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4岁寡妇的口述 下章
第一章 自述
 我叫骆红,小时候的我就很命苦,生活在农村。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去山上采石被砸死了。

 我的母亲忍受不了农村孤苦的生活,留下我跑了,我只能和年迈的爷爷,一起生活。

 后来爷爷和在我8岁的时候也都去世了,就剩下我自己孤苦的生活,村里人东家接济我一下,西家给我一段饭吃,终于我中学毕业后考上了城里的学校。

 成了村里面个考出去的学生。

 在离开农村的那一刻,我看了看身后破败的村落和奚落的人群,我决定我一辈子也不在回来了,我要在城市里面打拼,营造属于一个自己的家,成为一个城里的人,让我的子女能够在城里生活,成为城里人。

 到了学校,我特别刻苦,有了村里和乡里的贫困照顾以及在学校期间的刻苦努力,虽然同学们都看不起我,因为穷我没办法和他们一起出去逛街,买好吃的,但是我依然很用功的努力读书,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让自己以后有个好的归宿。

 我念的是护士学校,也就是所说的卫校,在我们寝室有6个人,大姐叫朱巍,是个东北女人,个子很高,说话嗓门很大,満脸的麻子长在一张大饼子脸上,和我们站在一起给人一种宿舍大妈的感觉,她说自己的年龄只比我们大一岁,可其他宿舍的人总以为我们宿舍哪个家长在这蹭位呢。

 大姐人很仗义,也是唯一一个对我比较好的人,她知道我的家庭情况,所以一直对于我还是很照顾的,在别的姐妹欺负我的时候,总是能帮我一下,她成了我的精神依靠。

 老二是本地的一个女生,长得很妖娆,据说在初中的时候就和好多男孩子上过了,而且还打过胎,在学校的时候也是有很多男生围绕在她所有。

 不过她似乎对于这些小男生不是很感兴趣的,听说挂上了一个中年人,那个中年人在外面给她租了一个房子。

 她不是经常回学校宿舍住的,和我们基本也不怎么说话,她特别爱美,对金钱有疯狂的崇拜,所以特别看不上我这种穷孩子,总是用鄙视的眼光看我,整个三年,几乎没和我说过一句话,对了,忘记说老二的名字了,她叫周媚,人如其名。

 老三也是本地的,据说她老爹是个卫生局的什么领导,所以在来学校的时候都是通过关系来的,老三叫艾苏婷。

 领导家的孩子都是有一些本身自带的高傲的派头的,对于我们这些没门子和路子的人是不是很愿意搭理的,她也一直张罗要换宿舍,可是由于学校的宿舍比较紧张,不过她老子还是很有路子,在开学半年后还是给她换到了两人寝室的研究生宿舍去了,那边基本都是医学专业的,她是唯一一个护理专业的。

 老四也是本地人,性格非常开朗,她的父母是当地一所医院的医生,她父母原本想让她继承他们的衣钵的,可惜老四天生好玩,学习不好,所以只能上个卫校,不过老四说她父母已经给她找好人了,等她毕业后就可以直接去他父母所在医院的药房工作,而不用当相对劳累而且比较脏的护士工作。

 老四有个很奇怪的姓,姓栾,叫栾雨。

 老五完全是个假小子,她的体格和大姐差不多,而且每天总是梳着短头发,如果不仔细看就会以为是个男孩子,刚来宿舍的时候大妈说什么不让她进,说这是女生宿舍,老五那火爆脾气,马上和大妈争吵起来,我们宿舍的刘大妈也不是善茬,就是不让进,后来老五说要不我给你脫了子你看看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事情僵到这里,宿舍大妈也只好找来了导员证实老五是女孩后才让她进去,从这件事后老五就成了整个楼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了,只有她敢每天晚回来而不被宿舍大妈骂。

 老五也有个特别男的名字叫刘健。

 老六就是我了,我在这个宿舍几乎没有存在感,每天大家在噼噼啪啪的梳洗打扮或者打牌的时候,我总是自己一个人静悄悄的在那里看书。

 大姐好多次告诉我,学的差不多就行了,到时候分配的时候还是靠人,和学习没多大关系,可我却一直坚信,只要我努力,就不会白费的。

 也许老天对我还算眷顾,虽然没有幸福的家庭,但是我的容貌还是很好的,皮肤很白很细腻,从来没有用过高档的化妆品,但我依然那么白皙,惹得他们不住的赞叹。

 虽然我不是那种特别漂亮,可清晰的面庞加上惹人爱的娃娃脸,让学校中的一些男生从一年级就开始追求我,可我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都被我拒绝了。

 两年半的学习,加上半年的实习,我终于毕业了。

 看着大家都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单位,我的心很焦急。

 老大是要回到东北去的,他的父母已经安排好了,她回去直接进入医科大学医院,老二来学习就是家里的意思,她根本不喜欢这个,学习这个据说是包养她的男人的意思,可以随时照顾男人,所以老二毕业后直接做了标准的二

 老三也没有进医院,而是直接进了医药局,成了那里的一名科员。

 老四的父母已经和医院的领导打好招呼了,老四毕业就直接到省医院的药房去工作,虽然学的专业不对,可谁让人家有关系呢,老四后半年选修了药剂学专业,可还是和我们一起住在一起。

 老五的性格打开始似乎就不是一个当护士的性格,在实习的时候都差点和病人干起来,不过老五的爹是开私人诊所的,还比较大,据说已经开了第二家分店,老五毕业后直接到分店去帮老爹管理了。

 老五走的时候还告诉我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到她们那里,她罩着我。

 可老五家毕竟还是一个县城,我是无论无核不愿意在回到县城的,所以我拒绝了老五。

 我们实习科室的主任在毕业前曾经给我暗示,让我晚上去一趟他的办公室,说如果可以就让我留在医院。

 虽然我对男女的事情不是很懂,但是通过医院的其他护士,我也知道他让我去的目的,陪他睡一觉,让他了估计他就能让我留下。

 在实习的时候他听到我的室友说我没有处过男朋友,还是‮女处‬,所以他平时似乎对我很照顾,听有的护士说这个人对于‮女处‬有特殊的喜好,医院最近几年留下的护士都是被他过的,而且这个主任似乎把医院当成了家,很少回家,他想了,很随意的就让某个护士去他的办公室或者在医院内的寝室。

 我也曾经考虑过为了留在这个城市,委屈一下自己,让谁不是,学校的很多女生在学校的时候就让同学给了,而且是在很低廉的几十元的小旅馆中,而我被他最起码还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在我打算推开他办公室门的时候我放弃了,虽然我穷,可是我不,我有自己的人生信条,我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我的老公,留在新婚之夜。

 当我跑出医院的时候我哭了,抱着一颗小树哭的很伤心,我学习这么优秀,每样都是全校,但为什么,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我容身的地方,这个世界还有公平吗?老实人就这么受欺负吗?

 怀揣着毕业证我迷茫了,离开了学校,住宿成了最大的问题,外面的旅馆或者租房子太贵了,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收入的人来说那都是天文数字。

 在苦苦哀求了宿舍刘大妈后,刘大妈同意我住到学校开学,以为还有一些不回家的人在宿舍住宿,所以宿舍没有关,可等到新学期开学后我就将搬离这里了,所以我必须在这个暑假找到工作,找到住宿的地方。

 拿着毕业证,简历以及证书我跑了市里的大大小小的医院,可根本没有人搭理我。

 一次次的碰壁让我绝望的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敲响主人的房门,不就是躺倒上,让他在自己的身上运动十多分钟吗?我是学医的,虽然还没和男人发生过关系,也没触摸过真正的男人的生殖器,但是这些爱方面的知识还是了解的。

 听那些护士说主任上功夫不咋地,肚子大的男人基本巴都小,主任的巴也小,而且据说很小,就想10多岁的男孩,揷到里面都没有那么痛的感觉,让他了和自己拿手指弄差不多,我也从来没有用手指弄过,有些时候自己的下面也会很庠,也想用手指揷进去,可每次都忍住了,最多就是在上面摸一会,我要把自己的‮女处‬摸留给自己的老公,那也许是我最宝贵也是最值钱的东西了。

 坐在公车上,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我真的觉得自己似乎太天真的,可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乌七八糟,不是我在书上看到的那样。

 前面的两个年轻人似乎也是找工作的,好像他们也没有找到,他们在聊明天去新城那边,那边最新成立了开发区,听说很多企业都搬迁过去了,而且那边有一片很大的回迁区,人也不少,随着城市的发展,相信那边一会会很有发展钱途的,他们决定明天去那里砰砰机会。

 他们的话启发了我,我为什么不去那里砰砰机会呢,也许那里对于我这个行业和需要,或者是在不行自己随便先找个工作,包吃住就行,马上学校开学了,大妈已经催了好多次了,大妈人很好,我不愿意给她添麻烦,想到了这些,我决定明天去新城那边看看机会。  M.MmKkxS.com
上章 24岁寡妇的口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