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
第三十八章
 胡青羊被干得娇吁吁,已经感觉不到开苞的痛楚,嘴里叫道:“啊…好热呀…用力干我…揷深点…”鲜于通受到了胡青羊的鼓励,动着自己的巴更较快速地在小揷,一下快过一下、一下猛过一下。

 只见胡青羊嘴角微笑,妙目半闭,配合着疯狂的叫声,扭动着人的肢,雪白丰満的部不自觉的用力向上耸,晶莹的爱不断而出,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揷入,她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一般。

 一波一波的快,如水般的涌上来,她不停的颤抖着,大量的水从粉红色的出,全身无力的躺在上。看到胡青羊已经身,鲜于通也快忍不住了,在她叫声中,他的巴紧紧揷在娇的小,一阵狂抖“噗噗”

 地,热烫的入她的小深处,一股一股的入,灌満了她的小,混同着她的水和‮女处‬血了出来。

 胡青羊虽然是被强的,但是后来她在上的表现说明了她其实也是少女思舂,此刻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躺在鲜于通怀里,现在她已经被鲜于通干了,‮女处‬贞已被他夺取,现在只有乖乖听他的话,让他早点娶了自己。

 鲜于通见她这么听话,便许诺要娶她,胡青羊也高兴地亲吻了鲜于通一下。等到胡青牛回来,鲜于通便向他说想要娶他妹妹,胡青牛便说着要问过她妹妹以后看她的意思如何,当然木已成舟,胡青羊肯定愿意。于是,没过多久,鲜于通便和胡青羊拜堂成亲,地方就在胡青牛家里。

 再过了一段时间,鲜于通的伤完全好了,便说自己要回华山去看看,胡青羊也要跟着去,但鲜于通说等自己去安顿好了后,再来接她。

 可是,胡青羊却没有想到,鲜于通在娶她之前,便已经和华山派的掌门的女儿成过亲,掌门的女儿长的自然不如胡青羊好看,但却能令鲜于通将来接任华山派掌门人,所以鲜于通便勾引了那位掌门的女儿,俘获她的芳心,然后娶了她。

 后来,他由于受伤再胡青牛家疗养,看到胡青羊自然要比家里的那个黄脸婆漂亮的多,于是便强了胡青羊,又娶了她。

 这次,他回到华山派,家种的那个黄脸婆自然不放过他,每都要让他。而且华山派的事务繁忙,令他不出身,时间一长,他也忘了胡青羊的事。

 胡青羊却没忘了他,等了很长的时间等不到鲜于通,便独自一人娶了华山派找鲜于通,接过去了打听后才知道原来鲜于通早有室,她感觉的自己上当受骗了,但却不甘心,就要上山寻夫,却被那黄脸婆知道了鲜于通在外边有女人,和鲜于通又吵又闹,鲜于通怕这事被他的岳丈也就是华山派的掌门人,影响自己将来接任掌门,便一狠心下毒手将胡青羊杀了。

 胡青牛知道这事后,想要上山去找鲜于通报仇,可是鲜于通仗着自己在华山派的地位,纠集华山弟子将胡青牛打下山,胡青牛只好忍气声。

 张无忌想起了这事以后,便对鲜于通说道:“你还记得你在苗疆中过非死不可的剧毒,又害死过自己金兰之的妹子,难道你忘了吗?你对得起姓胡的一家吗?”

 鲜于通听了张无忌这话,头上冒出一一头冷汗,他没想到这个小子怎么知道他过去的事情,他气急败坏便朝张无忌打去。这一次,张无忌想到了要为胡青牛报酬,便没有手下留情,连连击中鲜于通,最后一掌将他毙命。俗话说:“树倒猢狲散”华山弟子看到掌门人被害,都吓得地逃跑了。

 张无忌转头向着昆仑派,说道:“昆仑派哪位高人肯出来赐教?”昆仑派出来的自然是何太冲和班淑娴,他们夫二人刚一出来,张无忌就想起了当年何太冲和五姑通,又差点污了不悔妹妹,便讽刺道:“何前辈怎么没带你的情人五姑来呀?”

 何太冲由于时间久了,加上张无忌这些年变化太快,认不出张无忌,却心里疑惑: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和五姑的事?

 班淑娴听到张无忌这话,便质问何太冲五谷是谁,何太冲自然不愿已承认,但班淑娴觉得这里肯定有鬼,便咄咄人,要让何太冲说出个究竟。

 张无忌见何太冲不愿意说,便揭了何太冲的老底。班淑娴听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染,怒火中烧,上前就要打何太冲,但何太冲却不敢还手,他是有名的“管严”但是在天下英雄面前被女人打毕竟是一件奇大辱,何太冲略忧患手,班淑娴更窝火,打得何太冲躺在地上不能起来。昆仑派出此变故,班淑娴无暇应战,便带着众弟子,让人抬着不能动弹的何太冲下山去了。

 顷刻之间,整个光明顶大厅就只剩下峨嵋派和武当派了,众人都感到世事无长,刚才眼见明教气术已尽,可是这少年的出现,却令局势发生大逆转,四大门派都因各种原因,被这少年“送”

 下山去。峨嵋派的灭绝师太再也沉不住气了,她走上前来说道:“好小子,我以前倒没看出来呀,你竟然有这等的武功和本事,我今天就要让你尝试一下倚天剑的厉害!”张无忌知道这倚天剑与屠龙刀齐名天下,很是厉害,于是便沉着应战。

 开始时,他患处于劣势,可是当他渐渐熟悉了峨嵋派的武功后,便以齐人之道还致齐人之身,渐渐又占据了上风,最终,竟然将灭绝师太手中的倚天剑夺了过来。

 灭绝师太被夺去倚天剑,自然觉得十分羞辱,说道:“我的剑被你夺去,你要杀便杀吧!”可是张无忌却说:“我不是与师太为敌,我只是不愿意见师太受人蒙蔽!我这就把剑还给贵派。”说完,便朝周芷若走去,将剑递给她说道:“周姑娘,贵派的宝剑,请你转尊师。”周芷若羞得満脸通红,刚接过剑,忽听得灭绝师太厉声喝道:“芷若,一剑将他杀了!”

 她的心中一惊,师父要自己杀了张无忌,她很是不愿意,但想起师父多年来对自己恩德,她便迷糊糊地向张无忌口刺了过去。张无忌却决计不信她竟会向自己下手,全没闪避,一瞬之间,剑尖已抵至口,他一惊之下,待要躲让,却已不及。

 周芷若手腕发抖,倚天剑已从张无忌右透入。周芷若一声惊叫,拔出长剑,只见剑尖殷红一片,张无忌右鲜血有如泉涌,四周惊呼之声大作。

 张无忌伸手按住伤口,身子摇晃,脸上神色极是古怪,似乎在问:“你真的要刺死我?”周芷若道:“我…”想过去察看他的伤口,但终于不敢,掩面奔回。

 她这一剑竟然得手,谁都出于意料之外。小昭脸如土色,抢上来扶住张无忌,鲜血汩汩出,将小昭的上衣染得红了半边。

 旁观众人一时均是肃静无声。小昭连忙去取创伤药,给张无忌敷上。张无忌这时神智已略清醒,暗运内息转,只觉通到右便即阻,只想:“我待教有一口气息尚在,决不能让六大派杀了明教众人!”

 当下将真气在左边腹间运转数次,缓缓站起身来,说道:“峨嵋、武当两派若有哪一位不服在下调处,可请出来较量。”灭绝师太冷冷的道:“峨嵋派今已然败落,你若不死,后再行算帐。咱们瞧武当派的罢!”

 武当派自来极重“侠义”两字,要他们出手对付一个身负重伤的少年,未免于名声大有损害,武当五侠谁都不愿。正在这时,宋青书站出来了说道:“爹,四位师叔,让孩儿去料理了他。”

 原来宋青书是因见周芷若瞧着这少年的眼光之中一直含情脉脉,极是关怀,于是妒火中烧,实不肯放过这唯一制他死命的良机。可是张无忌虽然受伤,但对付他还是没问题的。无论宋青书怎么出招,都打不到张无忌,反而被张无忌打在脸上。

 宋远桥连忙拉回宋青书说道:“看来明教气术未尽,我们还是走吧!”正在这时,殷梨亭站了出来,他的未婚纪晓芙就是被明教的杨逍夺去,这成为了他最大的辱,他怎肯离去,上前就要杀杨逍,却被张无忌阻止了。他正想摆脫张无忌,却听张无忌说道:“殷六叔,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无忌呀!”

 殷梨亭凝视他的面容,竟是越看越像,虽然分别九年,张无忌已自一个小小孩童成长为壮健少年,相貌已然大异,但殷梨亭已经听到他说自己是无忌,细看之下,记忆中的面貌一点点显现出来,不颤声道:“你…你是无忌么?”

 张无忌点点头,叫道:“殷六叔,我…我时时…想念你。”殷梨亭激动地抱起张无忌,叫道:“你是无忌,你是无忌孩儿,你是我五哥的儿子张无忌。”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莫声谷四人一齐围拢,各人又惊又喜,顷刻间心头充了欢喜之情,什么六大派与明教间的争执仇怨,一时俱忘。

 殷梨亭这么一叫,除了周芷若、杨逍等寥寥数人之外,余人无不讶异,哪想到这个舍命力护明教的少年,竟是武当派张翠山的儿子。殷梨亭还想杀杨逍,却被杨不悔拦住了,她说道:“不要杀我爹!”

 杨不悔的相貌和纪晓芙颇像,殷梨亭误以为是纪晓芙,但一看这个少女十分年轻,晓芙现在应该是中年了。一想这应当是晓芙和杨逍的女儿,便问她叫什么名字,不悔回答说:“我叫杨不悔!”

 殷梨亭听到了这少女竟然叫不悔,原来纪晓芙竟然不后悔被杨逍污,便像发疯了似的跑下山去。峨嵋派见着少年竟然是张无忌,知道这仗是绝对打不起来了,灭绝师太也不想公开与武当派为敌,便下山去了。

 武当派连忙拿出上好的药给张无忌吃下,又问了他这些年的下落,见他伤势好转,便要带他回武当山。张无忌便说自己要留在光明顶上保护明教的人,等自己伤完全好了以后,再去武当山拜见太师父。

 武当众侠见张无忌不肯离去,又觉得他们呆在光明顶不合适,便也离开了光明顶,临走前还叮嘱他要早回武当山。

 ----

 杨逍和殷天正待六大派人众走后,两人对望一眼,齐声说道:“明教和天鹰教全体教众,叩谢张大侠护教救命的大恩!”顷刻之间,黑的人众跪満了一地。张无忌不由得慌了手脚,何况其中尚有外公、舅舅诸人在内,忙跪下还礼。

 他这一急跪,口剑伤破裂,几口鲜血出,登时晕了过去。小昭抢上扶起。明教中两个没受伤的头目抬过一张软,扶他睡上。杨逍道:“快扶张大侠到我房中静养。”那两名头目躬身答应,将张无忌抬入杨逍房中。

 小昭跟随在后,经过杨不悔身前时,杨不悔冷冷的道:“小昭,你倒装得真像,我早知你必有古怪,只是没料到这么一个丑东西,竟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小昭低头不语。张无忌静养了七、八天,伤口渐渐愈合,到第八上,张无忌已可坐起。

 杨逍和韦一笑来看望他,并暗示等他病好后便尊奉他为明教教主。他从未想过要做什么教主,正要推托,突然传来一阵阵尖利的哨子之声,正是光明顶山下有警的讯号。

 打探之后才得知,六大派虽然已走了,但江湖上其它一些不入的小派巨鲸帮、海沙派、神拳门等得知明教众人都受重伤,元气大伤,便上山来要捡这现成的便宜,在丐帮的率领下,来围攻光明顶。

 虽然明教中不乏好手,可是由于和六大派一战,死的死,伤的伤,能迎战的已经所剩无几。可是,明教的高层却决定拼死保护明教总坛。张无忌心想,明教此时与敌人正面动手,只能是白白送死,于是便建议大家一起先躲进明教的密室中去,等养好伤再出来与这些无的敌人一决高下。

 不料众人面面相觑,竟无一人附和,似乎都认为此法绝不可行。原来明教历代传下严规,这光明顶上的秘道,除了教主之外,本教教众谁也不许闯入,擅进者死。

 张无忌和小昭不属于明教中人,杨逍便让他们躲进去。张无忌心想:“再不走避,只怕一个时辰之内,明教上下人众无一得免。”当下说道:“这不可进入秘道的规矩,难道决计变更不得么?”

 彭莹玉忽道:“各位听我一言:张大侠武功盖世,义薄云天,于本教有存亡续绝的大恩。咱们拥立张大侠为本教第三十四代教主。倘若教主有命,号令众人进入秘道,大伙儿遵从教主之令,那便不是坏了规矩。”

 众人早有此意,立刻纷纷迎合。张无忌虽有推托,可是眼前形势紧张,只好先答应了,并说等此变故过后,他便会按照教主的遗愿,将教主之位让给自己的义父金狮王谢逊。

 张无忌被奉为教主之后,立刻组织众人分批进入密道,安全地撤离了明教总坛,然后放火烧掉那里,这场大火直烧了两两夜,来攻敌人待火势略熄,到火场中翻寻时,见到不少明教徒战死者的尸首,皆已烧成焦炭,面目不可辨认,只道明教教众宁死不降,人人自焚而死,杨逍、韦一笑等都已命丧火场之中。

 于是抢了些未被烧毁的东西便下山去了。众人带足了粮食清水,便一两个月不出密道也不致饥渴。

 在秘道中过了七、八,张无忌的剑创已好了九成,结了个寸许长的疤,当即给受了外伤的弟兄治疗,虽然‮物药‬多缺,但他针灸推拿,当真是着手成舂。

 众人初时只道这位少年教主的武功深不可测,岂知他医道竟也如此湛,便更加佩服。再过数,张无忌剑伤痊愈,当即运起九神功,给杨逍、韦一笑及五散人出体内玄指的寒毒。

 在密道的这段日子,张无忌被安排到密道内的一处较大的石室,在那里有小昭天天贴身服侍他,每天除了杨逍等人来看望张无忌外,杨不悔也常常来看望自己的这位无忌哥哥。

 这天晚上,张无忌的伤势仍未痊愈,小昭在一旁为他换药,他看见小昭那可爱的脸庞,很是一阵心动,一想到这些日子来小昭对自己的悉心呵护,不十分感激。

 于是,便一把楼住小昭的头,将自己那张炽热的印在了她娇小的樱上。小昭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任由张无忌忘情地拥吻着。两张仅仅地贴在一起,辗转绵。

 张无忌一把将她拉上了,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他的舌头继续在小昭的嘴里肆无忌惮的着她的香舌的时候,小昭那少女的清香气息在他的脸上,怀里的小昭逐渐瘫软在张无忌的怀里,喉间不经意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靡。

 毕竟小昭只和张无忌做过一次,所以还是十分羞涩,她的身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轻轻的颤抖着。

 张无忌的深吻让她有些不过气来,他轻抚着小昭发烫的脸颊,她的双眸碰上张无忌灼热的目光,羞涩的躲闪了几下,最后索闭上了眼。

 小昭的娇羞,那拒还迎的表情令张无忌罢不能,他已经很久没有了,巴在蠢蠢动,小昭只被他开发过一次,那滋味现在还令他很是回味。

 张无忌便要脫小昭的衣服,准备好好地和她干一番。小昭见他要做那事情,连忙说道:“公子,不要呀!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能剧烈运动。”  m.mMKkXs.Com
上章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