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
第五十五章
 殷梨亭的手里着丰盈的双,嘴里又含着那娇头,他感觉到自己好似神仙一般,这少女的房实在是太人了,真是怎么玩都不厌倦。

 他的巴早已硬了起来,他现在很想发一番,要是平时的话,他就用自己的手去解决了,但现在有杨不悔这样的小美人,他自然想到了她的下体。虽然他至今都不知道女人的下边是什么样的,但他很早前就听人说过那里是男人的温柔乡,是男人巴的归宿。

 想到这里,他便开始去脫杨不悔的子。杨不悔见他要脫自己的子,便知道他想,虽然她也很想被殷梨亭,一来,她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过了,早已饥渴难耐;二来,她从来没有被张无忌以外的男人过,也很想知道别的男人的滋味。

 可是她觉得这一次她的‮女处‬膜来之不易,不能这样轻易就被破坏,她很想等自己的新婚之夜才让殷梨亭来为自己开苞。于是,她便强烈地反抗,说道:“梨亭,不要啊…下边不行…”

 殷梨亭见杨不悔越是反抗,他便越想一探究竟,用力地将杨不悔的子一把扯掉,杨不悔里边只穿了一件小亵,几在外边,透过那条薄薄的小亵,可以隐约看见少女的户。

 他看得都快要发疯了,恨不得能理科将那小亵扯掉,他伸手便准备去脫她体的最后遮掩。杨不悔眼看就要全线失手,便使出了全身的力量奋力反抗,说道:“梨亭,不要…那里不行…今天…不行…不要啊…”殷梨亭见前边那么顺手,可现在杨不悔的反应却又这么大,那小拳头和小脚在自己的身上踢。

 他本来可以不管这些,一把就能把那小亵给脫掉,但他毕竟是一个侠义中人,又十分善良,他不想强迫杨不悔,便松开了她,说道:

 “不悔,你不是说过愿意一辈子服侍我吗?你不是还答应嫁给我吗?难道你反悔了?”杨不悔连忙解释道:“不是那样的,你误会了,我一辈子都会服侍你的,但人家是第一次,不想就这样失去,等到我们新婚之夜的时候,我把什么都交给你难道不好吗?”

 殷梨亭听到这话,心中暗想杨不悔可真是纯洁呀,她还是‮女处‬,自己不能这样随便对她,应该给她个名份,便说:“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也没有这样吻过、摸过,所以今天很是激动,没有照顾你的感觉,你不会怪我吧?”

 杨不悔见殷梨亭这样善解人意,又听说倒他还是个‮男处‬,不由得很是感动,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四十岁了,他还没玩过女人,没干过女人,这一切大概都是因为他对她娘一往情深,她想自己一后要好好补偿他。

 殷梨亭虽然放过了杨不悔,但他的巴却不听使唤,硬得要命,他便忍不住将巴掏出来,用手‮弄套‬着自己的巴。

 杨不悔见殷梨亭的巴硬得一塌糊涂,她知道这样半路停车很是伤身体,便想给他用嘴,但又害怕殷梨亭会觉得自己是一个的女人,便想用手给他解决,便对他说道:“梨亭,这是什么呀?你在干什么呀?”

 殷梨亭说道:“我的巴硬了,我难受得要死,你又不让我干,我只好自己解决了!”杨不悔脸一红,便说道:“那让我帮你用手弄,好吗?”

 殷梨亭听到杨不悔愿意用手为自己解决,心中一阵窃喜,他看到杨不悔那小巧纤细的玉手,心中不一阵庠庠,这小美人用手握着自己的巴,那该有多美呀!他以为杨不悔什么也不懂,便拉住杨不悔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巴上,对她说道:“看,就像我这样,上下‮弄套‬着就行了!”

 杨不悔便用手握着他的,开始上下起来,她尽量地显得自己笨拙一些,好不让殷梨亭看出自己自己这样做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殷梨亭从来未曾受过如此待遇,少女的纤手在他上温柔的感觉强烈地刺起他的,他的手又在杨不悔的房上捏起来。他没想到女人为他手竟然会如此舒服,这比他以往自己动手要刺多了,他没想到感觉竟能如此奇妙。

 杨不悔不停地上下着,不一会儿殷梨亭突然意识到自己要了,他彻底陶醉了,两手在她的房上,同时享受着她在他上越来越快的动。

 殷梨亭一阵颤抖,浓烈的猛烈地了出来,高的,差点就溅到她的脸上。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终身难忘。杨不悔则故作纯情地问:“梨亭,这是什么呀?又浓又白的,好奇怪呀!”

 殷梨亭见杨不悔清纯的模样,高兴地解释道:“这是我出来的,等到我们新婚之夜,我就要把我的巴揷进你下边,把它进你的身体里边!”

 杨不悔又是装作一脸茫然,傻傻地看着殷梨亭。殷梨亭便说道:“不明白没关系,到那天晚上,你什么都明白了!”

 杨不悔用纸巾给殷梨亭清理干净,穿好衣服便离开了。第二天,殷梨亭便向张三丰秉明一切,说自己要娶杨不悔为,张三丰是个开明的人,自然不会反对,还派俞岱岩亲自去向杨逍提亲。

 杨逍早已知道杨不悔和殷梨亭的事,虽然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女儿能嫁给张无忌,但他还是尊重了女儿的选择。

 婚礼在三天后举行了,明教众人和武当派一起为两人庆祝,场面还是颇为热闹。房花烛夜,两人送走了来看热闹的宾客,刚才还喧闹的房此刻静悄悄的只剩下他们两人。

 殷梨亭走到头,看着披着红喜帕的杨不悔,心中一阵激动。他拿起桌上的小,轻轻地挑起杨不悔头上的红喜帕。

 只见杨不悔満脸羞涩,将头深深地低下,两手捏着自己的衣服角,显得很是紧张。殷梨亭被杨不悔的美所吸引住,只见她一身大红的新装,合体的衣裙掩不住少女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体若隐若现,玉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

 她的美,美得那么和谐悦目,美得那么的超凡脫俗,杨不悔那双美眸似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她的俏脸上泛起一阵红晕,配上鲜红柔的樱红芳,芳美娇俏的瑶鼻,秀美娇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

 在红烛光的照耀下,她像一位从天而降的仙女,倾国倾城的绝芳容,真似可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他不激动地上前一把抱住杨不悔,说道:“不悔,你今天好漂亮呀!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杨不悔将头钻进殷梨亭的怀里,说道:“你以后可要好好对人家哦!”殷梨亭闻到了一股少女身上那种特有的兰花幽香般的体香。他深深地了一口气,一只手已经伸向她的纤。杨不悔轻微地颤抖一下,没有任何挣扎,这无疑是给他莫大的鼓励。

 殷梨亭一把将杨不悔拉倒在自己的怀里,一手抱住了她的香肩,她在他怀里显得娇弱无力,轻轻气。他把杨不悔抱得更紧了,开始亲吻她的脸蛋和双。杨不悔的小嘴被殷梨亭死死地吻着,她感觉自己好象此时在梦中一样。

 殷梨亭的舌尖分开她双,与她香舌绕到一起时,她口中分泌出不少津。他吻着她润、柔软的双,一股津由她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股触电的感觉。

 他们的舌尖绵,互相着,再也不愿意分开。杨不悔陶醉在这种美好的感觉中,她已经不过气来。殷梨亭的一双大手在杨不悔的纤上不断抚摸,顺势向下摸到了那丰満的双,他的双手肆意地抓捏着,爱不释手。

 “嗯…不要嘛…”杨不悔娇声呓语。殷梨亭笑着说道:“今天我可不准你说不要!”说完,他便再次紧紧地将杨不悔搂在怀中,她那前的自然完全顶在他的膛,弄得他火焚身。

 殷梨亭已经受不了那一对娇的刺,他将杨不悔的上衣的钮扣一粒粒解开,将她的上衣全然脫去,只剩一件淡黄的肚兜。杨不悔那美妙绝伦的体便显出来,凸凹有致的体舒展着,雪白的胳膊和修长的‮腿双‬就是那么随意的放着。

 殷梨亭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眉清目秀,脸蛋红晕,鼻似琼脂,樱微启,贝齿细,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不要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害羞的!”杨不悔低声说道。

 她越这么说,殷梨亭反而越想仔细看看,只见杨不悔那薄薄的肚兜,似有若无的,更衬出了娇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冰肌‮体玉‬。

 那对微微颤动的少女香,此刻正毫无掩饰地高着,丰腴圆润,而且硕大,峰顶的两颗蓓蕾粉的,似绽未绽、凸未凸,彷佛正等待着他的采摘。

 殷梨亭再次搂住她,只觉拥着一个柔温软的身子,而且有她两座柔软、尖顶在前,是那么有弹。他的手握住了那娇丰満的玉,肆意地捏着,感受着翘丰満的娇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

 杨不悔微闭着双眼,低声说道:“轻点儿…会痛的…”殷梨亭听到美人抱怨,便将手又向下探去,伸到她的子处去解她的带。

 很快,她的子便松开了,并被殷梨亭脫掉。杨不悔那白色的小亵便展再殷梨亭的眼前,在洁白肌肤的衬托下格外的显眼,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了肚兜和亵了,那犹如象牙一般光滑洁白的肌肤已暴无遗。

 殷梨亭不被这近乎全的少女美妙、青舂的体所震撼,透过那肚兜和亵,他似乎已经隐约看到双的弧线和深凹的沟以及微微隆起的和黑亮的

 尤其是亵下,那可是少女最隐秘、最宝贵的部位。他一把将杨不悔的肚兜扯去,她的房便跳了出来,头还是粉红色的,的,粉白的颜色、圆润的外观,立在他的眼前。

 他眼睛看得快要蹦出,一手抓住一个房便在手中随意捏起来,嘴巴一下子便贴到杨不悔的头上,犹如一个饥饿的婴儿贪婪地着她的头。

 这次,殷梨亭显然老练得多了,他房的力道时重时轻,时缓时急,舌头更是围着晕绕圈圈,还不时地在整个房上弄。

 杨不悔不自觉地发出轻哼声,无力地躺在上,娇连连,时而还发出人心弦的叫声,虽然很是细微,但也是殷梨亭这只菜鸟从未听过的天籁之音。

 殷梨亭似乎已不再満足于玩杨不悔的房,他对少女的私处更是感兴趣,他的手向下探去,摸到了亵的边缘,接着便一下子将那小亵褪去。

 他将头探到杨不悔的下边,仔细地观看那少女神秘的区。只见她的户微微凸起,长満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粉红色的大正紧紧的闭合着,他用手拨开粉的大,一粒像红豆般大的核凸起在户上面,微开的小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紧紧地贴在大上,鲜红色的正闪闪发出水的光芒。

 殷梨亭眼睛都快看直了,他呆呆地盯着那地方,那少女人幽静的户深深地吸引着他,他打从娘胎里出来至今,何曾见过这等人间极品,他暗暗赞叹道:“好漂亮呀,太美了!”说着,他便将手伸了过去,‮弄抚‬着那浓密的,那里茸茸的,他又用手指轻柔地在她的丘裂上面磨擦,又用整个手掌在上边爱抚着。

 他显然不懂得挑逗少女的核和小里边,只是在外边胡乱着。但就是这样,也让好久没有被男人摸过户的杨不悔出了大量的,虽然杨不悔抹了药,已经能够闭合了,但在男人的挑逗下,很快便又不自觉地张开了。

 殷梨亭突然看见不断张开闭合的小里真是别有天,他趴在杨不悔的户边,用手拨开那小,只见里边有一层薄薄的膜,那么莫非就是人们常说的‮女处‬膜?他用手伸进去触了触,还有弹

 他的内心深处一真窃喜:杨不悔果然是‮女处‬,这里还没被别的男人碰过,而自己将是第一个开启这扇大门的男人。只见杨不悔在殷梨亭的逗弄下,整个娇躯如蛇般在地面上不停的婉延扭转,双手不时的虚空挥舞,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似的。

 一双浑圆结实的修长美腿彷佛无处置放一般,时伸时屈,时分时合,尤其是在两腿界之处,那如今己是暴无遗的少女私处,一颗晶莹剔透粉红色核俏然立,两片赤红的紧紧夹住梨亭的手指,在他的手指的轻浅送下,一股股的有如黄河溃堤般急涌而出,发出阵阵“噗滋、噗滋”的靡声响。杨不悔的户升起一股热意,脸颊泛着红光,让她看来更是娇羞妩媚,那呻昑声更是不绝于耳。殷梨亭早已压抑不住体内的火,巴硬得快要破而出,他连忙脫掉了自己的衣巴。

 此时他的巴已经硬得翘了起来,大,直地对着杨不悔。杨不悔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说道:“梨亭,你的好大、好硬呀!”

 殷梨亭舂风得意,被女人称赞自己的巴,是一件令男人很开心的事情,但他哪里知道,杨不悔可是见识过比他的巴大得多的,这么说只是哄他开心罢了。

 他此刻一手握住下的巴,一手搂住杨不悔的丰,将前端对着杨不悔那泛滥成灾的的户。  m.MmkKXs.cOM
上章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