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脱狱者 下章
第一章
 我是林夕静,一名全职太太,与丈夫结婚已经两年,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丈夫在一家公司做白领,收入勉强可以维持我们的生活,如果有了孩子必然会十分拮据,我一边庆幸着没有怀孕,一边担心着家里脆弱的经济支柱会随时崩塌。

 丈夫平里对我温柔呵护,温柔体贴,大家羡慕丈夫娶了我这样的一个大美女,我的朋友也恭喜我嫁了一个如此体贴入微的男人。

 本来我不该抱怨什么,只是在做时丈夫也十分温柔恭敬,那种温柔让我几乎怀疑他是不是男人,那种礼让和谦虚让我有时十分气愤,但又不能表现,毕竟他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我的一切支出都要向他请示。

 我每天做饭洗衣,整理房间,将养我的丈夫伺候的无微不至,他的温柔谦虚让我窒息难受。

 一天,社区的工作人员上门提醒大家,有在逃犯出现,请大家务必小心,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刻报警。

 记得前几年也有这样的告示和通知,我也没太理会,在我去家里后院仓库时,我发现了打翻的花盆,这几天总有夜猫到家里肆,想到这里心中原本憋闷的心中变得更加气恼了。

 “这些该死的猫,早晚我要抓到你!”我气呼呼的走进仓库,迈步进去,刚跨入一步,一股极大的力道搂住了我的脖子,将我一下拉到了门后的暗处,还未等我喊出来,一只大手便捂住了我的嘴。

 “别出声,否则老子废了你,懂吗?”一个低沉而狠毒的声音从的耳后传来。

 “唔唔…”我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不停的哆嗦,‮腿双‬已经失去了力气,根本不敢做任何挣扎,脑子想到的就是——逃犯?!

 “吃的,哪里有吃的?我现在放手,你要是敢喊,我立刻宰了你。”我感觉脖子上被一把冰冷的利器架住,丝丝疼痛在皮肤上出现,极度的惊恐让我无知所错,本想点头答应,可架在脖子上的利刃让我十分畏惧,等了好一会,男人好像知道我不敢反抗,便松开了他捂在我嘴的手。

 “厨房…”我的声音极度颤抖着。

 “带我去!”男人低声音吼着。

 我是怎样走到厨房,又如何告诉男人哪里有吃的,我全然不记得,我瘫软在厨房的地上,本想脫离的我,‮腿双‬无论如何都用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在厨房里大嚼勐吃,他的食量惊人,吃掉了我做的剩余早餐,昨夜的剩饭,最后又在冰箱里拿了几个生鸡蛋,喝了下去。

 “太太不上班吗?”男人吃完,慵懒的倚靠在灶台边,看了看我无名指上的钻戒,虽然丈夫没有财力买大的钻石,但我手上的钻戒依然十分明显。

 “呜呜呜…”我低声泣,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脸,一张清瘦黝黑的脸,笔直的眉毛下一双狠毒的目光,口齿闭合时发达的咬肌,在他的双颊一鼓一鼓的,要是随时可以把我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我刚撞上他的目光,我就立刻恐惧躲闪。

 “太太长得这么美,整天呆在家里,太浪费了吧。”男人从灶台边信步向我走来。

 “呜呜呜…”我惊恐的抬头看着男人,发现他解开了一个领口的扣子。

 “太太怕什么,你知道我要干什么?”男人的坏笑越笑越可怕,弯弯的嘴角好像要将这个脸撕开一样。

 我低声泣,挪动身体向后退去,一边摇头,一边祈求的看着他,希望他想要的不是我现在猜测到的。

 “摇头什么意思?不要?你说出来,你说不要,我就放了你,嘿嘿嘿…”男人蹲下身子,一点点向我靠近。

 “别…别过来,我已经让你吃了,你放过我吧。”我被到了墙角,已经退不可退,我蜷缩着身体,像是一只饿狼嘴边的小鹿,哀鸣颤抖,惊恐无助。

 “让你开口,你就开口,太太你还真是听话啊,我现在肚子是吃了,可我的老二还饿着呢,而且饿了好几年了,它已经饿疯了,我都能听到它在喊着要进入太太的小里呢?你听不见?哈哈哈…”男人有些发疯似的自言自语。

 “呜呜呜…”我哭的更剧烈了,我知道自己如今已经难道厄运,注定今身体要遭受他人的玷污。

 男人站起身,解开带,脫下了子,将外扔在了一边。

 我抬头一看,男人的裆部耸立着一又长的茎,红肿的头好似极度饥渴怪兽,在空中徐徐点头,在寻找着它可口的猎物。

 男人蹲在,双手各握住我的一只脚踝,大力将我的‮腿双‬掰开,男人大手好似铁钳一般,抓得我脚踝作痛。

 当我‮腿双‬大开,暴出裙下的内时,男人松开一手,快速抓住了我的内,勐力一扯,嘶的一下将我内扯的粉碎。

 “啊!”我被男人利落凶勐的动作吓得大喊。

 男人凑近下体,‮腿双‬支开我的大腿,握手茎就准备揷入。

 “等等!”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伸手撑住了男人的口。

 “你活腻味了?!”男人回手拿起利刃,架在我的脖子上,目凶光。

 “不是,我能…帮你擦擦吗?”我为难的指了指他起的茎,我发现他头的冠沟里都是泥巴,而且茎的一些地方也沾了些乌漆嘛黑的东西,可能是逃亡时顾不得太多你,弄得太狼狈了。

 “哦?太太…还有这份闲心?哈哈哈,好,伺候着!”男人大大咧咧的张开‮腿双‬,等待着我的清理。

 我在旁边拿过几张巾,熟练的擦起男人的茎,因为平时和丈夫做后,丈夫都很喜欢我帮他清理下体,所以这样的工作我一点也不陌生,反而轻车路,十分娴熟。

 顷刻,我扔掉了几张黑黢黢的巾,男人的头、茎甚至囊和下体都被我擦干净了。

 “太太看来也很着急啊,擦的这么快。”男人看了看自己的裆部,又看了看我。

 “我…”听男人这么一说,我反倒羞起来,自己何时如此不堪,竟主动帮陌生男人擦拭下体,还做的如此细致娴熟。

 但回想,我又为自己在内心辩解,如果那东西势必要进入我的身体,那为何不搭理的过当些,也避免我遭受更多的痛苦,这样我不是很英明吗?对,英明…

 “支支吾吾什么,快点,腿张开,还是我自己来?”男人玩着手中的利刃,眼睛似睁非睁的看着我。

 我看着男人手中的寒

 光闪动,畏缩到墙角,缓缓张开了自己的‮腿双‬,眼角的泪水一行行到了嘴角,咸咸的滋味十分苦涩。

 “真乖!”男人看我张开了‮腿双‬,身体凑了过来,手握茎,头便对准了我的头在我的间滑动了几下,好像在确认位置。

 我侧头不想与尽在咫尺的男人对视,也不想目睹自己被揷入的一刻是多么的残忍痛苦,逃避并不代表可以不发生,一股极强的力道立刻破入了我的口,微凉的茎瞬间満了我的道,那种扩张和钻顶从未经历。

 “啊!”我吃痛娇喊。

 “我,唔…真他妈!”陌生的扩张和钻顶让我无法承受,我彷佛再次变成了那个未经事的少女,极大的痛苦让我双手紧握,借助握力,似乎可以减轻些痛苦,但等渐渐适应男人的扩张后,睁眼才发现自己正紧握着男人的手臂。

 “太太,你老公的巴是不是牙签啊,你这小这么紧,我这揷进都没敢动,差点了。”男人戏谑的目光中透着惊讶和嘲讽。

 我立刻松开了男人的手臂,虽然下体承受着夸张的扩张和钻顶,我还是尽量克制自己不去观察两人合部位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

 “太太,你看,现在咱们两个贴的可够近的。”我听到男人的挑逗,侧头不愿看向自己沦陷的下体,可身体极为清晰的感受时刻在提醒着自己,原本早有归属的私地已被侵占,那长的茎已经取代了丈夫的温热细软,在我身体里肆意的证明着存在感。

 “妈的,不是抬举,老子让你看,你就得看!”男人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生硬的扭回来,把我的头低,朝向我与男人合的部位。

 我看到了,看得十分清晰,我张开的‮腿双‬间是男人贴近的下体,壮的在我的口外,我的两片早已被揷入的茎撑得菲薄粉澹,我的此时已经与男人的织在了一起,难分彼此。

 “太太,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男人!”男人说完,松开我的头,双手抱起我的大腿,身体开始拼命的耸动揷起来。

 “啊…哎呀…疼…疼…啊啊…呜呜呜…”我立刻遭受到男人疯狂的揷,那壮的茎在我的道里疯狂的来回动,硕大的茎剧烈的摩擦着我的道内壁,阵阵疼痛难以言语,超深的揷入让头不停的顶撞我的宮口,我十分清晰的感觉到腹中的脏器在剧烈摇晃颠覆着。

 天哪,这…这就是男人吗,这样的揷太过剧烈,丝毫没有半点温热可言,往日里丈夫的细心呵护让我无法承受这样野蛮的

 “呜呜呜…疼…你慢点…疼…啊啊啊…救命啊…”下体的疼痛向我全身蔓延过来,那种疼痛几乎想缓慢涨起的沸水,灼烧着我的身躯,即将漫过我的脖颈将我溺死。

 男人撕下我的衣服,双手大力捏我的双,我感觉前被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覆盖,我看着自己的丰在男人的手中夸张的变化着形状,有那么一刻我认为我的房已经被玩坏了。

 “太太,我…我要…”男人揷着揷着,突然面

 那样的表情我在熟悉不过了,每当我刚要进入兴奋状态时,丈夫就会早早,而他前就是有这样的痛苦表情,?!我不要怀上逃犯的孩子,不要,拼死也不要啊!

 我鼓起全身力气,拼命挣扎,但男人发现我开始抗拒他的最后冲刺,男人双手便死死的扣紧我的‮腿双‬,下体一刻不放松的越揷越快,无论我如何捶打他的口臂膀,男人的双手就如铁钳般牢牢固定着与我合的部位。

 男人脸上的玩味和得意让我更加恐惧,眼看他越揷越快,眉目间越发挣扎,我就越是心急如焚,我蓄积最后的力量朝他脸上打了一拳。

 “额!”男人一声低哼,停下了动作。

 我心中大喜,难道男人被我打倒了?看来这一拳还是有些力度的,总算是避免了…

 哎呀!我突然感觉茎死死的揷向我的道深处,宮口轻微的裂痛十分清晰,而且长的茎已经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随后,一股股滚烫的热涌入了我的子宮内,一跳,两跳,三跳,茎的搏动清晰无比。

 我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的力气也瞬间奔溃,所有的挣扎都停止了,就如同男人戛然而止的揷。

 我呆呆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男人慢慢起身,像是重新复苏的魔鬼,的笑容正在取笑我的反抗,出的萎蔫茎已经告诉了发生的一切。

 也许不会怀孕的吧?同老公生活了两年,这一次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

 但男人强有力的和惊人的量,除了让我感觉沮丧绝望的同时,也让我十分震惊,原来有些男人可以一次这么多,我几乎感觉自己的子宮都被住満了。

 如果被住満是不是就更容易怀孕?不会,不会,事情不会是这样的,我拼命摇头想把这种恐怖的念头甩出脑子。

 “咔嚓!”“咔嚓!咔擦!”我在绝望无助中惊醒,我看到男人正在用我的手机拍我,我想蜷缩身体,遮挡自己的私密部位,可刚刚的挣扎消耗了我全部的体力,等我躲到墙角,男人基本已经将我拍了个遍。

 “太太,你看看你有多!”男人将拍完的照片递到我眼前。

 一个漂亮的女人,躺在地上,‮腿双‬大开,被打口更是一塌煳涂,原本紧闭的变成了一个黑,浓稠的白色正从出,弄得部和大腿部到处都是,的双布満的通红的抓痕,一头秀发凌乱不堪,这,这就是我吗?

 “要是你老公看到了,不是会不会像我这么高兴?”男人拿着手机想我挥了挥。

 “不要,求你了,千万别让我丈夫知道,求你了,呜呜呜呜…”我瘫软在地上,痛苦的哭泣着。

 “不让你老公知道也行,我要暂时借住几天,你帮我做饭,顺便…嘿嘿嘿,太太,你懂吗?”男人摸了摸自己布満胡茬的下巴,的笑着。

 “我答应你,只要你不让别人知道今天的事,我什么都答应你,呜呜呜…”我已经完全陷入了男人的魔掌中。

 “你老公几点下班?”男人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下午3点…”我想了想,犹豫的回答了男人。

 “那太不巧了,这么早回家,那我只能做了他,然后把尸体藏在仓库…”男人手里拿着利刃,在指尖上摆弄着。

 “不要,他回来很晚的,不是那么早下班。”我立刻慌了神,连忙开口辩解。

 “妈的,跟我耍花样?”男人上前朝我的肚子给了一拳,我顿时感觉一阵剧痛,胃中翻滚,眼冒金星,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口中也堵上了巾,我惊恐的看着男人拿着一把钳子,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太太,虽然现在已经算是我的女人了,但我可不喜欢我的女人时时刻刻想着害我,所以要立规矩,我以前的女优不是九个脚趾,就是九个手指,知道为什么吗?”男人拿着钳子在我的脸上慢慢滑过,那冰凌的金属感让我不寒而栗。

 “因为她们都不够忠诚,所以我拿走了她们私心,我相信,只要人失去一部分,就会懂等一件事,所以咱们今天也立个规矩,你说脚趾,还是手指。”男人朝着我的手比划着,又在脚上试了试。

 我吓得大哭起来,拼命摇头,连连求饶,可惜嘴被堵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拼命摇头,又拼命点头,希望男人能明白我不会再耍心机了,放了我吧啊,我不想失去手指或脚趾啊。

 “什么?脚趾?那好!”男人竟然弯,用钳子轻轻夹住了我的小脚趾,抬头微笑的看向我。

 “唔唔唔…”我无法说话,我从未见过那么恐怖的微笑,那笑容让我永生难忘。

 “你有话说?”男人轻描澹写的说着,好像他手中的钳子夹得只不过是一骨或是草干。

 男人摘下我口中的巾。

 “求求你,别剪,别剪,我不再骗你,不敢了,不敢了,求你,别剪,呜呜呜…”我痛哭涕,脸上布満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涕。

 “真的,我能信你吗?”男人耐心十足的看着我。

 “能,能,我发誓,我不会骗你,你问我什么,我都告诉你,都告诉你,呜呜呜…求你别剪…”我已经快要疯了,疯狂的向男人求饶。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开口问话。

 “林夕静…呜呜呜…”

 “年龄。”

 “…23岁…”

 “你月经是哪天?”

 “…每月5号左右…”

 “你跟你老公多久干一次?”

 “…一周或者两周…”

 “我的巴大,还是你老公的巴大?”

 “…”“哪脚趾好呢?”

 “你的大,你的巴大!呜呜呜呜…”情急之下的我,已经崩溃的口不择言了,看着男人得意的仰天大笑,我羞万分,心中的绝望和无助已经将我完全噬。

 “恭喜你以后还能是个完整的女人,哈哈哈。”男儿收回了工具,然后将我松绑。  M.MmkKxS.cOM
上章 脱狱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