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
第三十四章
 成昆才不管这些,开始吻上她的嘴,令她言语不出,直弄得她娇吁吁,激动的受不了。出于生理的本能反映,师妹也不放过成昆,回吻着成昆。一吻过后,成昆起后的大巴撑得难受,便要掏出来。

 师妹见成昆要掏巴动真格的,便连忙说道:“师哥,你要干什么?”成昆笑着说道:“我要在你丈夫面前干你,让他见识一下我平时是怎么样你的!”

 师妹连声说道:“师哥,不要,咱们快走吧,现在事情已经暴,一会顶天练完功不会放过我们的!”可是成昆却不管这些,他伸手握紧她的双,用力一,她舒服得要命,把头仰向后面。

 这时,成昆悄悄地在师妹耳边说道:“我就是要在他面前干你,让他练功走火入魔,然后我们就可以放心逃走。”听到这话,师妹便放心了很多,也逐渐放开了许多,竟然伸手去摸了几下成昆的巴,然后隔着子‮弄套‬了起来。

 成昆右手揽过她的纤,左手猛她的丰,她舒服得要死,他更用舌头她的耳。他们这样互相刺了好半天,成昆再也忍不住了,解开带,迅速拿出了那六寸长的大巴,那巴看上去好硬好大,头红里透紫,血管涨得清晰可见。

 师妹一见到成昆的大巴,就受不了了,咬着嘴,盯着下面。成昆看她得样,便把她推到靠墙,双手一用力就把她上衣扒光,毫不客气得用嘴咬着她的房,着她的沟。

 师妹却仰着头享受者,嘴里还不住的哼哼唧唧:“好,好舒服,好美…好…”成昆突然笑着对顶天说道:“顶天呀,顶天,你没想到你老婆这么吧!”说完,便又要求师妹他的巴,为他口。师妹先是面容羞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顺势蹲了下去,着成昆的小腹,着他的,双手还玩他的一对丸。

 “快,快!”成昆命令着。师妹马上起了他的头,只见她用双含紧了他的头下面的连带,用力扯向一边,连着我的包皮一同被扯动,没几下,成昆便被弄得浑身都酸了。

 师妹又用舌头快速磨擦成昆的头下那一道沟,突然,她猛地含起了他的巴,用嘴着,双‮弄套‬着巴,令成昆我很兴奋。但由于成昆的大,她没办法整含入。成昆略嫌不过瘾,双手抓住了她的头发,狠命的‮弄套‬起来。

 过了一会,师妹将巴先吐了出来,低头含起了成昆的一个丸,放在嘴里玩,过一会又换了一个玩。

 成昆的巴和丸被师妹熟练地着,他一边舒服地低声呻昑,一边对顶天说道:“看见没有,你老婆的口舌功夫实在很,弄得我太舒服了,这可都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你要怎么感谢我呢?”说完,便大声笑着。顶天尽量使自己不睁开眼睛去看,可是那糜的叫声,和巴发出的声响却令他心神不宁,偶尔睁开眼,看见的是自己的老婆正为别的男人口,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神不宁是练功的最大危害,极易走火入魔。

 这时,成昆拉师妹站了起来,疯狂的吻起了她,双手把她的衣裙向下拉,最后全部脫掉,此刻的师妹已经一丝不挂。成昆的手模起了她的大腿,那里的很白,很能刺她。他突然把头埋进了她的两腿间,着她的

 师妹被得渐渐地陶醉起来,成昆感觉到她已经水泛滥了,便伸出了中指和食指着她的核,并把这两指不断深入她体内,手指还在不断地进进出出、挖挖弄弄她的核。

 在成昆下,师妹的水在一阵一阵狂泻后,已然受不了,大量的水倾満了她的大腿内侧。成昆见时机已到,便令师妹像小狗一样趴在地上,又将她的股抬起,便跪在她后边,用巴在她的小口摩擦了半天。

 师妹只觉得小空空,便恳求道:“好了,师哥,快进来,求你快揷进来…”伴随着师妹的尖叫,成昆已全进入,她的小又暖和又润,紧紧的包着成昆的巴,成昆便开始揷起来。

 成昆一边揷着师妹的小,一边向顶天炫耀道:“我可是经常你老婆的小,她的‮女处‬膜就是我捅破的!哈哈!”师妹则伴着着成昆的揷在叫着:“来呀…使劲,使劲,好…啊…你真猛,小快被揷爆了!”

 成昆听到师妹在自己下的呻昑,揷得更猛了,嘴里还问道:“小货,快说,你喜欢被我干还是喜欢被你老公干呀?”师妹紧闭着双眼,咬着下嘴,哼哼唧唧的叫着:“当然是你了!你的我好呀!”

 成昆从身后一边她,一边看到她的陶醉,接着问道:“那你说说,为什么喜欢被我?”师妹叫着说道:“你的巴又又大,比他的大多了,又那么能干,我当然喜欢了!”

 听到师妹这番话,成昆双手捏紧她的小蛮,使尽浑身解数,每一次都大力的把巴从外面揷进去,头狠狠的撞击师妹的花蕊。顶天听到了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脸色气得发青,心神大,整个人像疯了一样,浑身筋。

 此时,成昆的巴、丸和师妹圆的撞击声,师妹的尖叫声,成昆的羞辱声织在了一起,令顶天几乎神志错

 而成昆则加紧不停地猛猛揷,巴上已经粘満,师妹的小已经被得红肿。终于在一阵快速大力的揷下,成昆在师妹的小了。师妹好象浑身都软了,整个人倚在墙上息,面色红润,紧闭双眼,大概还在回味那烈的一刻。

 成昆则对顶天说道:“我把进你老婆的小里,将来你老婆为我生个儿子,就当时是我送给你的,让你养着,你说好吗?”

 听到这番羞辱的话,顶天再也忍不住了,便想发掌去打成昆,但由于他正在练功,不能动,加之刚才心神错,自然走火入魔,吐血昏了过去。成昆见顶天走火入魔,已经昏,便趁机将顶天打死,顷刻间,顶天就毙命了。

 成昆的师妹也就是夫人本想趁顶天走火入魔后和成昆逃走,但没想到成昆竟下此毒手,自知自己身为顶天夫人,竟和外人勾搭成,并合伙谋害死亲夫,自觉自己无脸见人,便也自杀以谢罪。

 师妹的自杀令成昆大为意外,但他转念一想,毕竟师妹和顶天也算是结发夫,只见也是有些感情的。因此,他便把师妹之死归罪于顶天,要是不是当年他不硬把师妹从自己身边夺走,师妹也不会死的。

 可是顶天已死,他便把仇恨转嫁到顶天所率领的明教身上。先是杀了自己的徒弟谢逊子和全家,他出去杀人,使江湖人把仇记在明教身上。

 后又投身少林空见大师门下,伺机报复。这次六大派围剿光明顶就是他在背后策划,他想要借六大派之手杀光明教中人。

 经成昆这么一说,众人立刻明白了许多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成昆见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便准备下手一个一个地将这些明教高层人物杀死。

 张无忌在布袋和尚的干坤一气袋听到这成昆心狠手辣,自己的义父也是被他所害,弄得家破人亡,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了,不断聚集真气,那干坤一气袋竟然在他的真气运用下不断膨成一个大圆球。

 只听得呼的一声大响,犹似晴天打了个霹雳,布片四下纷飞,干坤一气袋已被张无忌的九真气破,炸成了碎片。

 见衣衫褴褛的张无忌站在当地,満脸惘之。成昆眼见这袋中少年神色不定,茫然失措,当即抢上一步,右手食指伸出,运起“幻指”内劲,直点他口的“膻中”张无忌挥掌挡格,九神功的真气蹦出,十分浑厚。成昆手指一热,全身功劲如散去,又见这少年功夫古怪,自己恐怕不敌,眼前情势不利,脫身保命要紧,当即转身便追被逃跑。

 眼看义夫的仇人要逃跑,张无忌怒骂:“成昆,你这大恶贼,留下命来!”拔足追出了厅门,只见圆真背影一晃,穿过后院,已进了一道侧门。

 ----

 张无忌跟着成昆进了那扇门,这像是一间大户人家小姐的闺房。

 里边不见成昆踪影,只有一张牙上罗帐低垂,前还放着一对女子的粉红绣鞋,显是有人睡在中。这闺房只有一道门可入,窗户紧闭,成昆既然进来了,莫非就在上?

 正自打不定主意要不要揭开罗帐搜敌,忽听得步声细碎,有人过来。张无忌闪身躲在西壁的一块挂毯之后,便有两人进了房中。

 张无忌在挂毯后向外张望,见两个都是少女,一个穿着淡黄绸衫,服饰华贵,另一个少女年纪更小,穿着青衣布衫,是个小丫鬟,身上带这铁镣。

 那小姐身子微晃,转过脸来,张无忌在烛光下看得分明,只见她大大眼睛,眼球深黑,一张圆脸,正是他万里迢迢从中原护送来到西域的杨不悔。

 此时相隔数年,她身材长得高大了,但神态丝毫不改,尤其嘴角边使小儿时微微撇嘴的模样,更加分明。只听她对着那丫鬟骂道:“你休想趁害我和我爹,要不然绝不饶你!”

 那小丫鬟不敢分辩,扶着她坐下。只见那小丫鬟左足跛行,背脊驼成弓形,待她回过身来时,张无忌更是一惊,但见她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也都扭曲,形状极是怕人,相貌之丑尤在蛛儿之上。

 张无忌忍不住闪身出来与杨不悔相见,说道:“不悔妹妹,没想到你竟在这里!”杨不悔仔细看了看他,问道:“你是谁呀?怎么叫我不悔妹妹?”

 张无忌忙说道:“我是你无忌哥哥呀!这些年来你可好?”杨不悔定神一看,见他衣衫破烂,面目污秽,心下怔忡不定,道:“你──你──当真是无忌哥哥么?”

 张无忌道:“当然了,你怎么连我都不认得了!”杨不悔说道:“我们好久不见,我都快认不得你了”张无忌急追赶圆真,便道:“你爹爹在厅上受了伤,你快瞧瞧去。”

 杨不悔吃了一惊,忙道:“我瞧爹爹去。”说着顺手一掌,就往那小丫鬟的天灵盖击落,出手极重。张无忌惊叫:“使不得!”

 伸手在她臂上一推,杨不悔这掌便落了空。杨不悔要杀那小丫鬟,受到他的干预,厉声道:“无忌哥哥,你和这丫头是一路的吗?”张无忌答道:“当然不是!”杨不悔道:“那就别多管闲事,这丫鬟是我家的大对头,我爹爹用铁链锁住她的手足,便是防她害我,此刻敌人大举来袭,这丫头要趁机报复。”

 张无忌见这小丫鬟楚楚可怜,虽然形相奇特,却绝不似凶恶之辈,说道:“姑娘,你可有趁机报复之意么?”那小鬟摇了摇头,道:“决计不会。”张无忌道:“不悔妹妹,你听,她说是不会的,还是饶了她吧!”

 杨不悔便道:“好呀,那你就先看着她,我呆会回来再收拾她!无忌哥哥,你在这里等我,回头再见。这些年来你好吗?我时时记着你──”

 一面说,一面奔了出去。张无忌问那小丫鬟道:“姑娘,那和尚逃到这房里,却忽然不见了,你可知此间另有信道吗?”那小丫鬟抬起头来,凝视着他的脸,咬了咬下,微一沉昑,低声道:“我的性命是你救的,好,我带你去。”

 张口吹灭了烛火,拉着张无忌的手便走。那小丫鬟揭开罗帐,钻进帐去,拉着张无忌的手却没有放开。张无忌吃了一惊,心想这小鬟虽然既丑且稚,总是女子,怎可随便和她同睡一?莫非她想要和自己做那种事情?

 正当他胡思想的时候,不知那小鬟扳动了何处机括,突然间板一侧,两人便摔了下去。这一摔直跌下数丈,幸好地上铺着极厚的软草,丝毫不觉疼痛,只听得头顶轻轻一响,板已然回复原状。

 原来不悔妹妹的还是一个机关。张无忌拉着小丫鬟的手,便在密道内向前急奔。没跑多远,便在一处大石室内发现了成昆,正要上前打斗,成昆却闪身出去了,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将这个大石室的惟一出口关得严严实实。只听得圆真的声音隐隐从石后传来:“贼小子,今葬了你在这里,有个女孩儿相伴,算你运气。

 贼小子力气再大,瞧你推得开这大石门么?哈哈哈哈──我走了,不陪你们了!”说完,便扬长而去。张无忌连忙口真气,双手着巨石门一摇,石旁许多泥沙扑面而下,巨石门却是半动不动,看来是数千斤的巨石迭在一起,当真便有九牛二虎之力,只怕也拉曳不开。

 他虽练成九神功,毕竟人力有时而穷,这等小丘般巨石,如何挪动得它半尺一寸?接着,张无忌和那丫鬟又想尽了各种法子,但都不能将那大石门移开,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坐在地上想办法,可是想了半天都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m.MmkKXs.cOM
上章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