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奴隶女警 下章
第一章、沉沦女律师
 台北的敦化南路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楼内…

 “总经理,有位洛云律师找您。”对讲机响起了秘书的声音。

 “终于来了!我就不信,经过我的“细心”调教之后,能够忘记我的大巴的味道。律师!还不是个追求女。”

 被叫“总经理”的是巨集团(台湾一个中型企业,和黑道有挂鈎)的大老板孙锴,这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待狂,最喜欢“调教”女奴,不管是女秘书还是女强人,只要被他看上的,很少能逃过他的手掌心。在前几天他利用了舂药得到凤凰天女的‮女处‬身。

 “请她进来,记得通知她,不要忘记该穿的“服装””秘书接到指示后,就告诉在一旁等待的洛云:“总经理请你进去,而且要我告诉你不要忘记该穿的服装。”

 一听到秘书这样说,洛云的脸颊立刻泛起了红霞。她回忆起自己因爲无聊,帮助光明集团打赢了巨集团的几场官司,也因此被孙锴报复。

 在孙锴别墅的那天晚上,他让她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快,虽然是因爲被孙锴暗下舂药刺,并且用的是强的方法,但是她却在那时真正体验到爱的快乐,也体验到自己是个被待狂的事实。

 “主人说的没错,我是个的女奴隶,最喜欢品尝主人的大巴,让主人帮我浣肠,让我的户接受绳索的捆绑吧!”

 不知不觉中她了“啊!我真是,光想着主人的巴就了。”秘书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拍拍她的肩膀:“洛律师、洛律师”她才醒来“谢谢!”

 她走向通往孙锴办公室的专用电梯,一进到电梯内,她就开始换上该穿的服装,把原来身上的窄裙脫掉,连内也脫下,出茂密的森林和被森林覆盖住的户,换上最感的黑色吊带袜,没有穿上内,直接就把窄裙穿上。

 这件裙子并不是原来那件,而是膝盖以上二十公分的你裙,只要稍微弯就会看到没穿内股。

 至于上衣方面,原本里面就没有穿罩,35的坚部几乎清晰可见,现在更是把上衣的扣子打开,出雪白的肌肤和那对坚房,一想到要接受调教,洛云心里就充満莫名的兴奋,粉红色的头也硬了起来,户也出了水。

 终于电梯到了,电梯门一打开,就看见了孙锴全身赤只穿着内站在洛云的面前,整个房间摆満了假具和绳索。

 “你终于来了!”孙锴一边盯着洛云坚房一边和她打招呼,虽然已经屈服在他的大巴之下,也有了做女奴的自觉,但是全身赤只穿件你裙的模样却是第一次被看见,洛云心里还是有些害羞,低下了头不敢和他的眼神相对。

 但是一看到那呼之出的大具,身体就自然的兴奋起来,户的水又了出来。

 “哈哈!你果然是个的女人,只看到我的大具就兴奋了起来。”听到

 孙锴这样说,洛云更是难堪。

 “你是想要我的大巴在你的户里揷,让你的股接受浣肠的处罚吧!”孙锴走到洛云的身后,一边抚摸房,一边在耳朵旁边轻轻地说。

 洛云受到抚摸和言语的挑逗,心里已经搔庠难忍,不把嘴迎上前去,但是孙锴却避开了嘴,并且走回办公桌后面,坐在椅子上。

 “可不能就这样让你快乐,既然你来到这里,想必下了决心,先让我看看你的决心!洛大律师,先在沙发上自给我欣赏吧。”

 彷佛着了魔一般,洛云无意识的走到沙发上,心里只有自的想法,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言语锋利,咄咄人的律师,而是一个沉的女奴隶。

 洛云在沙发上摆出最人的姿势,双手在房上抚摸,从头开始,慢慢的抚慰着房,嘴巴也不停的发出美妙的哼声,一付完全陶醉在自中的样子,原来身体就因爲孙锴的挑逗而感起来,现在更是火上加油般,全身都充満着快的电。洛云一边发出语,一边把身上的窄裙脫下,出没穿内的下半身。

 “嗯!果然很听话,记得穿上我最喜欢的黑色吊带袜,真是好的奴隶。”洛云完全没听到孙锴的话,心里全部沉在暴出好户的快里,那茂密的森林因爲绵绵不断出的水显得闪闪发亮。

 “用手拨开,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户吧!”听到孙锴的指示,洛云用手把茂密的拨开,核和,然后用手在那上面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随着抚摸部的动作,自的高已经快要来临。

 洛云完全无法思考,只想早点达到快乐的巅峰,不加快了手的动作,嘴巴里也配合着发出“啊!啊!”的声音,完全没有发现孙锴正拿着摄影机,把自己的动作拍摄下来。

 “啊!受不了!我要了!”在她发出声的同时,也到达了高的顶端。

 孙锴満意的看着在沙发上馀韵犹存的洛云:“表现的不错嘛,没想到平常高傲不可一世的大律师,自起来时居然那么的,不愧是我的奴隶。这卷录像带,一定能卖到好价钱。”

 洛云这时才发现自己刚刚的模样已经完全收录在摄影机里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虽然嘴巴上说出指责的话,可是心里却不这样想。

 “想象让大家看到我模样,多羞啊!”一想到如此,身体内的被待狂血立即兴奋了起来。

 孙锴也了解到这一点,所以他算准了这个大律师会乖乖的当他的奴隶:“现在你可以向我“行礼”了。”

 洛云当然知道这句话的意义,于是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办公桌,坚房随着步伐左右摇晃着“果然是个性感尤物”

 孙锴仍然保持着坐姿,洛云走到他面前跪下来,温柔地脫下孙锴的内,那巨大的具立刻昂首站立着。洛云张开了樱桃小口,伸出手握住茎的部把巴含在嘴中,先慢慢的吻着头,再伸出舌头仔细的,连旁边的丸都含在嘴里。

 “唔…嗯…唔…”从嘴里发出的哼声,不断刺着孙锴。

 “功夫不错嘛!看来有好好的练过。”虽然孙锴享受着洛云爲他的服务,却没忘记把摄影机的开关打开,让摄影机捕捉难得的画面,一边还不忘用手房。

 其实洛云也知道有摄影机在拍摄,但是完全不影响她的表现,甚至因爲知道被拍摄了,反而更努力表现自己的一面。

 “洛律师已经变成完完全全的被待狂,成爲我的奴隶了,是否有难以言喻的快啊?”

 洛云一心一意的,已经如同孙锴所说的,变成奴隶一般。随着大的茎在嘴巴里揷,子宮也开始搔庠,户里出了水。

 “喔…快要融化了…已经快要了。”孙锴把洛云的头着,把在她的嘴巴里,洛云満足的下所有的,伸出舌头把乾净。

 虽然已经了一次,但是孙锴并不打算这样放过洛云:“你的好户好象非常兴奋,是不是已经忍不住了,想要我的巴啊?”抚摸着房,孙锴在洛云的耳朵旁说:“如果真的想要,就趴在地上,出好户,把股翘起来像‮狗母‬一样摇晃股求我吧!”

 这句话好象咒语一样,洛云真的趴在地上,股摇晃,真的像狗一样。

 “这样还不够,你还要说:“请主人揷入我户”然后用手指拉开。”

 “啊…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快揷入吧…”

 “不行,如果你不说,我就不揷入。”

 户里火烫的刺,洛云实在受不了了:“好…我说,请主人揷入我户吧!…”并且用手指拨开

 “这才乖嘛!”孙锴就把自己的用力的揷入洛云的户里,开始前后揷。

 “啊…啊…好…好舒服…更深一点…”受到真正巴的攻击,感觉完全不同,这比起自的感觉还要更高级。

 “啊…唔…嗯…”洛云的嘴巴里发出了语,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啊…我不行了…快要了…啊…”孙锴的动作也加快许多,努力的前后揷着。

 终于两个人都到达了高,孙锴把全都在洛云的子宮里。

 品尝完美丽女律师的好户后,孙锴満足的亲吻着洛云,从耳垂开始慢慢的,双手也不忘着坚的双峰。

 洛云在经历过如此的高之后,全身无力的倒在地毯上,任由孙锴的舌头在她身体的每一片肌肤上,静静的享受美妙的馀韵,口中也断断续续地发出“嗯…嗯…啊…”的哼声。

 “哼!真是个的女奴隶,才稍微挑逗一下,身体就又兴奋了起来。”洛云听到了这句话,才恢复了理智,満面通红地站起来,双手也叉地放在前遮住双

 孙锴走到办公桌的后面,打开保险箱拿出一份文件。

 “奇怪?这是什么文件?”洛云一脸狐疑的看着孙锴。

 “你一定在怀疑这是什么?我告诉你,这是奴隶契约书,只要你签了这份契约书,你就正式成爲我的奴隶了!”

 “什么!契约书,这太荒谬了,我绝对不会签。”洛云非常义愤填膺地说出这番话。在她2o多年的生命里,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哪有人敢让她做奴隶?

 “真的吗?如果你不签的话,那刚刚你在沙发上自的陶醉模样和向我“行礼”的镜头,可会随着这卷录像带的拷贝,让全国的好男子欣赏,搞不好可以外销到日本喔!别担心,我的拍摄技巧可不差,所以镜头里只有你,可别以爲我会陪伴你。嘿…”这些话好象一记闷打击洛云的心里。

 “你…太卑鄙了!”洛云不破口大骂。

 “别再装清纯了,你的骨子里是个完全的被待狂,把你的神秘花园暴在大家的面前,不正是你的想法吗?”

 孙锴走到洛云背后,用双手她的房,那巨大的顶着洛云的股,洛云马上又燃起阵阵火,就好象催眠师一般,孙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你看看,你不是又兴奋了。不用挣扎了,你注定是我的奴隶,这是无法改变的。”

 享受着孙锴的抚慰,脑海里不断浮现做女奴的想法:“对啊!我本来就是主人的奴隶,何况现在又有录像带在主人手上,我何必反抗。”

 其实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想法,洛云早已沉沦在暴狂和被待狂的地狱里,不可自拔了。

 最后,她屈服了,从桌子上拿起文件,上面写着:“奴隶契约书”翻开内文:

 第一条、我洛云愿意成爲孙锴主人的女奴隶,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主人对我的身体有需求,我都会尽力満足他。

 第二条、我愿意无条件地受聘于孙锴主人之巨集团,成爲该集团之法律顾问,凡集团内所有不法行爲都会全力爲其辩护。

 第三条、从今天起,我洛云的服装都是膝上二十公分的你裙,而且你裙里不能穿内,只能用丁字遮住神秘花园,搭配黑色的吊带袜,上衣都是纯白的榇衫,不能穿上内衣,要让主人随时欣赏我的坚双峰和粉红色头。

 第四条、每天固定接受主人的调教。

 第五条、凡主人增加的要求,我洛云都无条件接受,不得有异议。

 立约人洛云1996/5/21

 洛云读完了这份文件后,就在这份契约书上签名。孙锴満意的看着她签下了自己的姓名,又把摄影机架设好。

 “这还不够,你必须在摄影机前面亲自念这份契约,而且要把你的好户拨开,让摄影机完全拍摄下来,这才完成奴隶的仪式。”

 “我…作不到…好羞…”洛云表面上反对,其实内心里已经跃跃试。孙锴完全不理会她的反对,把准备好的麦克风拿给洛云,迳自走到摄影机的后面。洛云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拿着文件,迟疑不决。

 “到这个时候,你还想反抗吗?”

 洛云终于下了决心,坐在沙发上,打开自己修长还穿着黑色吊带袜的‮腿双‬,面对镜头把自己茂密的拨开,出那还在分泌着水的户,拿起麦克风:

 “我洛云愿意成爲孙锴主人的女奴隶,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主人对我的身体有需求,我都会尽力満足他…”洛云一边念着奴隶契约书,一边还不自的用手抚摸自己的部。

 在摄影机后的孙锴透过镜头満意的看着洛云的表演:“真是个好的女奴隶啊!”最后,洛云念完了奴隶契约书,同时达到了高,孙锴也完成了录像带的拍摄。孙锴把洛云手上的契约书拿起,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把文件收到保险箱。再从抽屉里拿出一条项链,上面刻着“女奴隶”的字样,交给洛云:“你是我的女奴隶,以后这条项链你要随时戴着,如果你违反了命令,我就会对你处罚,知道吗?”

 “是,我会记得的。”洛云顺从的戴上项链,并且把刻有“女奴隶”字样的那一面朝外,彷佛在宣示她的决心。  M.MmKKxS.cOm
上章 奴隶女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