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脱狱者 下章
第四章
 我出了门,买完蔬菜鸡蛋后,我按照男人列出的单子逐一购买,那单子上有外用药,有些导管和我弄不明白的东西,心想,难道他得了什么病吗?…回到家中,一进房门,男人就将我拉入他的怀中,利刃再次抵住了我的脖子,紧张的向外面张望,看了好久,估计男人是感觉我并没有报警,才如释重负的放开了我。

 “我要的东西呢?”男人伸手向我索要。

 “这里…”我将东西递给了他,独自一人进了厨房。

 我和男人共进了午餐,依然是上次进餐的座位,他很难喜欢让我帮他夹菜,就像我是他的子一样。

 “太太的厨艺不错,但对爱好像了解的太少了。”男人吃着我做的饭菜,一边点头赞许,一边对我品头论足。

 我低头默默吃着。

 “第一次给男人口吧?”男人夹了些菜,放在我的碗里。

 我微微点了点头,低头看着男人夹过来的菜,刚夹起菜递到嘴边,便想起了男人硬的茎和咸涩的头,我的胃里顿时一阵翻涌,忙把饭碗放在了桌子上,干呕了一下。

 “嘿嘿嘿,不脏,只是太太还不习惯,等习惯了好了。我看太太也吃了,我来加点饭后营养吧。”男人说着,腾出一手解开了带,将子和内一下脫到了脚底。

 我吓了一跳,他要干什么?现在不是吃饭时间吗?难道…难道他要我这个时候帮他…?…

 “愣着干什么,也不是第一次了,还用我再教你吗,爬到桌子下,快点给我含住!”男人瞪着眼睛,向桌子下指了指。

 我捂住嘴,两行眼泪了下来,我委屈的摇头,眼中充満了恳求,希望男人

 不要如此折磨我。

 “怎么?你觉得你的手指多了,还是脚趾多?我怕费事,乐意效劳的。”男人眼中出凶恶的目光。

 我吓得立刻瘫软在地,慢慢从桌子下爬到男人的下,眼前一微微硬茎好像在得意的嘲笑我,嘲笑我不得不把它下,不得不让自己的味蕾充分感受它的存在,不得不在最后又咽下那让我崩溃的

 “快点,妈的,一会老子都吃完了。”男人伸手揪住我头发,将我的脸按在了他的下。

 苦涩微咸的滋味再次冲击着我的味蕾,柔软的头很快在我的口腔中大变硬,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和指导,我已经初步懂得了如何口茎,我用舌头不停的头,在含住整个头的时候,努力用舌尖围绕着头转圈,当男人按下我的头时,我知道他想让我的更深些。

 “嗯…太太的饭菜还…真合胃口…”男人一边吃着饭菜,一边舒呻昑着。

 我双手扶在男人的大腿部,不断移动自己的头,将变得长的下,在吐出,漉漉的茎布満了我的口水,起初的微咸也不存在了,男人的茎好似变成了我的口腔中的一部分,难以分辨彼此。

 “唔…好…太太很聪明啊…额…”男人开始动下体,就像他揷我的道一般。

 男人越揷越快,长的茎疯狂的向我的喉咙捅去,我知道他要了,我不得不调整呼吸,准备随时迎接蛮横无理的

 “我!”男人发出了一声低吼。我立刻深了一口气,果然口中的茎开始剧烈的跳动,头的疯狂涌,我如一只待哺羔羊,跟随男人的频率一口一口将粘稠的下,因为这次有了心理准备,我并没有被呛到,而且这次男人出的好像也没有早晨时那么多。

 “吃干净!”…

 我刚想吐出男人的茎,听到命令后,我把吐出一半的茎又含了回去,而且用力头,将残余的了下去,充斥在口中的是男人的味道,那味道很香一种的杏仁味,出于好奇心我细品了一下,感觉余味中有一丝丝的甜。

 “…味道不错吧…”男人大开着‮腿双‬,低头看着桌下的我。

 我侧坐在地上,擦拭着嘴角不知是口水还是,这一次我原本感觉很恶心的,可帮男人口中后期时,那股我畏惧的苦咸便消失了,剩下的口感和滋味并没有让我过多抵触反感。我对自己快速的适应能力感到羞,丈夫从未向我提过口的要求,我也没料到这辈子会把男人的那个东西在口中。

 “什么味儿,我自己可没尝过那玩意,呵呵…”男人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

 “有点咸…还有点…甜…”我害怕男人,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

 “甜?!太太你还真!”男人打趣的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则被臊的満脸通红,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像着了火。我从桌子下爬出来,低头整理了桌子上吃完的餐具。所有餐具洗刷完毕,我从冰箱里拿出些水果,脑子里不知神游到了何处,等回过神来,一盘各种水果已经洗好,这么多水果,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拿我真是为了…?家中来了客人吗?与野的男人共食吗?

 我真是脑子坏掉了,人们都说男人会虫上脑,我大概就是上脑吧。

 “呦?结婚的女人就是懂得疼人啊。”男人到我身边,拿走一个苹果,送到嘴边咔的咬了一口。

 迫于心理的排斥和自尊,我没有拿盘子里的水果,只是小心的看着男人在一边大嚼特嚼。男人可能闲来无趣,对我问东问西,一会是儿时成长的经历,一会是读书时的情感历程,听到我无聊平常的经历,他讲述了他引以为豪的经历。

 男人从小是单亲家庭,又因为单亲母亲的疏于教育,他在少年时期就进了班房,后来在成长的过程中,更是在犯罪的路上越走越远,最后一次是意外杀人,被警察送入了深牢大狱。在他讲述如何将别人的鼻子打破,将刀子捅入仇家肚子的快时,我听得心惊胆寒,他却谈笑风生,好似十分享受其中的乐趣。

 最后他跟我讲起了各种各样的黄笑话,有的秽恶心,有的搞笑怪异,我被那些光怪陆离的故事深深吸引,原本忌惮恐惧的心慢慢变得平和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也不再恐惧,因为我知道只要顺从,他就不会伤害我。

 “太太,你是不是要做晚饭了?”男人微笑的看着我,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时钟。

 “哎呀!”我看到时间立刻慌了,每天在这个时间的我都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要是丈夫回来,发现上面异样,恐怕男人会要了丈夫的命。我立刻跑到厨房,手忙脚的开始准备晚饭。

 男人悄无声息的走到我的身后,双手抱在我的间,我的耳边迎来一阵雄的气息。

 “太太,我今晚要睡卧室,至于你的老公嘛,是你搞定,还是我来…搞定?”…我转身看着男人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我知道他说的出,就一定要做到,如果我不想办法,恐怕今晚丈夫就是那个被捅入刀子的人了。

 虽然有些慌乱,但我还是按时做好了晚饭,心想丈夫的酒量不好,如果让他喝醉了估计会不会发现家中藏着匪徒了。

 我向丈夫说着讨好的话,努力劝酒,果然很快丈夫就开心的大笑起来,期间还不停向我炫耀他最近的工作能力,甚至他还说得到了很多女同事的青睐,让我努力进步,否则就会落伍,丈夫的言语中带着十足的嫌弃。

 丈夫越喝越兴奋,我怀疑他最近是不是酒量增加了,好在最后他醉倒了,但丈夫却倒在了卧室的上,我如何用力都无法把他移动半分,更别说让他睡在客厅或者书房了。要是男人来了的话,会不会…会不是杀了睡的丈夫?想到这里我的恐惧感犹如冰冷的洪水一点点漫过了我的脖颈。

 我尝试了好几次,可就是无法将丈夫搀到别的房间,最后,我真的放弃了,十分沮丧的坐在边,看着上呼呼大睡的男人。

 吱…吱…

 房门轻轻的被推开,我看向门口,发现那个凶恶的男人已经站在门口,口中提着一柄利器,在微弱的夜光中闪着寒光。

 “求你了,别杀他,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我快步跑到男人身边,低声央求他。

 “值得吗?”男人轻蔑的一笑。

 “求你了…”我握住了男人手臂。

 “可以,但你一定要听话。”男人阴沉的脸,突然扬起了十足的兴趣。

 我看到那笑容,心中突然一紧。

 男人拉着我的手走到边,看了看睡的丈夫,然后一件一件脫去了我身上的衣服,又慢慢脫光了他自己。

 “躺过去”男人指了指丈夫的身边。

 “这…”难道男人要在丈夫眼前跟我…那个吗?…

 “那我干掉这头死猪,再来干你?”男人的眼中迸发出凶光。

 “好…好…”我没有办法,只能按照男人的命令,躺在了丈夫的身边。

 男人也挨着我的肩膀躺了下来,一张大,三人并躺,两男夹一女,说不出的荒唐秽。男人翻身在我的身上,我眼前一黑,嘴立刻被男人吻住,并被男人入了口中,他的舌头在我的嘴上来回舐摩擦。

 男人不安于品尝我的嘴,蛮横的向我口中钻了过来,我齿间一松,男人的舌头立刻探入了我的口腔,与我的舌头顷刻纠在一起,那灵巧用力的舌头充分搅拌着我的口腔。

 被强吻之后,我才意识到这竟是男人第一次吻自己,还没等我脑子过多思考这些,‮腿双‬间已经感受到男人人的抚摸,我本能的夹紧‮腿双‬,与其说这样的动作是保护自己不受侵犯,倒不如说是对男人手指的留恋而不舍放弃。

 “…好渴啊…”…

 我被男人上吻下摸,正在离之际,耳边丈夫的低语将我立刻拉回了现实,我躲开男人的亲吻,侧头看到一张自己十分熟悉的脸,红润的脸庞上还挂着他骄傲的笑容,可我‮腿双‬间的爱抚却不再来自与他。

 “嗯!”我忍不住一声呻昑,因为男人已经将手指揷入了我的道,我立刻闭紧嘴,不让自己发出过于不堪的声音。

 “唔…”男人虽然放过了我的嘴,可此刻他又在吃我的房,口中一只,手中一只,弄得我的上下失守,快骤升,可看到丈夫睡的样子,自己如此望満満又怎么对的起他往日的温柔。

 但男人的手指已经将我推向了通往高的道路,那种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轻的感觉愈发明显。

 这两在家中的发生的一切,我都假装没有真正发生,只要没人看到,我就骗自己并没有发生哪些不堪的经历。

 可如今丈夫就躺在身边,我的道里不但有陌生男人手指,而且我还获得了快,不想自己在丈夫的面前同被别的男人弄到高,那样子太羞了。

 那越发灵活,越发人的手指已经将我推向了高的不归路,我已经隐约预感到自己即将高的感觉,我想劝阻男人放手,可不敢高声言语,我想推阻男人继续,可已经全身无力,我该怎么办,我该…

 “啊!…唔。”我失声娇喊,手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可眼前却一阵黒蒙。

 我的身体僵直痉挛了数秒,这一次我没有晕过去,而是感觉到了更为炸裂的快,我的双重新落回了上,一旁的丈夫都被震得晃了晃。

 “太太,这废物从来没让你高过吧。”男人在我耳边轻蔑的说着。

 我无法反驳他,因为他说的的确是事实,而我也在心中真的为自己感觉有些不值。男人让我跪爬在上,脸朝向丈夫,而双却朝向男人。

 男人抓住我的双,将茎顶在我的沟中,来回摩擦,硕大的头最终对准了我微闭的,我知道…我知道自己即将在丈夫睡的面前被别的男人揷入道。

 “嗯!”…

 “唔…”…

 我一声轻昑后,便是男人舒的低哼,面前是丈夫睡的面孔,后却是不属于他的揷,这两一夜的时间里,我刻意逃避自己的遭遇,可如今自己在丈夫面前被侵犯了,这让我无法继续自欺欺人。

 “嗯!”我努力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可男人在揷的同时,一手从我的间绕到小腹前,钻入了我的‮腿双‬间,指肚找到了我的蒂,开始按摩擦,原本凶勐的揷在刺蒂后,快被突然放大了数倍。

 “…太太夹得我的好紧啊,你这么,你老公知道吗?…”男人的气息也变得重不稳。

 我又发了吗?我在做什么?男人按我的蒂让我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下体传来的快让我身体颤抖,肌紧绷,难道我的道也变得缩窄夹紧了吗?…

 “…就算在老公面前,太太是不是也更喜欢让我?…”男人丝毫不加掩饰的嘲笑着我。

 是这样吗?也许我再多些恳求,那个男人就会妥协同意去别处合,明明是在丈夫面前,道里容纳着其他男人的茎,却感觉十分刺,明明可以摆脫男人钻入‮腿双‬间的手指,可我就是犹豫不决,任由那手指在我最为感的部位肆,我在做什么,我在逃避吗?我又在自欺欺人吗?…

 “…太太,我要…了!…”男人痛苦的从牙挤出一句。

 茎的跳动,灼热的,一汩汩脉动向前冲入我的身体深处,男人在息,茎残余的跳动依然清晰,丈夫的脸近在咫尺。

 我甚至可以闻到他呼吸间的酒气,酒醉中的他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事,嘴角微扬,那一刻我宁愿认为是他因痛快将入我的体内而开心,但那份舒和占有并不属于他。

 “去吧,做到你老公上面去。”男人在我的股上拍了一巴掌。

 “什么?”我迟疑的一瞬。

 “不会吗?把你老公的巴弄硬,然后自己坐上去,懂吗?”男人脸上挂着诡异的笑。

 我不敢违抗男人的命令,伸手脫下丈夫的子和内,然后弄那条萎蔫的条,没一会便见丈夫的茎硬起来,看到丈夫的茎才意识到身边男人的茎尺寸有多夸张,自己曾经就是被这样细短的物哄骗吗?看到那样‘谦逊’的茎,我同样犹豫了一下,但又立刻扶正,自己主动坐了上去。

 “额…”丈夫朦胧中发出了一声呻昑。

 “太太,怎么样?没我的大吧。”男人嘿嘿笑着。

 若不是我主动扭动肢,让口与丈夫的茎相对活动,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成功将丈夫的茎揷入了道,从前与丈夫同房时,他每次揷入进来,我都感觉很明显的,可…可现在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他喝醉了,所以那个东西也变得不争气了吗?…

 “额…嗯…”丈夫眉间皱紧,身体也缓慢动了动,随后便没了反应。

 我感觉原本细短的茎似乎变软了,在我怀

 疑的时候,看向自己的下体与丈

 夫合处,一条无打采的虫歪倒在一旁,头的口渗出点点白。

 “真他妈废物,老子还没看尽兴呢。”男人一边咒骂着,一边朝丈夫啐了一口。

 了?丈夫就这么轻易的了吗?我此时感觉十分丢脸,不是为了自己的妥协和不堪,而是因为丈夫的无能软蛋。

 男人十分扫兴,好像十分期待的演出却草草收场,一边咒骂,一边大大咧咧的走出了我的卧室。

 我呆呆的坐在上,看着丈夫光着下体,死死沉睡,我盖上自己的被子,对丈夫置之不理,原本想清理自己含的,可想到丈夫的无能样子,我赌气直接入睡,不去管男人入的大量,是出来也好,是贮存在体内也好,我都不想理睬。  m.mMKkXs.Com
上章 脱狱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