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脱狱者 下章
第七章
 我第一次感觉夜晚是如此漫长,等待清晨的黎明好似耗尽了我的一生,男人驱赶我去做早餐,却不准我穿衣服,我赤着身体走向厨房,丈夫依然被绑在昨夜他应该在的位置,尽管他有机会逃跑,可为什么他不逃走,我整夜都听着枕边男人均匀的呼吸声,那显然是睡才能听到的气息,为什么不逃,为什么?

 我看向畏缩在墙角的丈夫,低垂着头,如果不是我整夜和男人在卧室,我怀疑丈夫已经遇害了,蜷缩在墙角的就是一具仍有气息的尸体。

 做完早饭,男人让丈夫也坐在桌子旁,却不让他吃东西,开始还因为丈夫要拿吃的,而又挨了男人一顿殴打,男人同我一样赤着坐在餐桌前,他开始享用我的做的早餐,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毫无精神的茎,向我示意了一下。

 我只好爬到桌子上,爬到男人的‮腿双‬间,伸出纤手,小心的提起男人的茎,低头含住。

 “唔…,废物,你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吧”男人大嚼着口中的东西,得意的看向一旁精神萎靡的丈夫。

 “太太,今天不是餐后甜点,是今天的早餐开胃菜,你可别浪费了我的一夜的积攒啊,哈哈哈哈。”男人肆意的笑着。

 我的脑海里也变得空的,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自己该不做什么,我眼前失焦,只看到男人浓密的下体,一越发壮的茎在我口中,快速复苏。

 “唔…嘶…太太,今天的要求有点难度,唔…别都了,最后留一口,记住…一定要…留一…口!”男人十分痛苦的说出了最后一个字。

 我口中的头顷刻涌,努力咽后,差点忘记男人的命令,在感觉男人即将完毕时,我便不再咽,任由充満我的口腔。

 男人从桌子上拿过一个空杯子递给了我,然后示意我将口中的吐在被子里,我将口中温热的吐在了被子里,仅仅盛満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啧啧,少是少了点,不过也可以了。”男人将杯子举到眼前仔细端详着,摇头叹息。

 “去吧,让他喝了,看他饿着还真他妈可怜。”什么?男人竟然让我把被子递给丈夫,这简直是对一个人,一个男人的最大羞辱了,自己的子被当面侵犯,如今还要喝下仇人的,我难以想象这是多么大的欺辱,要是丈夫愤怒失控,我怕他立刻就会被男人杀死,难道这就是男人想要的结果吗?

 我的手不停的抖动,慢慢送出的杯子在我看来好似致命的毒药,或是催命的鸩汁,我在给和不给中抓狂犹豫,我感觉是我在将丈夫一步步推向死亡,我的眼泪毫无征兆的了下来。

 就在我将杯子停在了半空中,还未接近丈夫时,一只苍白麻木的手伸了过来,接过杯子,递到嘴边,缓缓倾斜,我惊呆瞪大的眼睛看着那熟悉的嘴张开,白色的东西顺着杯子倾斜的角度滑入了那张嘴中,在杯子中消失,整个动作没有一丝犹豫,一连串的动作好似只是将半杯极为普通的饮料送入了口中。

 我惊愕的看着丈夫呆滞的脸,希望能从他的表情里能找到一丝痛苦和恶心,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就像喝下的人根本不是他,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

 “,真没劲!”男人骂了一句,他应该和我一样失望吧。

 没有等来丈夫的暴怒,没有出现被杀的场面,我的紧张惊恐的心稍稍得到了缓解,但丈夫极为怪异的表现又好像是一只无形鬼手在我心头抓了一把,虽然他保住了性命,但我的心中更替他担心了。

 接下来的一天中,男人变得更为疯狂,更为变态,他想出各种方式来折磨我,我完全成为了他发望的工具,而且他在对我做一切的时候,都强迫丈夫在场,让丈夫亲眼目睹我的各种狼狈和不堪。

 男人让我帮他洗浴,把他洗后背,就像一位子服侍自己的丈夫一样,更准确的像照顾婴儿一样,洗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当然下体更需要精细的照料,不但用手清洗完,我还要将男人的下体完全干净,从头到茎,从囊到,等男人満意了,我才能松口退下。

 看着被我干净起的茎,男人自然不会浪费这样的机会,他站在地上,一手揽过我的身,一手抱起我的腿弯,下体贴近我的私处,部一送,那刚刚被‘清理’干净的茎便轻松自如的揷入了我的道。

 “嗯!”我不住一声嘤咛。

 男人抱起我的那条腿正是朝着丈夫的方向,我想此时与男人合的部位,丈夫一定看得清晰无比,而我因为只有单脚站立,在加上男人高大的身材和大力的向上揷,我的站立的脚也只能勉强用脚尖支撑,我不得不伸开双臂搂住男人的脖子,来维持身体的平衡。

 可在丈夫看来,我更像是主动的迎合送抱吧,男人的揷从不怠慢,每一次与我合,每一下揷入我的道,都让感觉他是那么不遗余力,那种极具侵袭力的做法让我又爱又恨。

 很快男人便勐顶我的私处,茎在我的道里狂抖,但却没感觉到灼热的涌入,可能是短时间内与我合过多,最后的可能已经是那杯子里的三分之一吧。

 这一天我不知道男人侵犯了我多少次,我又高了多少次,丈夫又看到了多少次我的堕落,过多的体力消耗,让我在未到黄昏就昏昏睡了,在我昏睡中,男人似乎仍然没有放过我的体,时有时无的揷和‮弄抚‬,已经让我无法分清是真实还是梦境。

 ----

 清晨来到那么突然,唤醒我的竟然是刺眼的阳光,和它灼热的炙烤,我伸手遮挡来的阳光,发现自己睡在卧室里,却空无一人,我翻身起,下体的疼痛让我吃痛唏嘘。

 我慢慢张开‮腿双‬,发现自己的红肿,经过一夜的休息竟然未能消肿,我摸着裂的脑袋,怎么也无法计算昨天被侵犯的次数。闭合的红肿间仍有一丝亮晶的体含在中,看着自己狼狈的下体,我无奈摇头。

 ‮腿双‬无法合拢的我,只好吃力的丑陋前行,用了好一会我才走到门口,下体牵涉的疼痛让我呼吸急促,在门息了片刻,才开门走向了客厅。

 我向四周环视,却不见丈夫和男人的踪影,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我小心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又含含煳煳的叫了下男人,安静的室内让我有一种窒息感,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用力掐了一下自己,还真是疼。

 嘭!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男人从后窗翻了进来,身上有些泥土和血迹,看我后愣了一下。

 “你醒啦?”男人扑了扑身上的脏污。

 “他呢?…”我声音颤抖的指了指昨晚丈夫蜷缩的墙角。

 “跑了,妈的…”男人低头咒骂了一句,便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响起哗哗的水声,我看着那扇虚掩着的门,心中泛起了种种猜想,丈夫趁着男人劳累跑掉了?或者被男人不小心发现,经过搏斗跑掉了?也或者是…我不敢再继续猜想下去,我希望丈夫真的脫险了。

 “怎么样,他跑了,你很开心吗?”男人走出了洗手间,换上了丈夫曾经穿过的衬衫。

 我低着头,心中仍是忐忑,双手在身前紧紧握着,男人走过来,伸手抚摸着我的肩膀,手掌滑过颈前,捏了几下我的房。

 “去穿件裙子,你喜欢的那款,但里面不要再穿了。”男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我顺从的回到卧室,打开衣柜,看到那条结婚后丈夫为了买的件连衣裙,样式简单,但身很显我凹凸的身材。

 男人看到我穿好,啧啧称赞,他在我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我听后惊愕的看向男人,但我看到男人眼中却是不容置疑的威慑和杀气,我深了一口气,又给自己简单补了个妆。

 经过客厅,我来到了玄关,推开房门,一道刺眼的阳光让我避之不及,我立刻举手遮挡,站在门口再次看向客厅里的男人,只见男人向我挥了挥手,让我尽快离开。

 我关上房门,渐渐适应了户外明亮的阳光,我深了一口气,彷佛刚从深牢大狱中释放一般,走出院子,来到邻居李成家的门前,鼓足勇气拿下了门铃。

 叮咚!“谁啊?!”隔着门就听到了李成不耐烦的嚷嚷声。

 “呦,稀客啊,快进来,快进来。”还在我犹豫的时候,李成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将我‘请’进了他的家。

 “李大哥,我…”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开始和李成谈。

 “怎么了,妹子,和老公吵架了?”李成拉着我坐在他身边,可他的手握住我的手,却没有放开。

 我沉默没有回答,心想这也算是一个合理的开始吧,李成看到没有回答,以为我默认了,他好像开心的不行了,连忙又向我挨近的地方坐过来。

 “妹子,没事,有什么委屈都跟哥说。”李成拉着我的手,将另一只手又在我的手背上,抚摸起来。

 “李哥,其实…”我看着李成猥琐的样子,心中大感恶心,但又无法拒绝。

 “说吧,有什么都可以跟哥说。”李成可能看到我没有拒绝他抚摸我的手背,胆子也大了起来,伸手搂住我的,另一只手松开我的手,却放在了我的大腿上。

 “李哥你,别…”我心理还是很抵触这个癞蛤蟆,但我知道来此的目的,所以只是嘴上拒绝,却没伸手阻拦和反抗。

 “你们女人真是有意思,明明心理想要,却嘴上推三阻四的,来吧,我知道你就想要…”李成突然双手搂住我的身,将我在沙发上,张口就吻住了我的嘴

 “唔…”我扭头躲避,可怎样也无法摆脫那张讨厌的嘴。

 “啊!”我吃痛叫喊,因为李成已经将手钻入了我的‮腿双‬间,手指触碰到我微肿的,引发了我的疼痛。

 “我靠,你这内都没穿,还是说不想要?”李成双眼瞪大,兴奋的布満了血丝,活似一只饥饿的野兽终于逮到了可口的猎物。

 “李哥,你听我说…其实…”我歪倒在沙发上,两只脚踝被李成握在手中,私处被他一览无余。

 “还说什么,今天终于有机会尝尝妹子的味道了,来吧!”李成说完,掰开我的‮腿双‬,脑袋一下扎入了我的‮腿双‬间。

 “额…”李成在吻我的下体,准确的说是在吃我的下体,那声音好像他在勐吃一碗稀饭,又添,又,西里呼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夸张。

 虽然李成的舌头没有那个男人那么灵巧人,可我同样经受不住他疯狂的弄,时强时弱的快慢慢向我袭来,我在抱怨为何每个男人都喜欢吃我的私处,可偏偏自己的丈夫对自己无动于衷时,我的身体已经被渐渐点燃。

 “嗯嗯嗯…哦哦哦…啊啊啊啊…”我竟然开始了不加掩饰的呻昑。

 李成又吃了一会,才从我的裙下将头钻出来,他兴奋的看着我,双手快速的脫下子,掏出他的茎,那是一不算,但长度还可以的东西,在我看到第一眼时,我心中首先出现的竟然是——失望?

 “妹子,你这么,为什么上次拒绝我啊,早知道你这样,我每天都去你家,好…好…疼…疼…你…嘿嘿。”李成満脸堆笑,最后几个字说的又慢又长。

 我看着李成起我的裙摆,掰开我的‮腿双‬,茎对准我口,勐地部一,将茎的全部鱼贯揷入了我的道。

 当李成的下体与我的私处紧紧相贴时,我看到那条细长的茎消失在我的视线时,我才确信李成真的已经成功的揷入了我的身体。

 我丝毫感觉不到茎的扩张感,但轻微的异物感还是可以感知的,此时我才知道那个可怕的男人到底有多强,而如今的我也变得难以被轻易満足了,难道这就是男人让我来主动勾引邻居李成的真是原因吗?

 当我听到男人低语命令我与邻居李成发生关系时,我还是只是简单的认为那是他变态的望而已,可如今身临其‘茎’时,我才发现自己才是男人变态想法的源头。

 李成开始了他尽兴的搐,他双眼圆睁,张口涎,的气息好似一只大狗,脸上爆溢出的狂喜让我不寒而栗,好似他下一秒就会暴毙死去。

 虽然李成的茎有些细,但长度依然可以顶到我的宮口,虽然没有那个男人那样势大力沉,可也算给我带来了一些刺和快,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邻居李成占成了便宜,而且是在这么镇定,这么不觉羞的情况下。

 我试着绷紧身体,收紧道,如此茎来回的揷变得感起来,但李成的呼吸也突然变得急促,脸上狂喜的表情也变得痛苦扭曲。

 “嗷!”李成下体死死撞向我的私处,仰头一声低沉的号角。

 下体内的‘细虫’孱弱的动了几下,吐出了几口温热的黏汁,李成大口大口着气,头枕在我的双间,我的口可以感觉到他额头的汗水浸了我的肌肤。

 “妹子,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额!”李成说着起身,还没说完话,就一声闷哼砸在了我的身上。

 “哎呀!”我被他沉重的身体痛。

 我再定睛一看时,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可怕的男人已经站在李成身后,手中拿着一把铁锤,双眼中満是蔑视。

 男人上手抓住李成的后衣领,像提起一只耷拉脑袋的醉一样,将他拖到了另一个房间,然后我听到了男人的咒骂声,和一声接一声的铁锤凿击声,偶然还有什么类似清脆的破裂声响,好似坚硬的核桃被砸开的声音。

 我的心狂的跳着,我无法想象发生在另一个房间内的事,看到男人身上沾染了血迹和一些说不清的白色东西,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我被男人拉着从后院熘回了自己家。

 我回到家中,耳边彷佛还在响着那种沉闷的锤砸声,我小心的看向男人,可发现他正休闲的吃着水果,好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为什么要…杀他?”我低垂着眼睛,不敢看向男人。

 “不该死吗?”男人一边吃着,一边随意甩给我一句。

 不该死吗?是啊,我也曾经一度认为李成该死,在他扰我多次后,我不止一次诅咒他快快死去,或者不得好死,可最好他真的不得好死了。

 我,我又为何有如此沉重的负罪感呢,又不是我杀的,又不是我一下一下把他的脑袋敲碎,又不是我…

 我想出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男人为何让我去勾引李成,又为何要在他痛快完了杀了他,如果男人想替我出气,为什么要用这么变态的方式来解决一切,我的脑子里成了一锅粥。

 “去洗洗,把那里边也洗干净。”男人冷眼看着我,向我的下体指了指。  m.MMkKXs.COM
上章 脱狱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