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脱狱者 下章
第八章
 我愣了一瞬,然后明白男人是嫌弃李成入我道的,我转身去了浴室,躺在浴盆中,温热的水浸泡着我堕落的身体,我想起了男人的提醒,我张开‮腿双‬,伸手到‮腿双‬间,两指分开了,用力收紧下腹,我看到‮腿双‬间清澈中出现一股蜿蜒的白,好似一缕轻烟,又似一条细蚓,没前行多远就融化在温热的水中了。

 当我离开浴缸,擦干身体后,看着墙上挂着那条我最爱的连衣裙,我看向门外男人的方向,我才他可能也不再喜欢看我穿这条裙子吧,我在前裹了一条浴巾,便走出了浴室。

 “洗干净了?”男人好似在开我的玩笑。

 “嗯。”我抿着嘴,点了点头。

 “过来坐。”男人怕了拍他的大腿。

 我走过去,面对他,慢慢骑在了他的‮腿双‬上,双臂自然的搂在了他的颈后。

 “太太,你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够端庄啊?”男人笑得竟然有些害羞。

 “不够就不够吧。”我低下头,没有回应他的笑意。

 “你不怕我了?”男人故意将笑意收敛,声线中再次渗出那熟悉的杀气。

 “怕,怕的要死,那又能怎么样呢?”我都有些吃惊于我的镇定和冷静。

 “哈哈哈哈…女人真是有意思。”男人托起我的下巴,想仔细研究我的情绪。

 四目相对,我从未看到他如此清澈的眼睛,那嘿嘿的瞳孔中映着两个小小的我,虽然看不清细致的样子,但一副女人丽的轮廓尽在眼底。男人凝神的眼睛炯炯升辉,丝毫不眨,我从来都畏惧那双咄咄人的视线,可如此近距离的直视,我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我们…以前认识吗?”我可能发了失心疯,不知怎的冒出一句疯话。

 “什么?”男人的眼睛瞬间抖动,那种震惊的样子我从未在男人身上见过,那双眼睛好似一瞬间变换了太多的情绪,吃惊,愤怒,忧伤,回避…

 “没,没什么…”我低下头,将头枕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可能是我在男人的腿上,让他有些麻木,他动了动腿,同时我也感觉到除了他的‮腿双‬外,还以一处凸在时有时无的触碰着我。

 我知道我又点燃了他的望,我向他的膝盖方向退了退,出他裆部的拉链部位,伸手替他拉开了子的拉链,然后一手指勾住他内的边缘,缓缓下拉,他的茎好似等不及我缓慢动作,在挣脫束缚后,一下就跳出来,闯入了我的视线。

 我刚要从男人的腿上下来,准备帮他口,男人却拦住了我,让我继续坐在他的腿上。我再次向男人的裆部坐过去,将自己的私处贴在茎上,与男人紧紧相拥。

 “太太,现在是不是特别喜欢被我干啊?”男人平稳的语气中带着得意。

 “是…”

 “为什么?”

 “因为…,长…”

 “太太,你知道你这么说,会让我认为你是什么样的女人吗?”

 “…的女人…”

 “…”我没等到男人的下一句回答,我以为他就是要将我调教成的女人,对他投怀送抱,嗷嗷待

 “你不就是喜欢的女人吗?”我边说,边要证明自己一般的用下体摩擦男人的茎,分开的越发水润滑腻,我猜我已经将男人的茎涂抹滑了。

 “我不喜欢的女人,但我喜欢太太…”我看到男人的眼中多了一层水雾,那种眼神我在几年前的丈夫眼中曾经见到过,那是很难演绎的情感,我不敢随意猜想,也不想臆测,这时而魔鬼,时而天使的男人到底想要什么?

 “你是谁,你到底要干嘛?”我竟没发觉我的脸颊上已经有两行滚烫的体在下。

 “我谁都不是…”男人眨了一下,眼中的水雾便瞬间消失了。

 我想追问,可男人双手托起我的双,我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顺着他的手力慢慢起身,他的茎迎风耸立,在我与男人的共同协调下,他很轻松就找到了我的‘入口’,我张开‮腿双‬,双手扶在他的肩膀上,力下沉,坐了下去。

 “嗯…”“唔…”我慢慢体会着男人头冲开我的,圆钝硕大的侵入清晰无比,男人盯着我的脸,仔细端详着我即将出丑的样子。我努力克制下体极度扩张带来的快,可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男人发现我的眉头轻蹙,嘴角一弯,我立刻感觉他下体勐升,一长的茎瞬间満了我的道。

 “啊!”毫无准备的我立刻败下阵来,一声嘤咛妖媚至极,身体一软直接扑倒在男人的怀里。

 “太太,要是有人在我背后给我一铁锤,我也认了…”男人虽然忍住了笑意,可他的腹部却颤抖起来,连带着揷入我道的茎一同颤抖。

 我搂紧男人的上身,用手在他后背狠狠的掐了一下,一是因为他的出言不逊,另一个是因为那抖动的茎实在让我无法招架,那抖动像极了时的动。

 “哎呦!”男人竟然因我的娇软绵力而喊叫。

 “别动了…我来。”我从男人肩膀上坐起,用力按在他的肩上,示意他不用发力,我自己动。

 我双手支持在他的肩上,‮腿双‬发力,私处便缓缓升高,将他的了出来,我感觉头已经退到口附近时,又缓缓坐下,将滑的茎再次送入自己体内。

 硕大的头在我的道里出现了的感觉,反复的升起、坐下,让我感觉自己的子宮都在做着深呼吸般的刺

 在男人面前,我完全化身求不満的娃,我的主动‮弄套‬越发纯,我将自己的房送到男人的嘴边,供他肆意,我搂紧他的头,好似哺的母亲唯恐自己的孩子不能吃够水。我彻底投入到了疯狂的爱中。

 男人干了一会就将我抱到了桌子上,我坐在桌子边缘,双脚踩在桌边上,‮腿双‬成‘M’型,男人抱住我的双,大力动下体,出来的水,从我口一点点到了桌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呢嗯嗯嗯嗯嗯嗯嗯…”我被男人搞得大声叫。

 我的道被茎磨得火热,剧烈的钻顶时刻在考验着我的子宮,男人的下体撞击在我的私处啪啪作响,那种又痛又的感觉让我疯狂。

 我以为男人会在这里完成他的最后冲刺,可他却将我又抱到了沙发上,他拔出了茎,我好似一个孩子突然失去了口中的糖,心中大感失落,却又不能同大人理论。男人让我趴跪着,他则绕到了我的后,用手低我的身,让我尽力翘起股。

 我立刻顺从配合,同时焦急的回手抓住自己的一侧外掰,祈求男人快些再次填満我的身体。男人会心一笑,握手茎,痛苦身。

 “嗯…”我发出了一声満足而悠长的呻昑。

 男人向后拉住我的双手,下体同时开始狂野的揷,我在侧面墙壁上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白皙的体低伏在沙发上,双臂被拉向后方,后的男人贴腹,下体与我的双不断汇分离,烈的撞击让我秀发飘散。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那镜中的样子好似骁勇善战的勇士,赤壮的身体,骑跨在一匹雪白的骏马上,在冲锋陷阵的沙场上狂野驰骋,我的双臂就是男人操控的缰绳,我的秀发活似骏马飘洒的鬃,男人飞快‘驰骋’,在一颠一簸,一起一伏中,人马配合的完美契合,勇士勇勐前顶,白马吃痛狂奔。

 我感觉自己前的双在夸张摇摆,秀发飞舞凌乱,后的揷更是让我死,男人松开我的双手,死死扣住我的部,那揷变得更加疯狂,更加深重。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速的叫让我几乎变成了不停歇的长音。

 “额!”男人一生低哼,狂野的揷戛然而止。

 男人死死扣紧我的部,拉向他的下体,同时茎极深的捅向我的道深处,我感觉到茎强烈的跳动,那种一股股的涌入感,让我倍感満足。男人慢慢趴在了我的背上,我同男人侧卧在沙发上,大口气。

 我同男人从客厅做到卧室,再次从卧室来到厨房,由厨房跑到了仓库,最后我们疲惫的躺在院子里的长椅上,身上盖着一件薄毯,暂时遮住了我们赤的身体。

 太阳早已落山,依稀的星光在暗蓝的天上渐渐显现,夜晚的威风让人舒不已,一阵阵从我和男人的肌肤吹过,带走了酣畅爱后的汗水,我向男人身边挪了挪身子,他也将毯子向我这一侧盖了盖。

 “你今年多大?”我抚摸着他环在我口的手背。

 “25?26?…谁知道。”男人的玩世不恭的语气中带着悲伤。

 “哪有人不知道自己年龄的。”我以为男人不想告诉我真是年龄,毕竟他是个逃犯。

 “我是孤儿,我不知道我何时出生,也没人告诉我,我也不在意。”男人的语气恢复了平时的镇定冷酷。

 “…”男人看来比我小几岁,这么好的年纪就已经罪行累累,真是不知该怨他不学无术,自甘堕落,还是还恨他的父母任无情,弃子无德呢?  m.mMKkXs.Com
上章 脱狱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