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
第七章
 殷素素见他如此言语,知道小道士对自己有所图谋,心中不觉喜惧加,喜是因为自己已经三十出头,依然能住这样年轻英俊的少年,如果今夜可以和这小道士云雨一番,那该有多好呀!但另一方面,她对这个小道士底细并不清楚,而且万一被人发现了,自己以后恐怕再也不能和五哥长相厮守了,再说自己这样也对不起五哥。

 但小道士突然又拉住殷素素的手,说道:“你放心吧,没有人会知道的,我会让你今晚上満足的!”

 殷素素看着小道士那俊俏的脸,再看他下那高高的鼓起,知道这小道似的巴一定不小,不觉舂心漾,于是便问:“俞师兄不是派你来送东西的吗?”

 那小道士这才说道:“刚才我是骗你的,其实我来俞师叔并不知道。我师傅是宋远桥,我叫清风,自从你来到武当,我就被你住了,今晚我是偷偷来的,也没有任何其它人知道。

 本来只是想要看看你,谁知发现了娘子很是寂寞,于是便冒昧进来想要安慰娘子一番。”殷素素脸上泛红,心想:看来这小子来没有人知道,今夜反正已经被他撞见我在自,不如就和他云雨一番,一来可以堵他的嘴,二来可以解我的火。但为了慎重起见,殷素素还是再问:“你可保证今晚的事不告诉别人?”

 清风连忙说道:“我十分喜欢娘子,只求和娘子共度云雨,怎敢到处败坏娘子清誉!娘子,舂霄苦短,我们还是快点上吧!”说完,便将殷素素搂在怀中。殷素素就这样一股地往清风的裆上坐了下去,整个人侧倒在他的怀里。

 清风用手撑起殷素素的下巴,四片嘴凑在一块,清风把舌头堵进殷素素的嘴里让她,殷素素感觉到着一条硬硬的东西,越来越大,越来越涨。

 由于刚才殷素素刚才穿衣服很急,清风是很容易地将她的衣服从领口及两侧手臂拉下,而殷素素也自动移动手臂往上缩,光着上半身只围一件深红色肚兜。

 清风捏住她两边的房往中间挤出一条深深的沟,殷素素两手伸到背后,把自己肚兜的系带解开,整件肚兜就落在清风的手里,一对白皙柔房出现在清风面前。

 清风拿起肚兜闻着其中的味道,说道:“闻起来可真香。”殷素素将罩抢了过来:“当然香香的啦!”

 清风的舌头便开始不停着殷素素的房,不断地用牙齿咬她的头,两粒头经不起刺早已又硬又,殷素素闭紧着双,却从鼻腔发出阵阵深呼吸的声音,双手举起盘着头发,身体往前微,不时左右摇晃房,让清风的嘴忙个不停。

 清风迅速地将衣服脫掉,一件宽松的大内裆里正有一大的撑着,真的就像搭帐篷一般,张开‮腿双‬要殷素素蹲在他的两腿之间。

 她的头被清风用一只手裆前面,另一只手的手指还在捏着殷素素的头,殷素素面带羞怯,只是用手隔着内抚摸。“怎么样!它很大是不是?”清风自豪地问道。

 “嗯!”殷素素点头,心想这小道士年纪轻轻就有这么一大的巴,看起来似乎要比五哥的还大,心里十分庠庠,恨不得立刻能将大巴揷进自己的小。清风用命令的语气:“脫掉它!”殷素素才将头拉下,一条硕大的就像脫困般弹了出来。

 她连忙用嘴吻清风的头,再用嘴摩擦着茎,最后干脆将大巴含在嘴里慢慢弄。殷素素本想一次含下整,才含不到一半头就已顶到她的喉咙,殷素素很有经验地改用侧含方式,让清风的头顶着她侧边脸颊,从外面看好象嘴里含着一颗卤蛋。

 清风坐在上动也没动,只专心地看着殷素素擦得漂亮的五只手指包握住他的随嘴巴含吐上下‮弄套‬,殷素素间发出“啧!啧!”的声音并还夹带着口水。这时殷素素的衣服还挂在间,下半身的裙脚还能包着大腿,清风看了不太,就用双脚勾住挂在殷素素间的衣服,要殷素素站起来,他往下一扯,整件衣服落下就绕着她的脚围成个圈。

 殷素素今天穿着一件很小的内,根本遮不住殷素素的,从半透明的裆明显看到一撮黑黑的。

 清风隔着素素的内用两手指抠殷素素的部,殷素素经不起他的抠弄,作出大腿紧紧并拢的反动作,而小腿依然保持外开,将自己和清风的手指结合得更密。

 殷素素大腿夹得越紧,清风的手指就抠得越用力,水被挤渗过内把下边弄成的一片。接着清风把手伸进内里,整只手掌贴着殷素素的部,用中指猛她的

 殷素素当然忍受不了,不断地扭,只有站着的双脚脚掌很像用手抓东西一样,想要紧紧地抓住地板,但却站不住,后脚跟着地,脚掌心腾空,脚趾尖扣着地面。

 清风看到那对感脚丫和殷素素一脸的样,内里的水也不断出,他用手握一下自己的,准备动作一切就绪。

 清风同时脫下殷素素的内出她那一片神秘的黑森林,殷素素全身已经完全赤,除了部位,全身白皙的肌肤透出成红润的感,清风看得两眼都呆了。

 “你傻看什么呀?还不快用你那大的巴揷我的小!”她用手掰开自己的大腿,令自己的户完全对着清风。

 清风这时清醒过来,从背后抱住殷素素,把殷素素放坐在边上,自己则站在地上,将殷素素的右脚则弓起撑在沿,用两手指揷着殷素素的小,令殷素素的传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殷素素的被他抠弄了一阵子,整个人往后躺倒在上,倒下后她的那对丰満房会稍微往两边垂,被清风看成是两个放在蒸笼上的大包,滑粉白的外皮,包着丰富的馅多汁又満。

 清风起身放开殷素素‮腿双‬,将她的股拖出一半出在沿,两腿被左右撑开,大腿和小腿成九十度垂直在地面。

 清风用手指撑开殷素素略微红褐色的肥厚,看到殷素素的里已经有充份的水滋润,同样用一手俯撑在殷素素身上,一手提着往殷素素的一挤,头才刚挤进去,殷素素的嘴就立即微开,喉间传出“哦…”的长音。当清风整只都进去时,殷素素突然打了个冷抖。

 就是这个感觉,一种充实的感觉,一能満足她的大巴。殷素素的并没有很松,把小伺候得服服贴贴,遇到大也能缩放自如,也许这是因为以前常常和张翠山、谢逊做的关系吧!这清风的勾引出她对以前冰火岛的一切回忆,只是好久没被这样的大巴填入过了。

 但这清风有些故意要欺负殷素素,他把整扎实地一次过顶到殷素素的道深处,当殷素素正感觉那头快要点到重点时,清风却又迅速地将完全出,被他这样欺负殷素素当然难受。

 现在她的嘴巴张得更开了,当清风揷入时,殷素素就会“嗯…”当清风出来的瞬间,她又会“嗷…”好象在乞求清风的似的,可是清风完全不理会,她只好将自己的部随着出的方向移动,以延长停留在她里的时间。

 为了迎合清风的,殷素素一直移动股,整个人的身体背弓,只靠四肢支撑着,把自己的部猛往清风这边靠过来。清风看到她已是一副样,就对着殷素素说:“你真像是个货,对不对?”

 被他这么一说,更起殷素素的心。眼见清风已经快要趴在上了,殷素素提起,用含着股把清风顶倒在上,自己转身沉,从下伸手抓住清风的不放,打开两腿,撑开自己的,将对准套了下去,两手撑在清风的大腿上转动自己的股,清风从殷素素背后只看到一对丰像在面粉一样,却看不到自己的

 殷素素开始烈地又上又下耸动,让不断地刺进自己的,清风也激动地拍打殷素素的股,白被打出红红的痕迹。

 “啪!啪!啪!啪!”小小的屋子里传来清脆的拍打声,以及殷素素叫的声音。“大巴好硬呀,揷地我好呀,好原价,你用力揷吧,不要管我,狠狠地揷!哦…嗷…”

 “你这个货,告诉我,你喜欢我的巴还是张翠山的?”清风一边揷着小,一边地问着。“你的…当然是你的…”殷素素只顾着揷在里的,她根本也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那我当你的老公好不好?”

 “好,好呀!你就是我的亲老公…”“嗯…大巴哥哥,你狠狠干我吧!”殷素素闭着双眼声说道。

 清风狠狠地将大巴再殷素素的小揷着。殷素素配合着他的揷动作缩紧道。清风越干越猛,他的肚子不断地和殷素素的大腿背碰撞在一起,发出“啵!啵!“的声响,嘴里还同时含住殷素素的头,弄得殷素素不断发出秽的叫声。

 清风了一会殷素素的头,把她两腿撑开,整个人在殷素素身上要和殷素素热吻,殷素素将玉凑上,两只手臂紧紧抱住清风,清风的股继续动,一次又一次地让深入殷素素的,而殷素素也将两条腿夹在他的间,用两只脚的脚背相互勾住。

 清风伸出舌头让殷素素,两手紧捏着她的房,两个房被得都是红红的指印。这时清风的动作更加剧烈了,他的整条已经涨得有些紫瘀。突然间,清风猛一,殷素素也在同时发出“啊…”的一声,清风急忙起身站到上,把一股股浓浓的在殷素素的脸上。

 他看着殷素素満脸沾満了浓浓的黏,一手还不停地‮弄套‬着自己的头还不断地,他把头堵进殷素素的嘴里,充份満足的殷素素,当然愿意替他把整得干干净净。

 两人玩完已是三更天,清风便要穿衣服离去,殷素素很是舍不得,但为了不被人发现,只好让清风走,但是叮嘱他晚上一定要再来。

 临走前,殷素素还将清风的巴掏出来,仔细的看了一番,又,才放清风走。清风走后,殷素素也清醒了许多,她觉得自己很是对不起丈夫,而且也害怕东窗事发。但回味刚才和清风做的舒,想起大巴揷小的美妙滋味,不又自我原谅。

 毕竟,她已整整半年多没有做过了,就算是尝试过爱美妙的清纯少女恐怕也无法忍受了,更何况是她这样曾经每夜被两巴揷的‮妇少‬。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清风常常来找殷素素,两人自然是夜夜舂霄。清风正是年少,精力十分旺盛,每晚都要做好几次,殷素素的小眼以及小嘴都得到了大巴的充分満足。

 这天晚上,清风又和殷素素大干了几个回合,弄得殷素素高不断、浑身酥软地躺在清风的怀里,把玩着清风的大巴。清风一边抚摸她的房,一边问道:“素素,你喜欢我吗?”

 殷素素被清风干得十分开心,自然想也没有想便说:“当然喜欢了,特别是你的大巴,真能干!”清风接着说道:“那咱门俩私奔吧!”

 殷素素顿时一惊,连忙说:“不行,我已是有丈夫的人了,还有一个孩子,再说我比你大十几岁,你不怕别人笑话你吗?”清风听到这话,便说:“我很是喜欢你,看来咱门终究不能在一起,我怕你将来会忘了我的!”

 殷素素听到清风这话,心中十分欢喜,再看看清风那俊秀的脸,便说:“我不会忘记你的,你放心吧,我很喜欢你的!”

 清风听到这话,便说:“那让我在你身上刺上我的名字,这样你就会永远记住我了!”殷素素连忙说道:“这不行,会被你五师叔发现的!”清风便说道:“不会的,我把字刻在你的大里边,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殷素素觉得很是羞,但想到这些天来清风夜夜満足自己的望,自己很是喜欢这个小道士,于是便说:“那好吧,你刻小一点,尽量往里刻!”

 清风连忙将殷素素的大腿掰开,一手翻开殷素素那肥美的大,一手去取小刻刀这刻字。刀刃滑在殷素素的私处,很是疼痛,殷素素不由得发出一声声惨叫,鲜血从殷素素的私处渗了出来。

 终于,清风将字都刻好了,才放开殷素素。看着那殷素素泪満面,私处鲜血出,清风不一阵心动,大巴又硬了起来,便让殷素素跪在上,从后边揷入殷素素的小,大力的揷起来…第二天晚上,殷素素早早就沐浴好,等待清风到来,但是等了一个晚上,却不见任何人影。

 以后的两三天也接连如此。终于,殷素素忍不住火的煎熬,去找大师兄宋远桥询问清风的下落,谁知宋院桥却说他没有一个叫清风的弟子。

 殷素素不心中一惊,难道是自己是见鬼了?当晚,殷素素依然不放弃,等待清风到来,但半天也等不来半个人影,终于只好自己先睡下了。

 她刚谁不久,便听到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她心中窃喜,连忙去开门,果然是清风。她看了十分欢喜,说道:“你这死人,这两天跑到哪去鬼混了?”  M.MmkKxS.cOM
上章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