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4岁寡妇的口述 下章
第三章 诊所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了,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将诊所彻底打扫干净后,我将自己的铺也彻底清扫了一下。

 将被褥晾晒,单从新清洗,在打扫头的时候,发现了在下面竟然还有干货,一个用过的避孕套,由于口被打结着,里面的还没有干,黄璜的。

 虽然以前在实习的时候也接触过男人的,可这是第一次这样的观看到陌生男人的,心中还是难免有些尴尬。

 我快速的用手纸将避孕套包好,在其他的垃圾中扔到了街边的垃圾桶中,回来的时候心中还是兔兔的,就怕被别人看到。

 毕竟我还是一个黄花闺女。

 想这个避孕套一定是阿姨的侄女和男朋友在做的时候遗留的,也应该是快有一个月了,或者是这中间他们又回来过,想想就有些脸红。

 诊所旁边就有一个早餐店,我买了两个包子一块钱,现在还没有开工资,所以我手中还有不到100元钱,我要省着点用,能有住的地方已经让我省去了很大的开支了。

 舂雨阿姨还没有来,已经有老顾客上门了,昨天舂雨阿姨已经将他们要注的‮物药‬开出来了,我只需要给他们打上就可以,忙乎了大概半个小时,几个患者都安排好了,我也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了。

 “姑娘,昨天看你忙,还没问你,你多大了。”一个50多岁的大娘问我。

 “我今年20岁,大娘。”

 “哦,真是好年级,大娘20岁的时候都嫁人了,成了两个孩子的娘了。要是我儿子没结婚啊,大娘就让他娶你,你这姑娘不但长得好看,还温柔,谁娶了你绝对没错的。”

 我红着脸没有应答。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大爷说话了。

 “三他娘,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啊,就你家三那样子,还能配的上人家这姑娘,我看就是咱们村里也没几个能配上的,估计大刘他儿子还差不多,小伙子长得也不错,可惜就是文化有点低,我看你有给功夫让大刘来看看。”

 “你们可别心了,人家姑娘大学毕业,现在在大学中哪有几个没男朋友的,这丫头的男朋友一定是主城区的,你不信问问。”

 这时候三个人的目光一下子朝我注视过来,羞的我已下载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我没有男朋友。”我小声的说完后羞红脸跑出了诊所,到外面去看舂雨阿姨怎么还没有来。

 留下里面的笑声和几个人不停的议论声。

 上午依然是很忙碌,中午的时候舂雨阿姨在旁边的饭店定了饭菜,我和舂雨阿姨简单的额吃了一口后就继续忙了,在空闲的时候,舂雨阿姨这里有一些医疗方面的书,我就拿起来在一旁静静的看,那些人在和舂雨阿姨聊天的时候时不时的朝我这边看,舂雨阿姨也投来赞许的目光。

 下午的时候诊所里面的人忽然多了起来,显得有些吵,好多都不是来看病的,而是来和舂雨阿姨聊天的,不过这些聊天的人似乎总在看我,惹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舂雨阿姨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意思,最后和他们说我年级还小,不想在这地方找对象,让这些老头老太太门死了心,别再打我的注意了,这些老头老太太这才慢慢的褪去。

 晚上5点舂雨阿姨照理走了,当时还有两个人的点滴没有注完,舂雨阿姨让我打完后就关门吧,外面的天有些阴沉,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当最后一个患者走了以后,我拉上了铁闸门,现在又是我的世界了,我似乎已经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每天很充实,也许现在留在城里的人还在每天不停的倒班在倒时差,而且城里的人很多都是很侥幸的,很难伺候,也许他们现在正在苦恼该如何和患者相处,而我现在却可以舒舒服服的休息了,真的是太惬意了。

 中午的时候还有馒头和一些菜,我热一下就可以解决晚上的饮食了。

 当我打扫完楼下卫生正要上楼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我警觉的问“谁啊!舂雨阿姨下班了,明天再来吧!”

 “是我,大刘,你是骆红吧,快开门,我已经给舂雨打电话了,她让我先进来处置一下,她一会马上就到。”

 门旁边还有一个窗户,透过窗户,我看到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背着一个年轻人,两个人都很健壮孔武有力。

 高高大大的,看到这个人应该是和舂雨阿姨很熟悉,我于是打开了铁闸门。

 那个人走进来后,将背上的年轻人放到处置室的上,看到那个年轻人长得白,虽然个子不矮,但是确实有些瘦弱,比那个背他来的人要瘦弱一些,年轻人在痛苦的呻昑着。

 “怎么了?”我问道。

 “烫伤了,刚才不小心被火锅烫伤了,你看看该怎么弄,舂雨说你会弄。”

 我的确学过烫伤的急救,看到中年人焦急的样子,我让他帮我一下,先把伤着的子脫掉。

 年轻人的火锅都泼到了大腿附近,必须要脫下子才能看烫伤什么样子。

 男孩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一直催着男人说等舂雨阿姨来了再说吧,对于烫伤来说,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当时就应该将子脫掉,所以我冷着脸说道“在医生面前没有男女,并且你这样下去等凉了接都接不下去了,子就沾到你的皮肤上了,到时候动手术植皮更疼,还会留下疤痕。”

 听了我的话男孩有些犹豫了,于是不再坚持,在他父亲和我的共同努力下将外脫了下来。

 我看到男孩的大腿两侧已经红肿了,而且大腿部似乎也被烫伤了,生殖器不知道烫伤没有。

 “还得脫”我命令到。

 但是男孩看到自己唯一的内要在一个小姑娘面前被拖下去,脸更红了,拉着头不想拖。

 “你不脫要万一烫到你的生殖器,以后就娶不了媳妇了,严重了都没儿子了。”这话是我在城里的医院听一个老大夫吓唬一个烫伤患者的,别说真管用,男孩听后拉着头的手松开了。

 中年男人更着急,现在都是一个孩子,要是生殖器被烫伤了,那以后他还怎么抱孙子。

 所以男人一下子将男孩的头脫了下去。

 只见男孩下体的由于皮肤的白皙显得更加浓密,生殖器软踏踏的躺在树丛中,由于没有起,度和长度都不是很大,不过应该起的后也不会特别大。

 因为在我们学习的时候老师讲过,男人的生殖器虽然有很大的收缩空间,不过还是有一个大概的起系数的,不可能软的时候很小很细,起的时候就变得特别巨大。

 男孩的囊和茎都有点发红,但是不严重,但在上面内部很红肿,应该是有汁渗入到里面烫伤了。

 “需要备皮,否则内部很容易感染,她的茎和囊烫伤不严重,应该对于以后的功能没有多大影响”听到我这么说,中年男人悬着的心才放下。

 “怎么备皮啊,你说吧,需要我帮忙的我帮你。”中年男人说道。

 “也不用什么,你就是别让他动就行。”说完我走到旁边的处置柜中拿出备皮的工具,然后带上手套。

 拿起男孩的生殖器,开始认真的备皮,等一切基本结束的时候,舂雨阿姨才匆忙的从外面跑进来。

 “刘峰怎么样了,没什么大事情吧。”

 “骆红说没什么,不会影响以后的功能。”中年大叔说道。

 “那就好,我看看怎么样了”说完舂雨阿姨来到我旁边,看到我熟练的动作和完美的备皮,不住的称赞道。

 “骆红真是个好孩子,这手法真的太专业了,城里人民医院的护士也就这水平了,你儿子能得到她的处理,也是你们的福气,好了,骆红,你就按照你的方法处理吧,我也不伸手了。”

 人生最难得的就是信任,看到舂雨阿姨对我如此信任,更增加了我的热忱,处理完后开始慢慢的涂抹烫伤膏。

 这时候舂雨阿姨由于来的太匆忙了,现在稳下来才发觉自己腿脚都有些不好用了,刘大叔扶着她坐到了外间。

 “咋这么不小心呢,这要是真在严重点,你可咋对得起刘峰他娘啊。”

 “是啊,这孩子就是楞,我让他小心点,结果脚下一滑就这样了,多亏是废锅子,否则命子就要完了。”

 两个人在外间屋聊着,我在里面处理这,现在男孩似乎不是很疼了,看到我在手握着他的生殖器,男孩显然特别不好意思,脸红红的,侧在一旁,正冲着外面,让坐在外面的舂雨阿姨和刘大叔看到了。

 “看看,还不好意思呢?人家小姑娘都没不好意思,他倒不好意思了,这要是真烫伤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娶媳妇。”舂雨阿姨说道。

 “这是不是要在家休养啊。”刘大叔问道。

 “是啊,尤其他这个部位,更需要休养,回家后就不要穿衣服了,就这么晾着,好在现在天也不冷,这样好的快,等结痂了就行了,还有就是每天必须涂抹一次烫伤膏。”

 “那没问题,我就可以给她涂抹”刘大叔说道。

 “你可不行,你这愣愣的,不注意卫生在感染了更糟糕了,这样吧,你破点财,我每天下班后让骆红去你那给刘峰涂抹,正好骆红自己在家做饭也费劲,到时候你给骆红弄一口吃的,还有我不收你诊费,但骆红每天去你每天给人家20元钱,她刚出校门,我还没给她开工资呢,也不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钱花了。”

 “骆红啊,你有没有钱了,没有阿姨就先预支你一些工资。”舂雨阿姨在外面喊道。

 “还有,不用了,应该能到开支。”我说道,其实钱真的不多了,但是该来两天,我真的不好意思张嘴。

 “这好说,饭菜咱那有的是,管吃一辈子都没问题。

 还什么每天20元啊,明天到我那我直接先给拿一千,小姑娘不容易,只要我儿子的命子能保住,多少我都愿意。”

 “还一辈子,你想让人家给你当儿媳妇啊,你愿意,还不知道人家骆红愿意不愿意呢。”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弄得处置室中的我和刘峰都特别尴尬。

 处置完成后,舂雨阿姨找了一个大褂直接让刘峰穿上,刘峰艰难的站起来,行走还是可以的。

 两个人谢过我们之后就要回走,舂雨阿姨看到没什么事情了,让我好好休息,也和他们一起回去了。

 只留下我,晚上躺在上,想着刚才触摸男孩生殖器的感觉,我只是看过几次其他的护士操作,但是自己真的从来没有碰过男人的生殖器,这个男人刘峰是我摸得个男人的生殖器。

 手感还有意思,不知道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只是在教学影片中看到过男人起的生殖器和揷入女人道的画面,以及如何,当时还特别害羞的低下头不敢看,可没想到今天第一次摸到男人的生殖器的感觉还好玩,如果能一直把玩在手中也许会很舒服。

 我竟然慢慢的进入了梦乡,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好多男人的生殖器在我的面前,我在不停的挑选,选择自己喜欢的,而且竟然将那个自己喜欢的轻轻的含到了自己的口中。

 我知道那叫口,在教学影片中也有关于口角的额教学,好多人说恶心,可我却没有那种感觉,反而觉得那东西含在口中如同吃香蕉一样,应该是很好玩很好吃的。  M.mmKkxS.com
上章 24岁寡妇的口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