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奴隶女警 下章
第三章、奴隶的烙印
 洛云在会议室里接受孙锴的揷,完全表现出自己的一面,不断的发出声。终于洛云満足的获得高,而孙锴在以后,把他的大巴摆在洛云的嘴巴前:“你是女奴隶,要负责把我的清理乾净。”

 孙锴命令洛云用嘴巴清洁他的,洛云丝毫没有反抗的意见,顺从的把含进嘴里,很仔细的着。一边还一边说:“我最喜欢主人的了,希望主人每天都要揷我的户。”

 洛云已经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凤凰天女了,在经过如此调教和羞辱后,她无法再忘记自己是个被待狂和暴狂的事实。孙锴也准备要她在习惯暴后,再爱上绳索的捆绑。

 于是在洛云清洁完之后,孙锴就走进会议室里的小房间,从房间里拿出一条麻绳,走到洛云面前,命令她站起来,洛云并不清楚孙锴要做什么,但仍顺从的站起来。

 “嘿!嘿!你一定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告诉你,这条绳索是用来捆绑你的好户的,哈…”听到孙锴这样说,洛云脸色变得好复杂,一方面想尝试这样的感觉,另一方面又害怕自己再陷入捆绑的地狱。

 孙锴并没有给她太多的考虑时间,拿着绳索要求她张开‮腿双‬。

 “不,我不要!”洛云极力想反对,她心里想着:“变成暴狂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再爱上绳索的捆绑,那我一辈子就离不开他了。”

 虽然洛云口中说不要,但是她却无法违背孙锴的命令,因为身体和心理都已被训练成奴隶,不能反抗孙锴的命令。她慢慢的张开‮腿双‬,出还沾着水的户,那两片还一开一合的,好像在催促着什么。

 “你看,你的户不正在祈求绳索的捆绑吗?”孙锴为了要洛云期待绳索的捆绑,还说一些让洛云兴奋的话,洛云受到了刺,又开始燃烧慾了。

 孙锴首先用绳索在洛云的部捆紧,之后再慢慢移到下面,渐渐靠近充満水的户。

 “等到这个绳子紧紧的让你的咬住以后,你就会爱上它的,哈哈哈…”孙锴一边绑着绳索,一边还说着挑逗的话。

 洛云慢慢地感觉到绳索已经被咬住了“啊…”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声。最后孙锴把绳子打个结,而且这个结的位置就在户的位置,紧紧的靠着那两片

 “好了!终于完成了,走两步试试。”

 洛云就这样赤着身体绑着股绳,那绳子紧紧的陷入门里,每走一步就会感到蒂受到摩擦,而且绳结的位置更刺户的感,那汨汨不断的水又从户里了出来。洛云无法忽视自己穿上股绳后所产生的快,孙锴也明了这一点,所以他才能把这个女律师训练成自己的女奴。

 “现在只剩下让她在大家面前表演脫衣舞后,就算是完成调教,可以剃光她的在上面烙印了。”孙锴満意的计划以后的步骤。

 在这一整天洛云就穿着超短的你裙,里面还用绳索紧紧地捆绑住自己的户,每走一步当‮腿双‬彼此磨擦的时候,那绳结就一次又一次的刺核,让洛云获得从来没有的快

 一直到下班为止,洛云就在大家的视和绳索的磨擦下一次次的高。她已经没有抵抗的意愿了,完全把身体的暴和成为奴隶的事实当做是自己的意见。

 “看吧!大家尽管看吧!…”这样的声音不断在洛云的脑海中响起,她甚至还故意张开大腿吸引大家的目光。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孙锴把洛云叫进办公室,指着桌上的纸袋说:“好的女奴隶,这袋子里都是你的精彩表演,拿回去好好欣赏自己的表演吧!

 让你忘不了自己的表情,别高兴,这里只是拷贝的一部分,哈…”洛云双手颤抖的拿起纸袋,之所以双手会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想到能够欣赏自己的表演而兴奋。

 “是,那我先走了。”洛云离开孙锴的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东西回家。

 从此以后,洛云就开始属于奴隶的日子,首先为了方便孙锴的调教,她搬离原来的公寓,搬到孙锴的别墅。而且为避免好朋友嫣翎的怀疑,还特别说自己因为找到新工作,必须要搬到别的地方,还给了她电话以防她疑心。

 自从洛云搬到孙锴的别墅之后,孙锴更肆无忌惮的进行他的调教。

 不但强迫洛云穿着绳索丁字上班,还要她每天在众目睽睽下帮公司里的高级主管口甚至于表演脫衣舞,孙锴的目的在于要完全消除洛云的羞心,要她在不断的高下认清自己是个被待狂和暴狂的事实。

 而洛云的表现并没有让他失望,虽然一开始女人的矜持和道德的束缚使她有些顾忌,可是本身的变态血打败了外在的羞心。

 在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教和孙锴对她的洗脑后,洛云已经把这样的行为当成是正常的。

 洛云不再拒绝任何变态的要求,除了维持原本你裙里面穿着绳索丁字和丝质衬衫不穿内衣的装扮外,孙锴还要求她不管在那里,只要他开口都要服从。

 为了测验她的忠诚度,孙锴特别带她到人来人往的火车站,进入男厕所。

 “好的女奴隶,你一天没有尝到大具,就不会快乐。现在给你机会,在这里你可以自由的品尝男人的具了。”

 当孙锴看到洛云的表情并没有为难的答应时,他知道所有的调教都已经收到效果,再抚摸她的户,阵阵水已经出。

 “哈…还没开始就兴奋了。”洛云没有考虑的时间,因为马上就有人进入厕所。孙锴指着洛云向所有进来的男人说:“她是一个好的女人,最喜欢帮人口,想不想让她帮你服务一下啊?完全免费喔。”

 有的男人一听到这样的话,吓的立刻调头就走;也有的人马上就迫不及待地掏出自己的具让洛云服务,洛云都毫不迟疑的用自己的丁香小舌帮他口

 就这样一直到晚上,洛云在男厕里替数不清的男人口,不管是老的或是年轻的,甚至是邋遢的乞丐,她都来者不拒。孙锴在角落看着她的表现,知道时机已经成“是到了最后步骤的时候了。”孙锴自言自语着。

 当他们回到孙锴的别墅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在回家的路上,孙锴又叫洛云脫掉身上的衬衫,戴上狗环,再把双手反绑起来,由孙锴牵着狗链从别墅外的道路走回家。

 这条路虽然不长而且又是半夜,路上的人并不多,但是还是有几个人看到。

 当每个人看到一个美女房还戴上狗环的时候,大部分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有些认出洛云身份的更是大惊。

 在这样情形下,洛云完全没有羞愧的表情,相反的还毫不遮掩的走着,心里一直说∶“看吧!大家看吧!”就这样子洛云在经过男厕里的口和回家时的暴后,心中早已慾火高涨。

 在回到家之后,她忍不住的对孙锴说:“主人,我…我好想喔。”

 “想什么?”

 “我好想要你的大巴,快点,我受不了了。”

 “是真的吗?那你先把裙子起来,让我看看。”洛云乖乖的起裙子,那穿着绳索丁字户,因为绳子的刺已经出阵阵的水,洛云不自主的想要抚摸自己的户,但是由于绳子的阻碍,让她没办法尽情的手

 “主人,求求你快揷入吧!”洛云不断的要求着。

 孙锴看着那因绳索磨擦而呈现充血的,嘴角泛起笑容对着洛云说:“好的女奴,让我解决你的慾望吧!”

 孙锴命令洛云脫掉身上的衣物,只剩下那件绳索丁字,洛云对这条丁字已经由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已不能离开它的地步。

 孙锴一边在洛云的身上爱抚,一边把绳结解开拿下那件绳索丁字

 “现在趴下,把你的股抬高朝向我,变态的‮狗母‬,让我来満足你的慾望吧!”洛云听到孙锴的命令,好像如获至宝般马上趴下,让自己的股朝向孙锴,还不停的摇晃挑逗孙锴。孙锴掏出自己的大,瞄准目标奋力一揷。

 “啊…”洛云马上发出満足的叫声,随着孙锴的揷,洛云不断的哼着声。

 “叫吧!尽情叫吧!变态的‮狗母‬!从明天开始,你将接受奴隶的最后调教。

 哈…”孙锴在心里说着。

 洛云在孙锴的揷下到达一次又一次的高,孙锴也发了慾望。

 洛云如往常一般用嘴巴把孙锴的清理乾净,洛云已不再排斥这样的工作了,可以说这些日子的调教和洗脑已经完全成功。

 洛云清洁完孙锴的后,孙锴便命令她服侍他洗澡,经过梳洗之后的洛云全身上下散发出人的气息,但是现在的她不再拥有傲然的风骨,取而代之的是被待狂的思想。孙锴看着洛云发自内心的服从,想到这半个多月的调教,心中对此真有莫大的成就感。

 孙锴对洛云说:“明天下班以后,我要带你到我的城堡里进行最后的调教,现在你先穿上丁字然后回房睡吧。”

 洛云把绳索在部绕一圈,然后再把绳结绑在中间,现在的她对于这样的动作已驾轻就,甚至绑的比孙锴还紧。

 洛云回到房里并没有马上睡着,心里一直想着孙锴的话“最后的调教?!

 难道他对我的调教还不够?”洛云想起自己这半个多月来的改变,连自己都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自己是个被待狂,只有在主人凌下的我,才是真的我。”洛云对自己说。

 隔天下班后,孙锴开车载着洛云往自己在林口的别墅驶去。在高速公路上,孙锴始终专心的开着车,反常的行为却不让洛云充満疑虑“会是怎样的调教呢?”这样的问号不停的在心中盘旋。

 经过数十分钟的车程,终于到达目的地,那是一个独立的花园别墅,相当的气派。

 “这里就是我的城堡,你会在这里接受奴隶的烙印。嘿…”洛云突然之间感到无比的恐惧。彷佛已能想像自己的命运,虽然早已对自己的奴隶生活认命,可是还要经历更残酷的凌,洛云还是本能的抗拒。

 “不用逃了,在这里会有你的同伴帮助我调教你的。”孙锴边说边带着她进去。

 一进入大厅,洛云就看见两个全身赤、只穿着绳索丁字的漂亮女人对着孙锴行礼并且带着皮鞭交给孙锴,洛云还发现这两个美女的头上都挂着环,而且在房四周还有绳索的痕迹。

 洛云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孙锴。

 “没错,这两个人也都是我的女奴隶,一个是大学老师,另一个则是人民代表,你绝对想不到吧?”

 洛云一脸讶异的表情,原本她以为自己是唯一坠入地狱的人,没想到还有其他人。

 “当然这些人都隐藏自己是奴隶的事实,所以你不知道,而我手上的皮鞭则是要来调教你的工具。月奴、花奴,先带她去更衣然后下来见我。”被称为“月奴”和“花奴”的两个女人就领着洛云到楼上的房间。

 孙锴在属于自己的城堡内尽情的调教着洛云,所使用的手段都是出乎洛云的想像。首先他先在洛云的房绑上绳索,而且和原本的绳索丁字结合在一起,变成洛云只要走动,不但会受到磨擦,连房也被绳子所折磨。然后他又规定洛云吃饭的时候要跪着吃,当孙锴要鞭打她时要说:“我是下的奴隶,请主人尽情凌我吧!”…诸如此类的折磨。

 原本洛云极力想抗拒这样的调教,但是身体里的变态血却淹没了理智,再加上月奴和花奴的挑逗,洛云也慢慢习惯这样的调教。

 就在洛云到达别墅后的第三天,洛云完全接受了孙锴的调教。她已经从内心接受自己是奴隶的事实,不但在吃饭时像狗一般跪着吃,也绝不反抗孙锴任何无理的要求。而孙锴也在此时为洛云戴上了环,同时对洛云说:“现在开始,你叫“云奴”明天我会替你烙下云奴的烙印。”

 “是的,主人。”虽然洛云猜不透孙锴的想法,但她早已被训练成不反抗的奴隶,没有自己的意见和思想。

 在替洛云戴上环的第二天,孙锴告诉月奴和花奴带洛云到地下室来。两人颇有深意的笑了一下,知道洛云将会在这里留下属于奴隶的烙印,就像自己当初一样。

 过了不久,洛云就被带到地下室。当她看到在地下室里的火盆和烙铁时,心里就有不祥的预感。

 “过来吧!云奴。”孙锴命令着洛云。

 “我说过,今天是最后的烙印,我会让你留下永远不能抹煞的烙印,让你成为我永远的奴隶。”洛云被推到准备好的桌上用绳子牢牢绑住“别担心,不只是你一个人有,月奴、花奴。”

 “在!”

 “让云奴看看。”

 “是的,主人!”月奴和花奴两人脫下身上的丁字,在两人的部之上,原本应该是茂密的森林,现在却分别出现“月奴”和“花奴”的烙痕。

 这样的画面让洛云了解,自己也将面临这样的对待。可是洛云却不恐惧,相反的很兴奋“啊!终于到了最后的烙印了,过了今天我就不是洛云了,而是孙锴主人的云奴了。”洛云这样想。

 孙锴先在洛云身上打麻醉药,然后趁洛云昏时,解开她的丁字部和茂密的森林,再拿出预备好的刮胡刀和刮胡膏,把洛云那茂盛的森林刮的乾乾净净。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烙印后的能长的整齐,不会盖住烙痕。完成这些工作后,孙锴就拿起烧的通红的烙铁,完成最后的步骤…

 就在洛云接受孙锴进行最后调教的同时,她的好朋友孙嫣翎,正因为找不到洛云而担忧。

 “奇怪,这洛大小姐跑到哪里了?到处都找不到人,给电话也没有人接。”

 孙嫣翎决定要找到洛云的人,却因此而陷入了孙锴的陷阱中,遭受无情的凌…  M.mMKkXS.Com
上章 奴隶女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