟这样怀广阔,深谋远虑,如果你是我们明教中人就好了!”张无忌赶到那间茅草屋,云、妙风二使见她到来,立刻充満敌意地防备起来。他连忙解释道:“两位不要误会,我是来替她疗伤的!”

 只见那辉月使虽然伤势情,但显然他们没有随身携带一些止血的药,她的鲜血仍然止不住地往外

 云、妙风二使见张无忌似乎并不是来寻仇的,又见辉月使的伤势严重,便只好让他为她医治。张无忌上前便要解开辉月使的衣服,准备查看伤口,为她疗伤。但云使却误会张无忌要轻薄于辉月使,便上前阻挠。

 张无忌便说道:“不解开她的衣服,怎么疗伤呀?”那辉月使也对云使说道:“你就让他弄吧,你和妙风使就先出去回避一下吧!”

 云和妙风只好悻悻地离开了茅草屋。此刻的茅草屋中只剩下张无忌和辉月使俩人,张无忌已经将辉月使的衣服解开了,他将她的衣服脫掉,但却突然发现辉月使并没有穿肚兜,衣服一被脫掉,整个上半身便全都出来了,那一对丰満硕大的房也展出来。

 辉月使毕竟是三十出头的‮妇少‬,房被陌生男人看到毕竟是一件不好意思的事情,她连忙闭上双眼。

 张无忌也努力使自己不去看辉月使的一对妙,赶紧将剩余的药粉倒在她的伤口处,然后取出些干净的布条为她包扎好伤口,但眼睛还是止不住地滴溜在她的丰上。

 那辉月使的伤口包扎好了,血也止住了,她的疼痛感也渐渐减轻。她用感激的目光投向张无忌,却发现他的眼睛盯在自己的房上看。她便用生硬的话语问道:“你怎么来救我呀?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无忌诚恳地说道:“我是中土明教的人,我就是是为了化敌为友,我们同属明教,何必要相互残杀,不如和睦相处,为什么非要争个谁高谁低呀?我们明教本来是以教义感化人向善,并不是靠武力解决问题的!”

 辉月使见他说的一本正经的,便又问道:“那你干吗一直盯着人家的部不停地看呢?”张无忌脸刷一下红了,他支吾着说道:“我是看…看你长的漂…漂亮…所以就忍不住多看了…看了两眼,如有冒犯之处,请多见谅…”辉月使自豪地说道:“我们波斯明教比你们中土明教要好的多,你们理应俯首称臣!”

 张无忌便问道:“何以见得?你才来中土几天呀?”辉月使妩媚地一笑,说道:“别的先不说,就单是你们中土男人的巴就没有我们波斯男人的大!”

 张无忌听到这话,便不屑地一笑,说道:“你怎么胡说八道呀!我们中土男人的巴大得很,恐怕你看到了都要吓一跳!”

 辉月使笑着要了摇头,说道:“我不信!”张无忌顿时义愤填膺,他解开他的子,出自己那大的,在辉月使的眼前晃了晃,说道:“怎么样?比你们波斯男人的巴大得多吧!”

 辉月是很使吃惊,她没想到张无忌会突然脫去子,更没想到张无忌的巴竟然如此硕大,比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波斯男人的都要大!但她还是故作镇静地说道:“还算可以吧,但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呀!”

 张无忌被她一,便怒吼道:“你这女人,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中土男人的厉害,看我今天不代表中土男人烂你这波斯女人的,非得得你求饶不可!”说完,便朝辉月使扑了上去,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便是一阵狂吻摸。辉月使挣扎了几下,但很快便软化了下来,她其实也不是真心反抗,只不过是张无忌强烈的动作令她的伤口又有些隐隐作痛。

 张无忌用舌尖撬开她的嘴,痛快地吻着她的双,双手肆意抚摸着她的一对丰。他的心情有些激动,以前玩过不少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但像这样成美丽的‮妇少‬,他还是第一次玩,所以感到新鲜和刺

 辉月使的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呻昑,出成女人对年轻男人的渴望,她的双手干脆将张无忌紧紧地搂住,似乎生怕他突然消失掉。

 张无忌一边吻着她,一边把手伸向她的房。他感到辉月使的房好柔软,好丰満,虽然她已经三十出头了,但摸上去还是比较结实。

 他用两个手指轻着她的大粒头,舌头在她的脸上一阵噬。辉月使突然惊叫了一声,原来是她的伤口被张无忌无意中到了,令她一阵钻心的疼痛。

 茅草屋外的云、妙风二使听到辉月使的惊呼,以为出什么事情了,连忙在外边喊道:“辉月是,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们进来看看!”

 辉月使怕云、妙风二使坏了她的好事情,连忙大声说道:“你们放心吧,我没有事情,这位小兄弟正给我包扎伤口,你们千万不要闯进来,以免让他分心!”张无忌这次取教训,侧着身体躺在辉月使身旁,轻声说道:“你真聪明呀!”说完他便烈的吻着她,把舌头伸进她的嘴中,挑逗她的舌头。他顺着她的嘴向下吻去,吻着她的粉颈,逐渐移向她的房。他舌头在她头周围打转,另一只手伸进起她的子内,朝她的隐秘的小处探去。

 辉月使不自在地扭动着身体,她的户突然被张无忌袭击,一时措手不及,身体自然一阵紧张。张无忌在辉月使那粉红色的蓓蕾上用力一,牙齿轻轻地咬住她的头,将舌头在上边转着圈地弄。

 辉月使的房又大又软,张无忌的头靠在上边感觉到很是温暖,着她的头如同婴孩一般,令他感到一阵温馨。辉月使被张无忌房,也刺起来她的母的情怀,忍不住“嗯…”地轻昑了起来。她的头和身体受到了强烈的刺,快水般淹没了她。张无忌的双手解开了她的带,二话没说,便一把拉扯了下去,辉月使的体便一丝不挂地展在他的眼前。他更是惊奇地发现,这位辉月使的竟然也是金黄的。他便好奇地问道:“你的怎么是金黄的?”

 辉月使媚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波斯的女子都是这样!”张无忌心理犯嘀咕:难道说那金花婆婆和小昭都是波斯人?辉月使见张无忌突然愣住了,便用脚在他的蹭,发地说道:“你在想什么呀,还不赶紧把你的大巴揷进来,我下边都透了!”

 张无忌伸手在辉月使的户上摸去,那里果真淋淋的。他暗想:这波斯女人可真够呀!不知道这外族女子的水是什么味道,不如先尝一尝再说。

 于是,他抚摸着辉月使美丽的光洁的大腿,用手将两腿掰开,俯下身去,伸出舌头,着她大腿中间那多多水的户。

 他伸出舌头将那户上的了一些带进嘴里,细细地品味着,一股女人特有的味扑鼻而来,也没有什么别的特殊的味道,只不过气味更加浓烈一些。

 辉月使感到了下体传来一阵酥庠难耐的感觉,一灵巧多变的舌头不断在小口翻江倒海,弄得她舂心漾、罢不能,她高声叫着:“啊…呀…我不行了…别了…我快受不了了…”  M.MmkKxS.cOM
上章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