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奴隶女警 下章
第七章、奇妙的感觉
 自从嫣翎屈辱的接受了尾巴之后,孙锴便开始了调教的过程。在这个几坪大小的调教室里,孙锴用他的大具跟皮鞭彻底的征服了嫣翎。

 孙锴利用一次又一次的凌与羞辱,挖掘出潜藏于孙嫣翎心底深处的变态慾望,让嫣翎不自觉的掉入被待的地狱里。

 对嫣翎而言,在这里她已不是处处受人尊重的警官跟吸引男人目光的美女,她只是孙锴的奴隶,一个没有自我意识跟自尊的‮狗母‬奴隶。更让嫣翎害怕的是,她居然慢慢习惯成为孙锴的奴隶,甚至渴望成为被待的奴隶。

 这样的转变不让嫣翎开始相信自己正如孙锴所说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被待狂跟暴狂,当初果决的抵抗孙锴的信心也在不断的在被待的过程中消失殆尽。深藏于内心的变态慾望正一步步的侵蚀她的道德堤防,摧毁她的理智,让她由内心承认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奴隶。

 终于七天过去了,孙锴知道是该放嫣翎回去的时候。

 孙锴了解到自己的初步调教已经成功了,现在的嫣翎已经对他服服贴贴,完全把孙锴当作主人而自己是个奴隶。

 走在往调教室的走廊上,看着两旁自己的成就,孙锴満意的评估自己的调教成果:“能把这么漂亮的女警训练成我的奴隶,嘿嘿!真是愈来愈佩服我的手段跟眼光了!哈!”

 孙锴一边走一边想,很快的就到了调教室。他一推开门,就看到嫣翎跪在地上,身上仍然只有一件皮内遮住户,房四周也用绳索捆绑着,脖子上带着狗环,恭敬的对孙锴说:“的‮狗母‬奴隶向主人请安!”这句话是孙锴强迫嫣翎说的,但是现在嫣翎已经很自然的说出这样的话,并不会感到羞

 “果然这几天的洗脑非常成功。”

 孙锴不但强迫嫣翎早上要说出自己是下的‮狗母‬奴隶,连晚上都强迫她说:“我是孙锴主人的‮狗母‬奴隶。”

 这样的话,嫣翎开始很反抗,但是现在已经不觉得难为晴,就好像是很平常的话。

 “好的‮狗母‬奴隶,今天是你离开调教室的日子,你也该回去上班了。孙大警官!”听到孙锴的话,嫣翎心中为之震惊。

 “是啊!七天已经过了。”她回想起这七天来的过程,想到自己不但被孙锴,还成为他的‮狗母‬奴隶,心中不百味杂陈。

 “我要怎么面对我的同事跟长官呢?难道我真的要做孙锴的奴隶!”而孙锴有成竹看着嫣翎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中早已经盘算着以后的计划“不用再想了,你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孙锴在心里想着。

 …

 嫣翎坐在孙锴的敞篷跑车里,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车子,嫣翎想到该怎么面对警局的同事跟长官。

 现在的她上半身穿着几乎半边房的黑色薄纱低礼服,里面当然没有罩,只要一沾水,那粉红色的头便若隐若现,下半身则是穿着超短的黑色你裙,裙子的下摆只能勉强遮住黑色森林,自然孙锴也要求她不穿内,再搭配上黑色的丝袜与高跟鞋以及如舞女般的浓妆,任何男人看到嫣翎都会忍不住亢奋起来。

 “哈!下的奴隶,这样暴的装扮才能満足你的变态慾望吧!”孙锴一边开车一边抚摸着嫣翎的房,孙锴的手从房开始,有节奏的慢慢挑逗着嫣翎,口中还不停说着的话来刺着嫣翎。

 原本嫣翎极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产生感,但是已经被孙锴挖掘出的慾却不自主的让自己慢慢产生感“啊!啊!…嗯!…”在孙锴的挑逗下,嫣翎不自主的发出哼声。

 在调教室里,孙锴已经彻底的击垮她的道德防卫,让她全身都成为感带,只要男人的手指触碰到她的身体,就会不自主的发软,产生慾念。

 “啊!好舒服啊!主人再快一点!…嗯!…”嫣翎在孙锴的手指刺下,已经渐渐要达到高户的水也渐渐到大腿

 孙锴把揷入在嫣翎户的手指拔出来:“好的奴隶,看看你分泌出的水吧!才不过几分钟而已,就出这么多的水,你还想否认你是个变态的被待狂和暴狂的事实吗?!”

 原本期待高的嫣翎,突然间身体感到空虚,她看着孙锴的手指上面沾満了她的水,身体的慾念却还不能获得解放,户的水还在汨汨的

 “啊!不要欺负我了,主人快让我解放吧!”慾火焚身的嫣翎撒娇般的对孙锴要求。

 但是孙锴却在此时一言不发,只是专心的开车,如此反常的举动让嫣翎感到纳闷,心中原本高涨的慾念也瞬息消弭了大半。

 终于孙锴的车子到达警局的门口,当嫣翎正准备开门下车的时候,孙锴却叫住了她:“好的奴隶,刚刚为了行车的安全,所以没有给你我的大具,现在来对它打个招呼吧!”说完就把他的巨大具掏出来。

 “在…在这里?!”嫣翎疑惑的询问着孙锴:“就在警局的门口,现在又是上班上课的时间,万一被人看到或是被同事看到,这…”“哼!你以为你能反抗我的命令吗?不要忘了,在调教室里亲口发誓要忠心的作我的奴隶的人是你喔,现在敢反抗我,我看你很想成为全国男人都知道的a片女主角。”孙锴不留情的打断嫣翎的话。

 “更何况,其实你的潜意识里不也希望表现你的模样,在这里最多人看到,不正符合你暴狂的本吗?!哈!”其实当孙锴说要在这里口的时候,嫣翎就已经产生莫名的兴奋。

 幻想着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作出如此的行为,嫣翎的户就不自觉的搔庠起来,慾火也被点燃了,又看到孙锴的巨,这七天来被训练凌的身体自然的产生感。

 所以一听到孙锴的威胁,再加上本身的慾望,嫣翎便走向孙锴,蹲下来就要为孙锴口

 “慢着!”孙锴却阻止了她:“你不能蹲下来,要把你的大给他们看,这才符合你的暴狂本嘛!”孙锴指着街上的行人对嫣翎说。

 “啊!不要这样折磨我吧!好…好羞喔!”嫣翎哀怨的对孙锴说,但是还是听从孙锴的话,其实她心中也分不出到底自己是被强迫或是自愿的。嫣翎把你裙的裙摆往上出自己的修长大腿与白皙的部。

 “嗯!这样不是很好吗!看看你的模样,真让人精神亢奋!我的已经忍不住了!快来吧!”孙锴催促着嫣翎。

 嫣翎扭着24的柳,用非常挑逗的姿势走向孙锴,她看着孙锴坚,脑海里闪过这七天来的调教画面,一幕幕都让嫣翎意

 “就是这巨大的,害我受到无情的凌。”嫣翎虽然心里如此想着,但是她的身体已经变成被待狂跟暴狂的身体,再也离不开孙锴的巨大了。

 她慢慢的把头低下靠近孙锴的前双峰立刻展现在路人面前,那粉红色的头早已因为孙锴的爱抚跟暴的羞感刺下而立,户更水到双股之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增添了几分靡的气氛。

 她伸出了丁香小舌,缓慢而有节奏的着孙锴的头,慢慢的将孙锴的往口中伸入,另一方面,嫣翎感觉到户也搔庠难当,手指头不自觉的抚摸着部,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孙锴也闭上眼尽情的享受嫣翎的服务。

 嫣翎忘我的着孙锴的,一只手握住孙锴的,让它在嘴巴里一进一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头则在部不停的抚摸,配合着口的节奏,抚摸着自己的。此时嫣翎已经忘记自己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脑海里只想着让自己能够达到高

 终于嫣翎完成了对孙锴的服务,自己也达到了高,残留在双股间的水,彷佛提醒着嫣翎,自己是个变态的事实。嫣翎拉下你裙的裙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让她又成为受人注目的美女。

 “哈!好的奴隶,刚刚是不是又达到高了啊!看看你的模样,真是个的身体啊!”孙锴看到嫣翎拉下你裙,非常不悦的说:“谁叫你把裙子拉下的?我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没给你呢!”

 嫣翎听到孙锴这样说,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是…是什么?”嫣翎带着恐惧的语调询问着孙锴,她的直觉告诉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孙锴颇有深意看着嫣翎,从车子的前座拿出了一支有电动装置的假具,形状非常特别,除了原本又又大的假具外,又多了一只比较短的具,而这两只假具却是附着在一件皮制内上,上面有一个像小型发报机一般的接收器。

 “哈!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吗?”孙锴故意询问嫣翎。

 其实经过七天来的调教,嫣翎几乎闭着眼睛就会想起假具揷入自己户的情境,而且只要想起这样的情境,户就不自觉的水。所以当她看见这支又又大的具,就知道是要揷在自己的户里来折磨自己。

 “不…不知道!”虽然如此,但是羞心与道德感还是让嫣翎说不出它的用途。

 “怎么会不知道呢?真是枉费我的教导!”孙锴故意以老师教学生的口吻责备嫣翎:“它每天带给你酥麻的快,让你达到高,代替我让你的的花,你居然不知道它的用途,现在我要惩罚你,拉起你的裙子!”嫣翎哀怨的看着孙锴,但是却不敢反抗他,顺从的拉起你裙的裙摆。

 “要…做什么!?”嫣翎询问着孙锴。

 “哈!你今天上班,裙子里如果不穿内,那可是会被长官责备的,这件就是我为你准备的内啊!现在我要你穿上它去上班,知道吗?!”

 “要在这里穿!?”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暴,但是在大庭广众下,做这样的羞行为还是头一遭,嫣翎不涨红了脸,但是从大腿部分泌出的汁,却证明了其实她内心深处期待着如此大胆的行为。于是她慢慢的拉起裙摆,出那浓密的黑森林,忍受着路上行人的异样眼光。

 “真不愧是警局第一女,连户的形状都这么,真让人忍不住想干一次。”

 其实孙锴这些话是故意在大街上讲给嫣翎听的,目的是要测试她是否已经完全沉溺在暴的快里。结果让孙锴很満意,因为光听到这些话,嫣翎就已经陷入意的状态,口不停的起伏,头也坚了,更别提从出的水了。

 “嗯!现在用你的手指头拨开你的。”

 “是的!主人。”嫣翎用一只手拉住提起的裙摆,用另一只手的中指跟拇指拨开那两片

 孙锴拿起假具,慢慢的往嫣翎的户里推送。

 孙锴故意的以慢动作来挑逗着嫣翎,他先以假具在附近画圈圈,刺着嫣翎,然后再慢慢的揷入她的户里。

 随着他的动作,嫣翎忍不住发出“啊!…啊!”的声。

 终于假具顺利进入她的户。

 “很好!现在转身,然后将股撑开。”

 听到孙锴的命令,嫣翎几乎吓了一跳,虽然几天来的调教,嫣翎的股已经能习惯具的揷入,但毕竟还是个‮女处‬地,是承受不了假具的折磨的。

 但是孙锴严厉的眼神不容许有任何的怀疑,于是她转过身来用双手拨开股的双丘,孙锴在那只较小的假具上抹了润滑膏,好帮助它揷入嫣翎的股里。

 在孙锴完成了动作之后,将皮制内的扣环扣上。孙锴満意的看着嫣翎,两支假具同时揷入奴隶的户跟眼,还是他第一次的尝试,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好的‮狗母‬奴隶,感觉怎么样啊?”

 嫣翎早已经因为假具的揷入而产生奇妙的感觉,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好了,你现在可以去上班了。记住!不准脫下你的内,我会来接你下班的。”

 “是的,主人。”嫣翎就往警局大门走去。

 孙锴看着嫣翎的背影,心里正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m.mMKkXs.Com
上章 奴隶女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