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奴隶女警 下章
第五章、地狱的开端
 当孙嫣翎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房间里,她观察了一下,门已经上了锁,房里并没有像囚犯人用的手铐,反而好像普通房间一般有家俱,甚至还有电视萤幕。这让嫣翎非常讷闷,身上也换上洋装。

 “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嫣翎开始思索。慢慢的,她想起自己在道场上跟孙锴比赛,但是因为孙锴在道服上做了手脚,自己被抹上舂药,慾火焚身,不但没有击败他,还被孙锴了。

 想到这里嫣翎不脸颊泛起红,那巨大的具和巧妙的技术,让她达到一次又一次的高。要知道嫣翎乃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处‬,这样烈又美妙的还是第一次,那部又分泌出阵阵的花

 “啊!我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的是好的女人吗?”不把手伸进裙子里,抚摸着自己的户,用手指刺核,想要抓住一点高的余温。

 突然间,房间的门打开了,孙锴走了进来,看见嫣翎正在手

 “果然不出我所料!”孙锴对着嫣翎笑说:“大警官,这样子是达不到高的,让我的大具来帮你吧!哈!”

 听到孙锴的笑声,嫣翎才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的模样被孙锴看见了,心里不又羞又气。

 “你…你想怎么样?”嫣翎心虚的问道,现在的她已经不像刚来时的咄咄人,因为她知道自己身处险境,必须要忍耐。

 “喔!我没有想怎么样,只不过…”

 “只不过怎样?”

 “嘿嘿!”孙锴的口气转趋严厉:“只不过要把你调教成我的奴隶吧了!”

 “什么?要我作奴隶?办不到。”高高在上的嫣翎听到孙锴的变态要求,义正词严的拒绝了。

 “你以为有你拒绝的余地吗?”孙锴一步步走向嫣翎。

 “你…你不要过来!”

 在道场里的污,已经让孙嫣翎有些不敢面对孙锴,所以面对孙锴的步步近,嫣翎显得有些胆怯。

 “不,我不能坐以待毙。”孙嫣翎脑中出现了放手一博的想法,于是她决定向孙锴展开攻击。

 孙锴看见孙嫣翎摆出攻击的架势,颇为不屑:“你以为你打赢我就能逃掉吗?”孙嫣翎并不理会孙锴的冷嘲热讽,只是在悄悄寻找空隙。突然间,她挥出了一拳,命中了孙锴。

 “得手了!”她乘胜追击,继续对孙锴展开进攻,但是刚破了处的她下身渐渐有些难受了,动作也慢慢迟缓。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乖乖的让我调教吧!”孙锴开始展开反击。

 原本就快不行的嫣翎,现在面对孙锴的进攻,更显得捉襟见肘。

 突然,孙锴一脚踢中了嫣翎的腹部,嫣翎痛的蹲在地上。

 “怎么样,还要反抗吗?”孙锴以胜利者的姿态接近嫣翎:“告诉你,虽然你的功夫不错,但是在我的眼中,你再能打也是不堪一击。哈…”嫣翎勉强站起来注视着孙锴,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是打不过眼前的敌人。

 “孙锴,你知不知道把我囚在这里是犯法的?如果你再不放我走,过不了多久,警局里的同事就会发现我失踪了,到时候你就逃不了了。”嫣翎企图以绑架的严重来威胁孙锴。

 “是吗?如果得到当事人同意就不算绑架了吧!”

 “你是什么意思?”嫣翎完全不明白孙锴的意思。

 只见孙锴拿起大哥大给嫣翎:“现在我要你打电话回警局,说你正在南部休息,需要请假一个礼拜。”

 嫣翎半信半疑的拿着电话,心里一直在揣摩孙锴的想法。

 “喔!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你在道场里的模样,已经被制作成精致的录影带,如果你敢不照我的意思说,这些录象带明天就会出现在世界各大电视台上,想想看美丽能干的国际刑警总督大人,居然是摇动股追求男人女人,那是多令人兴奋啊!”这些话像一的针刺进了嫣翎的心里“你…你骗人!”嫣翎还试图为自己辩解,但是当她看见电视萤幕里出现了男女的场面,而影片中的女主角正是她自己时,她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他的陷阱里。

 她颤抖的拿起电话,拨着警局的号码,耳朵里听到的是一阵阵声,是非常満足的声音。

 孙锴在旁边看着她打完电话,关掉电视:“这样才乖嘛!好好在这里接受调教吧。”

 “不可能,虽然我被关在这里,但是我决不屈服的。”嫣翎斩钉截铁的反驳孙锴。

 孙锴摆出攻击的架势,一步步的靠近嫣翎;嫣翎一步步往后退,一直退到墙壁。

 “怎么样?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乖乖听话吧!”

 “不,我绝不…啊…”孙锴无情的拳头落在嫣翎的身上,破了‮女处‬身还未曾恢复体力的嫣翎招架不住,嫣翎虽然很想忍耐,但是身体的疼痛已经瓦解了反抗的战意。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我愿…愿意接受调教当奴隶。”从来没有屈服于任何人的嫣翎,终于屈服在孙锴的拳头下,答应做奴隶。但是嫣翎心里反而有种刺的新感觉,彷佛在期待着什么。

 “现在我们来继续刚刚的动作吧!的奴隶,来,表演手给我欣赏欣赏吧。”

 “这…这我作不到,好丢脸。”

 “真的吗?那你刚刚的行为又做何解释呢?不要再装纯洁了,其实你很喜欢有人看你的表演吧!”

 听到孙锴的话,嫣翎的脸慢慢泛起红晕,心里也有异样的感觉。

 “快一点!不然我的拳头可不等人的!”

 原本还犹豫不决的嫣翎,想到孙锴的拳头就屈服了。

 “我已经逃不了!只有听从吩咐了。”这样自暴自弃的想法,漫延在嫣翎的脑海里。于是她扭动股,双手也隔着衣服抚摸着自己的房,也许是紧张让嫣翎的动作显得僵硬。

 “看来需要一点声音来陪衬一下。”孙锴拿起摇控器,再打开电视,马上就出现嫣翎的模样,孙锴还特别把音量转大,整个房间里马上充斥着嫣翎的声。

 当嫣翎听到自己的声时,脑海里浮现出在道场的烈镜头,身体受到这样的刺慢慢发热起来,出了水,头也坚了。嫣翎沉醉在当时的情境下,动作也畅许多,口中不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把洋装脫掉吧!”

 听到孙锴的命令,嫣翎一边摇晃着股,一边用双手拉下拉链脫下了洋装。

 脫掉洋装后的嫣翎,只穿着一件‮丝蕾‬边的丝质内部的地方早已因为水的分泌而若隐若现,茂密的几乎清晰可见。

 没有了衣服的隔绝,嫣翎更加没有阻碍,她忘情的扭,摆出各种疗人的姿势,两手抚慰着房,用手指轻触因兴奋而立的粉红色头,快的电充満全身。

 嫣翎慢慢的将手顺着房、腹部抚摸下来,到达自己的部,她先隔着内用手指轻轻的画圈圈,刺核,然后把内脫掉,出茂密的森林和充斥着分泌物的道口。

 这时候的嫣翎已然完全赤,没有任何遮蔽的衣物了。

 “果然是人间尤物!把她训练成奴隶一定很过瘾。”孙锴这样想。

 嫣翎不停的用手指刺核,另一只手也房跟头,口中更急促的发出“啊…啊…”的声音。

 当然这样精彩的画面,孙锴是绝不会放过的,他早已准备好摄影机完整的拍下整个过程。

 终于嫣翎达到了高,満身大汗的站立着,双手的手指还沾満着自己分泌的水。

 “表现的很好,不愧是我的奴隶,现在你到上坐下,我要好好的观察、观察。”

 嫣翎顺从的坐到上,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愿,不但是因为孙锴的拳头,或许自己早已有成为奴隶的感觉吧。

 “把大腿张开。”

 “是…”嫣翎慢慢的打开大腿,出自己的部。

 “还不够,你要用双手把大腿撑开到最大的角度。”孙锴严厉的命令着。

 嫣翎看到孙锴的脸,再想起他的拳头,就完全不敢反抗。她咬着牙,用手慢慢地抬起大腿,撑开到近乎成一直线,而为了要保持平衡,嫣翎必须要直着上身,更让自己的户显得突出。

 孙锴蹲下来仔细的看着嫣翎的红肿部,道口因为张开大腿而扩张,水还汨汨的出。孙锴用手指抚摸着嫣翎的户,刺核,甚至把手指揷入

 户进行揷的动作。受到挑逗的嫣翎不自的又感到慾火焚身,她的舌尖着嘴,发出的叫声,眼中充満慾火。

 孙锴看见嫣翎的表情,知道自己的抚慰、挑逗已产生效果“你是不是想要男人的啊?好的奴隶!”孙锴一边抚摸着嫣翎,一边用话挑逗她。

 孙锴不停的用手指核,嫣翎也陶醉在孙锴的抚慰下,口中发出呻昑声:“啊…嗯…好舒服,啊…”孙锴看到嫣翎如此満足的表情,便故意放慢手指的动作,让嫣翎心庠不已。

 “啊…再快点,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嫣翎不顾羞的要求孙锴,现在的她并不是因为舂药的刺,而是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要求着。

 “如果你要我快一点,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好…我什么都听…嗯…”“首先你先将双手撑起身体,双脚打开,把自己的户暴出来。”嫣翎顺从的撑起身体,户还分泌出阵阵的水。

 “然后用自己的食指跟中指撑开两片,说:“我是下的奴隶,请主人尽情享用我的身体吧!”否则我就不让你満足。”

 当嫣翎听到孙锴的无理要求时,理智上告诉自己不可以,但是户对揷入的渴望以及孙锴一直以手指挑逗着核的效果,让她的理智完全崩溃。她用手将拨开,口中还说:“我…我是下…下的奴隶,请主人尽情享用我的身体吧!”

 “那你承认自己是我的奴隶了?”

 “是…是的,我是主人的奴隶,快快凌我吧!”因为无法获得満足的嫣翎,被孙锴一步步引导说出自己是奴隶的话,这正是孙锴调教的第一步。

 “很好,现在你把股对着我,我马上就给你最爱的!”嫣翎把身体翻过来,将股对着孙锴,嘴巴还发出引的呻昑声。孙锴掏出早已一柱擎天的,奋力一揷。

 “嗯…啊…嗯…”嫣翎随即发出満足的哼声,部还配合着孙锴前后律动着,完全像只发情的‮狗母‬,一点也不像是精明能干的女警。

 孙锴尽情的揷,嫣翎也不停的达到了高。终于孙锴満足的,而嫣翎早已因为如此烈的,瘫软在上。

 孙锴拿出准备好的狗环套在嫣翎的脖子上,嫣翎还来不及反对,就被套上。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了,明天开始,我会正式调教你。哈…”孙锴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只留下在房间里对未来茫然若失的孙嫣翎。

 第二天早晨,孙锴手中拿着一条皮鞭跟一个袋子走进嫣翎的房间,对着嫣翎说:“的奴隶,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调教你!先把这件衣服换上。”说完,就拿出一件“衣服”说是衣服,实际上是只能够遮住重要部位的皮革,在房的四周也有皮革围绕。

 当嫣翎换上这件衣服时,自己突然觉得好像真的是奴隶,虽然自己口口声声说:“不会当奴隶”可是却又毫不反抗的换上辱的衣服让孙锴凌辱。这样矛盾的情况,让嫣翎陷入惑。

 嫣翎顺从的换好衣服,也穿上孙锴为她准备的黑色高跟鞋后,孙锴就拿出一条链子扣在狗环上,挥舞皮鞭说:“好了,我们来散步吧!”随即用力扯动链子让嫣翎跌倒。

 “很好,下的‮狗母‬,现在开始爬吧!”

 嫣翎坐在地上犹豫不决,但是看到孙锴手上的鞭子,再想到孙锴的拳头,她就心寒了。于是她把双手放到地上,抬起部开始一步步的爬。

 “啪!”一声,孙锴的鞭子打在嫣翎的身上,痛得嫣翎说不出话。

 “快一点!”

 嫣翎不得不加快爬行的速度,那部也因此左右扭动。

 “现在我们到调教室吧!”孙锴拉着嫣翎往外走。

 房间外是一条长廊,孙锴就像熘狗一般让嫣翎在前面爬,而嫣翎虽然在孙锴的威胁下不得不爬,但是却慢慢习惯像狗一般在地上爬的行为,心里也出现异样的感觉。

 走着走着,突然间嫣翎发现在走廊的两旁有好几张放大的相片,就在她的通道旁。

 嫣翎好奇的看着相片,却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原来这些相片都是孙锴调教的画面,每张照片的女主角都不同。有赤着被捆绑起来鞭打的内容,也有帮孙锴口的画面。

 而且每个女主角都在照片旁边签名,承认自己是孙锴的奴隶。依照女人的直觉,嫣翎知道这些女人的表情都是満足的,这些画面也刺着嫣翎,出阵阵水。

 “难道,我也会变成这样?!”嫣翎第一次有当奴隶的感觉。

 孙锴也发现到嫣翎的动作,他笑着说:“哈!哈!这些都是我的奴隶,她们都是心甘情愿接受我的调教,你也很快就是其中一个了。”

 终于快走到长廊的尽头,嫣翎也因为在地上爬行以及那些照片的刺而香汗淋漓、气吁吁,户分泌的水早已跟汗水溷合在一起,散发靡的味道。

 但是她觉得很奇怪的是,这最后一张照片的女主角并没有出真面目,照片旁也没有署名。

 “奇怪,这个人好像我认识?”嫣翎看着照片里张开‮腿双‬手的人,心里充満疑问。  M.MmkKxS.cOM
上章 奴隶女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