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奴隶女警 下章
第六章、调教室凌辱
 一进入“调教室”映入嫣翎眼帘的是一张附加手铐的椅子,另外在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不但有麻绳、蜡烛,甚至还有各种尺寸、样式的假具,让嫣翎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这里就是以后几天里,要把你调教成奴隶的地方。”孙锴看着表情错愕发呆的嫣翎,说出了他的目的。

 嫣翎虽然明白孙锴的想法,但是她却万万没想到,孙锴居然要以这些道具来折磨她,这对从小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嫣翎来说,是个非常恐怖的梦魇,不使嫣翎对将来的日子感到悲观。但是,她知道孙锴并不会对她不利,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是很安全的。

 “先渡过这几天吧,再想法子逃走。”于是她脑海里做出如此的决定。只是她没预料到,自己的本质是个完全的被待狂跟暴狂,一但被像孙锴这种老手发现,是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到最后只有乖乖当奴隶的份。

 就在嫣翎暗中计划要伺机逃走的时候,孙锴已经拿出形状奇特的“刑具”开始要进行调教了。

 嫣翎趴在地上看着孙锴手上像狗尾巴的东西,心里觉得非常奇怪,突然间,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这是作什么的?”

 “嘿!嘿!这是让你作‮狗母‬的道具。”孙锴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刑具,一边详细的介绍着:“看!这细细长长的部分,不正像是狗的尾巴吗?”

 当孙锴在介绍的时候,仍然不忘同时挑逗嫣翎的慾。他的皮鞭游移在嫣翎身体的每寸肌肤上,那皮鞭的前缘还特别作成绒状,如此一来,每当鞭子轻轻拂过,那又酥又庠的感觉,一阵阵刺着嫣翎的神经。慢慢的,嫣翎的慾望被挑起,不自觉从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

 “而下面球状的东西,就是要揷入你的眼里,这样一来,当你在地上爬的时候,股的尾巴就摇呀摇的!不就像只‮狗母‬嘛!哈…”原本嫣翎还陶醉在孙锴的抚慰下,一听到他这么说,満腔慾火顿被浇息一大半,如此羞辱的行为,以前嫣翎根本连想都没想过,现在居然要发生在她身上。

 “这…这太过分了!我绝对办不到。”

 “喔!是吗?”好像早已知道会有这种回答的孙锴,轻描澹写的说着:“可是你想想,这几天来哪一次你不是义正词严的拒绝,到最后却户摇摆股要求我揷入?而且你也承认了是我的奴隶了。不要再挣扎了,乖乖的接受我的调教吧!你是暴狂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嘿…嘿…”这些话像当头喝般冲击着嫣翎。

 “那…那是因为你使用卑鄙下的手段暗算我,我才会屈服。”嫣翎试图替自己的行为作辩解,但是心里却隐隐约约响起不同的声音:“是这样吗?我真的是因为他的暗算才屈服吗?难道不是因为自己的天生被待性格。”这样子的念头使嫣翎觉得恐惧。

 孙锴慢慢的蹲下来,一手拿着“尾巴”一手抚摸着嫣翎。嫣翎感觉到孙锴的企图,不由自主的往旁边闪避“你…你不要再过来了,我…我不要做‮狗母‬!”

 她的声音因为恐惧而显得颤抖。嫣翎努力的想避开孙锴的双手,但是受限于链条跟狗环,根本没有办法逃避孙锴的双手。

 孙锴带着嘲弄的语气不疾不徐的说∶“再逃啊!你再逃啊!看看你能逃到哪里,乖乖的听话吧!哈!哈!”

 嫣翎发现自己一步步走向地狱的深渊,却没有人能救她。孙锴动手把嫣翎身上仅有的遮蔽衣物脫掉,出嫣翎雪白的皮肤跟丰満的部。

 因为嫣翎是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前的双峰随着嫣翎的身体晃动而左右摆动着,圆滑的部此时更完全呈现在孙锴的眼前。

 “多漂亮的圆弧,多完美的曲线啊!充満弹的肌、雪白得近乎无瑕的皮肤,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让人血脉贲张,这么好的股,如果再加上这条“尾巴”表演,一定会获得満堂彩。”

 嫣翎听到孙锴这样讲,心里又凉了半截。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嫣翎拼命的思考着逃生的方法,事实却完全打击着嫣翎的信心。

 孙锴抚摸着嫣翎的股,用手指把润滑膏涂抹在嫣翎的眼里,嫣翎感觉到自己的门有异样的感觉:“你…你抹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不过涂上一种润滑膏,让你上天堂的药吧了,等一下你就会需要尾巴了。哈…”孙锴的话像一把利剑,刺进了嫣翎的心里。慢慢的,她觉得自己的股里开始产生又热又庠的感觉,为了要消除这样的感觉,嫣翎不停的摇动股,摩擦着门的内部,可是这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嫣翎忍不住的发出“嗯…啊…嗯嗯…”的声音。

 “是不是很庠啊?试试用手指吧!”孙锴像催眠一样,在嫣翎耳朵旁说。双手还不停的嫣翎的房,刺着嫣翎。

 在无法获得満足的情况下,嫣翎开始用自己的手指揷入股里。她先用一只手指揷在股里,不停的摩擦想要止住这种感觉,但是却反而变本加厉的越来越热,后来嫣翎就用两只手指,依旧无法改善。此时嫣翎已经全身发热,户也出阵阵水。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不够啊?股里又热又庠的感觉让你很难过吧?”嫣翎无意识的点点头。

 “我有办法解决你的痛苦,不过你要先说你是自愿的。”听到孙锴这样说,嫣翎已经想到孙锴的计划了,虽然嫣翎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可是股里的强烈刺却淹没了理智的声音。

 “不要挣扎、不要再反抗自己的想法了,你现在想让自己舒服,不是吗?”再加上孙锴在一旁劝说,嫣翎的理智溃堤了,再次落入孙锴的圈套里。她不顾羞的说:“啊…给我吧!我好庠啊!”“你要什么啊?”孙锴像猫戏弄老鼠一般,故意装作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我要尾巴,我快受不了。”

 “那你是自愿成为‮狗母‬的喔?”

 “是的,我是自愿的成为‮狗母‬。”

 听到嫣翎的回答,孙锴満意的拿出“尾巴”在上面抹上润滑膏,走到嫣翎摇晃的股旁,用双手把原本密合的双丘撑开,因为摩擦而显得红肿的门,此时随着肌的收缩而动着,他慢慢的把前端球状部分揷入嫣翎的股里。

 “痛啊!”虽然自己的股又热又庠,很难受,但是嫣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因此股的肌显得紧绷,再加上大的球状部分突然进入,让她痛的大叫。

 孙锴一边把尾巴慢慢入嫣翎的股,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身体,让她心情舒缓一下,也趁机挑逗她的情慾:“放轻松点,等一下你就会很舒服了!”

 嫣翎在孙锴的抚摸挑逗下,慢慢忘记股的疼痛,门的肌也放松许多。

 “快了,就快进去了!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随着尾巴的揷入,嫣翎也摇晃部,好让它能够顺利进入,嘴巴也不停发出“嗯…”的声。

 “终于成功了,我孙锴的第一个狗奴隶出现了。哈…”孙锴看着摇晃股的嫣翎,心里自豪的想着。

 终于尾巴完全的进入了嫣翎的股里,那种充实的感觉让嫣翎的慾火稍微平息。

 “怎么样?好的‮狗母‬,舒服多了吧!看看你自己的户吧,出那么多的水,还要否认你是被待狂的事实吗?”

 嫣翎看着自己的下体,从出的水还不停着。

 “啊!我真是一个好的女人,被强迫当‮狗母‬还会兴奋。”嫣翎自暴自弃的想法,反映了她现在的处境。现在的她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的衣物,脖子上戴着狗环,四肢着地,再加上那条尾巴,简直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狗母‬。

 孙锴蹲下来对着摇晃股的嫣翎说∶“再多动一下,这样才会更舒服的!”

 那尾巴的球状部分已经完全的进入了嫣翎的股里,只要嫣翎每动一下,就会在股里滑动,进而摩擦着双丘,刺着嫣翎的神经,挑逗着慾。

 此时嫣翎的慾已经燃烧起来,她忘我的摇动着身体,尾巴也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有节奏的摇晃,嫣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尾巴的揷入跟自愿当狗的羞辱而感起来。

 现在她不但是股搔庠难忍,连户也热起来,两片一开一合的期待着大具的揷入。

 她不自觉的用手抚摸着户,口中忘我的发出声,但是手却无法満足她的慾,反而更加刺着。

 “啊…嗯…我…好庠啊…我好想要…”嫣翎不顾羞的要求着。

 孙锴早就把身上的衣服脫掉,出巨大的具,站在嫣翎的前方,嫣翎双眼充斥慾火注视着孙锴的具,双早已乾燥,她不停用舌尖舐嘴

 “是不是很想要我的大具啊!如果要的话就慢慢爬过来。”孙锴的话像催眠的咒语一样,让嫣翎不自觉的照他说的话做。她慢慢的爬到孙锴的面前,坚头已然说明了现在的她慾燃烧到最顶点,全身充満了慾火。

 “嗯!很乖,现在用你的舌头替我服务一下吧!”嫣翎早已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舐着孙锴的大具,她先从头部份轻轻的吻起,然后慢慢把整个入嘴巴里,让大的茎在口中有节奏的进出。

 “唔…嗯…唔…”的声音刺着孙锴:“表现的很好,看来你常替人这样服务吧!”

 对于孙锴的话,嫣翎完全没有听进去,因为她现在正专心的品尝着大具。

 虽然这是嫣翎第一次的口经验,但是表现出来的技巧完全不像个新手。

 “果然有成为奴隶的天份,跟云奴一模一样。都是个被待狂、暴狂。”孙锴在心里想着。

 他已经勾勒出未来让两人见面之后的计划:“让她们两个白天在公司里让我凌,晚上再到我的舞厅里表演,替我赚钱,哈…”随着大的茎在嫣翎口中进出,孙锴终于达到了高,満足的在嫣翎的嘴里,嫣翎也毫不排斥的下。

 虽然孙锴才刚刚,但是马上又再雄赳赳的起。而嫣翎早已忍不住了,红肿的和充斥着水的户,已经让她的慾念完全的散发出来。她不断的摇摆揷着尾巴的股,表达着她的慾望。

 “快一点嘛…嗯…”嫣翎不停的挑逗着孙锴。

 “做的不错,值得好好嘉勉!背对着我,下的‮狗母‬!我要给你最喜欢的大巴!”

 嫣翎高兴的转过身,高高的把起。孙锴看准了目标,用力的揷入。

 “啊…嗯…好舒服啊…”嫣翎马上发出満足的声音,身体也随着孙锴

 的揷而前后摇晃。孙锴更在揷的同时,握住尾巴摩擦着嫣翎的股,让她感受到来自门跟户的双重刺

 “嗯…啊…我…我受不了…我…我要丢了…”终于在孙锴的卖力揷再加上尾巴的刺,嫣翎达到了高

 高后的嫣翎无力的趴在地上,孙锴穿上衣服后,把狗链重新扣在狗环上,再拿出一个手铐跟脚链把嫣翎绑住。

 “你…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不过让你做‮狗母‬吧了。”

 因为手铐跟脚链中间有一,刚好撑住嫣翎的身体,让她无法站立,必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或是半蹲着。

 “你…你太过份了!”嫣翎羞愤的几乎哭出来,但这只是孙锴的第一步计划而已,在往后的日子里会更多的残酷手段等着她!  m.MMkKXs.COM
上章 奴隶女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