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4岁寡妇的口述 下章
第五章 健壮的男人
 晚上我有一次做梦了,梦到刘刚搂着我,慢慢的脫了我的衣服,开始抚摸我的部,当我出了很多水后,才慢慢的拿出他大的茎,慢慢的在我的道外第一次摩擦,摩擦的我心花怒放的时候,才慢慢的一点点的揷入,并且亲吻着我,用温柔的语言问我的感受,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有一种暴涨的感觉,那种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

 我们做了很长时间,刘刚用了好多动作,让我一次次的达到了

 在他疯狂的揷中,我感觉到自己已经了,他也问我可以不可以到里面,我刚想说不要,可他已经了,我能感觉到一股股的源源不断的进入我的体内,那样温暖,冲刷的我的道不停的动。

 刘刚揷在里面好久,忽然我感觉到有些急,推开他才发觉这只是一个梦,我的内已经完全透了,梦的感觉太真实了,让我甚至觉得刚才是真实发生的,他的卧室内也有一个洗手间,走进洗手间,感觉部还有那种快,可快刚才消失的太快了,还有点意犹未尽。

 我这时候看到旁边的脏衣篮中竟然有两个他换下来还没有清洗的内

 我拿起来,瞬间一股男人雄的味道占据了我的嗅觉,一边闻着刘刚的内,一边用手在自己的道外面摩擦,我不敢将手指揷进去,怕弄坏了自己的‮女处‬膜。

 但自己的手还无法満足我,我将另外一个内拿在手中,在自己的道外围摩擦,脑袋中幻想着刘刚的茎在我的道外围摩擦,很快,一阵阵快袭来,我甚至觉得自己又了,大量的水从道中出来,将内

 一股羞愧的思想涌上心头,我将内从新放回脏衣篮,将那个背我的水打的放在了下面,真怕他回来洗内的时候发现,有一种小偷的心理,我打开房门,看到楼上还没有动静,估计刘峰还没有睡醒,我悄悄的走出了刘峰的家。

 回到了诊所,我看看周围,还没有人来,应该大家不知道我昨天没有回家,虽然昨天我和刘峰没有发生什么,可是一个女孩在一个男孩家里过夜,是好说不好听的。

 简单收拾了尾声,今天由于大家知道舂雨阿姨可能不会这么早回来,所以早上8点了还是没有人上门,我坐在处置室中看着窗外。

 这时候一辆轿车开到了门诊旁,轿车的牌子我不认识,之间舂雨阿姨从副驾驶座位走下来,然后又回去,只见一个男人的手拉了一下她的手,两个人似乎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虽然车牌子我不认识,可这个地方车并不是很多,那个车正是刘刚的车,车我还是认识的,正如我所想,舂雨阿姨和刘刚似乎有些暧昧的关系。

 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前几天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的还有的避孕套,怪不得味道这么熟悉。

 那时候还以为是舂雨阿姨侄女的,可他的侄女已经离开一个月了,避孕到即使封口了一会干的,而那里面的还没有干,一定是刘刚和舂雨阿姨在楼上做留下的。

 那个味道和我在刘刚的家中闻到的味道一样,怪不得第一次见到刘刚,我就绝对他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原来是那天我闻到了他的味道的缘故。

 忽然一种莫名的嫉妒涌上心头,舂雨阿姨已经很老了,不过应该是和刘刚差不多年级,我这么年轻,为什么他喜欢这样的老女人而不喜欢我,可想想自己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舂雨阿姨才是他那个年代的人,而自己在他的心中还是一个小女孩,甚至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小两岁。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莫名的生这样的嫉妒。

 舂雨阿姨今天心情不错,脸上带着笑容,我甚至感觉到他的脸色都是那样红润。

 而且他心情很好,还给我带了从城市里面买的糕点给我吃,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说快乐的生活会让女人换发清纯,他们昨天一定做了,而且可能不是一次。

 不过以他们的年龄推断,最多也就两次,毕竟刘刚的也40多岁了,中年了,功能应该已经退化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长得帅的,而且身材非常匀称,虽然不是特别高大,但却很壮实,配上警服,特别精神。

 男人走进来看到舂雨阿姨就打招呼:“阿姨,我已经好多天没来了,是不是想我了。”

 “谁想你,你少来点才好呢,你一来指定是受伤了,阿姨可不想让你受伤,阿姨宁肯一年都不见你一次。”舂雨阿姨说笑着拉着年轻人坐到作为上。

 “海滨,这次是哪里受伤了。”那个叫海滨的警察将子聊了起来,在大腿处有一个伤口,已经进行了简答的包扎。

 但是伤口有些靠上,尽管到了最上面,还是不能完全漏出来伤口。

 “到处置室去,阿姨给你看看”

 那个警察随着舂雨阿姨来到处置室,男人突然发现了我,愣愣的问“阿姨,这是谁啊?”

 “哦,她是我新请的助手,技术可好了,一会让她帮你处置,保证你不产生任何痛苦。”

 “别了,阿姨,还是您把,我这位置还需要脫掉子,有些不方便。”警察说道。

 “这么大了还这么害羞,多大点事情啊,你是警察,劫匪都不怕,还怕一个女孩子。”快过去,脫下来,也不是脫光了,怕什么。

 警察没办法只好坐到了处置室的上,扭捏的脫下了子,并没有躺下,而是坐在那里,出了大腿山的伤口。

 这时候外面又进来了人,招呼舂雨大夫,舂雨阿姨走出去,这里面就剩下了我和那个年轻警察。

 我拿着消毒的东西走过去,将他自己包扎的弄开,看到里面已经有轻微的感染了。

 “以后别自己弄了,每天过来换药。”我说道,然后拿起镊子,夹着消毒棉给他杀毒。

 他的伤口有点深,里面可能还有没有清干净的东西,我只好很低的低下头去慢慢的清理,这时候我的脑袋离着他的裆已经很近了,甚至已经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

 在消毒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奥他的茎好像起了,鼓鼓的満了内,开外形里面似乎好大的一堆,一股男人荷尔蒙的味道涌涌而出,一下子冲的我有些眩晕。

 以前没有感觉,现在才发觉男人那里的味道真的是不同,刘峰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味道很淡。

 而刘刚的味道很浓重,那种味道自己闻起来甜甜的,很愿意闻,这个男人的味道虽然也有点冲,和刘刚的稍微不同,可味道也不难闻,有种很喜欢的冲动。

 忽然感觉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了,这么喜欢闻男人那里的味道,难道自己怀舂了。

 虽然男孩很痛,可还是忍着,一般在疼痛的时候那人的茎一般不会硬,可这个男人确实越疼越硬,已经明显看出轮廓了,而且撑得很高,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很急促,我没有看他,怕让他看出自己的尴尬。

 处理完成后我快速达额转身说道“好了,你可以穿上了,明天记得来换药,你一会问问舂雨阿姨用不用给吃药。”

 男警察谢过我后转身走了出去,我发觉他出去的时候要办不在直,应该是下面起的厉害,怕被人看出来,所以估计有些哈

 现在每天觉得很充实,也很快的度过了,很快就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

 我如约的来到了刘峰的家中,这次刘峰似乎很期待的坐在二楼的餐厅等着我一起吃饭,看到我来了他显得特别高兴。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他说道。

 “为什么不来,我已经收了你父亲的钱,要是不来岂不是要退钱,这笔钱赶上我一个月工资了,我可不是大款。”我打雀的说道。

 “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的,只要你嫁给我后你就可以直接当老板娘了,不用在辛苦了。”他说道。

 “以后别这么说了,你再说我可真的就不来了。”我装作生气,他连忙道歉,说不在说了,说以后就把我当姐姐。

 我说“我长得有那么老吗,你比我还大两岁呢。”

 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连忙道歉,说:“以后就把握当自己的妹妹。”

 今天刘峰的胃口也很好,我们两个几乎将桌子上的饭菜都吃光了。

 刘峰的伤情已经好了很多,基本已经都结痂了,等结痂掉落后就会好的,他的茎依然是起的。

 在涂抹药膏的时候我甚至特意的闻了一下,他的身上的味道真的很淡,没有那种那人的味道,看着他起的状态,是不是男人茎不够大,荷尔蒙分泌的也就不够,所以雄的味道也不够大呢。

 我在想,也许哪天有时间在查一下资料。

 可是他父亲似乎最近不可能去市里了,而且我也不可能如哪天一样有那样的理由留在这里。

 离开刘峰家,刘峰其实想留我多聊天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刘峰似乎真的没有感觉,如果是她的父亲刘刚,我可能跟愿意留下来聊天。

 走在街上,看到远处有个夜市,真的好久没有逛过市场了,自己正好想买点内衣,所以走过去,来到一个卖内衣的店铺在挑选内衣。

 这时候我感觉到有两个男人似乎也走进了店中,店里人多的,我也没有注意,可忽然感觉自己的股后面好像有人在摩擦。

 一回头看到了其中的一个男人在我的后面坐着猥亵的动作,我这时候不敢惹事情,只好自己又到另外一面去挑选,但两个男人还是尾随过来了,看来只有逃离了。

 我走出内衣店朝诊所走去,两个男人在后面尾随着,我加快了脚步,可随着朝诊所这面的靠近,人越来越少,两个人看到人少了,加快了脚步来到了我的面前,拦住了我。

 “妹子,以前没见过呀,人长得够漂亮的,个朋友如何。”

 “你们走开,我不想和你们朋友,我男朋友就在前面,你们不走他来了没你们好果子吃。”我故意说自己有男朋友是想吓唬住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朝前面看了看,但是前面更本没有人,于是两个人胆子大了,凑到我身边开始摸摸索索。

 我提高声音,希望能吸引附近的人过来解救我,可这边相对偏僻一些,根本没有人,正在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洪亮的男人的声音喊道“住手,你们两个都他妈给我滚。”

 两个人一看前方走来了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但是两个人仗着人多,警告那个男人别管闲事。

 “我管又怎么了。”

 “管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管闲事的代价。”说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朝那个人袭击过去。

 那个人也没有动,等这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的拳头快到的时候一个反擒拿将那个人的手腕抓住,一带,将这个人带倒,接着飞起一腿踹到了后面袭击自己的人。

 踹到这个人后男人似乎身上有伤,一个踉跄。

 那两个人看男人似乎有伤,直接有扑过来,可男人还是有些手段,一拳打在个袭击过来的人的身上,将其打到,后面的人看到这个男人如此厉害,扶起那个背打到的男人狼狈的逃跑了。

 男人显然是有腿伤,没有追。

 这时候我走过去正要感谢,一看结果是今天来处理伤情的那个警察,虽然穿着便衣,但他的样貌我还是记得的。

 “原来是你,谢谢你。”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你这么晚怎么自己独自一个人,这边现在治安不是特别好,自己一定要注意。”

 “哦,我到刘峰家去出诊了,刚才逛了一会夜市才回来晚的,谢谢你。”

 “刘峰啊,那小子怎么了。”

 “你认识刘峰?”

 “我们是一起光腚长大的娃娃,是好哥们,我还纳闷的,怎么最近喝酒找他他不出来,说有事情,原来是病了,什么病啊。”

 我一看就知道刘峰这病明显是不想让外人知道,包括最好的哥们,而且我这样给她光着身子上药,还包括茎和囊,虽然对于医生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毕竟是隐私的部位,一个女孩子摸着男孩子那里总是不好,我也不能说。

 “没什么大事情,就是重度感冒,传染强,医生不让他喝酒,最近在打头孢,喝酒危险,容易中毒,可能因为这个没出去。”

 “哦,原来是这样啊,等着小子好了我在去看他,我送你回去吧。”男孩子说道。

 “谢谢。”男孩子明显腿上复发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你是不是刚才把伤口撕裂了,一会到诊所我帮你从新包扎一下吧。”在路上我知道了这个年轻的警察叫顾海滨,和刘峰一样大,刚当上警察一年。

 到了诊所,海滨不像第一次那样扭捏了,脫了子,伤口的纱布已经让鲜血染红了。

 我将伤口上的纱布拿掉,然后从新清理了伤口,并且用酒将旁边出汗多地方也进行了擦拭。

 经过刚才的打斗,海滨身上出了一些汗,汗味加重了他那股男人的荷尔蒙的味道,让我有些痴,好像彻底贴到他的茎上闻闻那股味道啊。

 我故意放慢了包扎的速度,尽量的靠近他的茎,他的茎因为我的靠近而异常坚硬的起,我甚至已经能感觉到来自于头的温度,那头离我的口腔不到10公分的距离,可这10公分似乎是永远的距离,是很难逾越的距离。

 处理好伤口后,海滨让我揷好门,然后他迈着蹒跚的步伐一步一步的朝家的方向走了,晚上我竟然又做了梦。

 一个男人在我的身上揷我抬头,看到是刘刚,可再一抬头,竟然是海滨,他的茎也是那样的大,而且硬度似乎更强,揷的速度更快,一阵阵的高让我不自主的大声呻昑起来,那种快,直到我自己觉得喊破了嗓子。  M.MmkKxS.cOM
上章 24岁寡妇的口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