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绿帽特工 下章
第九章:同床
 这时赵娜突然从上跳了下来,脸上带着一副鄙夷的笑,走到陈岚面前,伸手抓住陈岚的头发,将她盘起的秀发拉散,那象征高贵的盘发披散下来,挡住了陈岚的半边脸。

 “你干什么?”陈岚呵斥赵娜,伸手推开赵娜还想解开她衬衣纽扣的手,眼神愤怒的看着赵娜。

 “你下不了决心,我这是帮你,免得由于你的拖拉惹怒林处长害死自己儿子。”赵娜平静的说道。

 “你----!”陈岚想骂赵娜,又一下说不出话,她知道自己对赵娜做的这些事情让赵娜有多恨她。

 陈岚将头转向另一侧,双手慢慢地解开上衣,随着衣物一件一件脫落,陈岚成感的体逐渐,直至她一丝不挂地立在我和赵娜的面前。

 “婆婆,你身材保养得真不错啊!难怪王金对你那么恋,每天都要把在你的照上才能睡着!”

 赵娜语调怪异,有恨意,有羡慕,有嫉妒,什么滋味只有她自己明白!

 陈岚听了赵娜的话,浑身颤抖了一下,眼里泪水滚动。

 我看着陈岚的样子想到王金就是这样子便没了可怜陈岚的感觉,我对陈岚说道:“上跪好,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陈岚看了赵娜一眼,转身背对着我跪在上,她将上身伏低,丰満的圆朝后翘高,透过浓密的,成红的道和紧凑的门彻底暴在我的眼前。

 陈岚的身体微微颤抖,她垂散的长发挡着她的脸,只能听见她在低声泣。

 我站在陈岚背后,双手抚摸她光滑圆润的,陈岚的呼吸由于我的抚摸紧张的急促起来,道和门开始不自的收缩,股扭来扭去,大腿不住地打颤,却不敢并拢张开的‮腿双‬。

 看着陈岚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一个念头,转头对站在一旁死死盯着陈岚的赵娜说:“想不想好好玩玩你高贵的婆婆。”

 赵娜听了我的话一愣,马上出心领神会的笑容,缓步来到边坐在陈岚身旁,轻轻的抚摸起陈岚那两个垂在身下显得很巨大的温软房。

 陈岚被赵娜一摸,马上想抬手阻止,我喝了一声:“别动!”

 然后抬手用力在陈岚的上重重打了一下“啪”的一声脆响。

 陈岚一声闷哼,缓缓低下头深深埋在单里,发出阵阵呜咽,却再也不理会赵娜对她体的玩

 我见状起早已怒涨的巴,对准陈岚由于观看刚才我和赵娜爱场景时早已兴奋润的户,直接一杆进头直接撞击在陈岚久旷的道深处。

 深埋在单里的陈岚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声呻昑,是解脫,也是満足。陈岚火热的道壁紧紧附着我的巴,长久没有道紧窄的就像年轻女子一样。我也不动,就这样慢慢的住陈岚久旷的道,头顶在深处的上研磨。

 赵娜这时一手捏陈岚晃动的房,另一只手探到处,挟捏着陈岚的蒂,不住地动。

 陈岚仍然在泣,她的身体不时地发颤,只是她哭泣的呻昑声中似乎有了一种享受的味道,她的肌肤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股开始随着赵娜手上的动作耸动。

 “你看见没有?婆婆有多兴奋,她马上就要高了!”

 赵娜大声地叫道,陈岚的息声更急促了,她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情里,浑身布満兴奋的红晕,前的头硬硬的立着,肿漉的户轻轻动。

 突然身下的陈岚急促的息,呻昑声源源不断的从嘴里发出,身体不自的开始搐,我明显感觉到一股温热浇在我肿头上。

 我都没有动,陈岚已经得到了一次高。一种征服的望在我体内燃烧,我伸手扶住已经无力支撑的陈岚,下身打桩机似得开始疯狂的揷撞击“啪啪啪啪”

 的声音联系不断,陈岚死死抓住单,下身伏低,嘴里“嗯啊”声不断,开始承受我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就这样,赵娜负责玩陈岚的房,我则专心揷陈岚的道,在我和赵娜的力下,才半个小时,陈岚已经得到五六次高,整个人都无力支撑,全靠赵娜帮忙才能稳住身子承受我的冲击。

 我对长时间的道感到了厌倦,看着陈岚紧闭的门,我伸手摸了点陈岚的门口,然后食指用力顶进了陈岚应该还没人用过的门‮花菊‬里。

 陈岚无力挣扎,嘴里叫了声“不要”门收缩了一下,就被我食指无情的顶开了。

 这就是王金想从子身上得到的补偿,他念念不忘的想得到陈岚门的‮女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无法完成这个心愿,所以他就想从我子身上得到补偿,当得知自己错失机会,子的门‮女处‬被我得到后王金才会突然暴怒,出本,开始威胁子起来,不然如果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软磨硬泡,子认不清他的真面目,一定会被他得手,到时候我和子就真的无可挽回,只有离婚收场了。

 想到这里我心中大动,这才是王金心目中最宝贵的东西。

 我拔出食指闻了下,意料之外,居然没什么太臭的异味。

 赵娜见我疑惑,说道:“陈岚为保持身材,一直吃的长素,而且最近为了王金的事情担心,胃口不好,都没怎么好好吃过。”

 我恍然,难怪陈岚的门不臭,就像食草动物一样,排物没什么异味。

 我心情大好,本来还想着肠子里都是屎搞起来没兴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极品门。

 我对赵娜吩咐道:“去给我那瓶油过来!”

 赵娜顺从的点头,转身去找油了,陈岚这时已经知道我要对她做什么了,但是她被我搞的无力反抗,只能不住的哀求我。

 我不为所动,下身继续揷陈岚的小,食指再次捅进陈岚的门里扣挖起来,等陈岚的门适应食指后,中指也加入了进去。

 陈岚在我的手指叩弄下渐渐适应,门慢慢放松下来,本来密密麻麻的门褶皱渐渐舒展开来,真的像一朵妖的花朵在我的努力下开始绽放。

 陈岚开始沉浸在道和门双重的感官刺下,渐渐忽略了周围的情况,赵娜早已拿着拉油回到我身边。

 我对赵娜使了个眼色,赵娜会意,把拉油慢慢倒在陈岚的门口,借由我的手指一点一点的进入陈岚的门深处。

 我见时机成,缓缓拔出手指,陈岚的门已经习惯了我手指的扣挖,在我拔出手指的时候还轻轻动,就像在渴求手指不要离开。

 我迅速巴,双手用力住陈岚的丰往两边用力掰开到最大,然后头对准门,接着陈岚拉油的润滑,一下顶开陈岚的门,借着身体的冲力,一下尽没入了王金心心念念想进入却从未被人使用过的‮女处‬地。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陈岚喉咙深处传出。陈岚的门由于瞬间被巴撑开到最大,括约肌撕裂出了丝丝鲜血,顺着大腿染红了单。

 这一下剧痛使得本就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陈岚彻底昏了过去,我停下动作,然赵娜检查下陈岚的状况。赵娜看后说没什么大碍,就是晕了过去,我放下心来。

 我突然想要留下点纪念,对赵娜说道:“把我衣服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给我拍下这段留做纪念。”

 赵娜一愣,说道:“不是有干扰吗?”

 我看着身下昏的陈岚说道:“我的手机是特制的,不受干扰源影响。”

 赵娜听了起身拿出我的手机给我,我解开手机锁打开视频拍摄功能,示意赵娜到我的正面做好准备。

 我伸手抓住陈岚的长发,迫使她向上抬起头,出了早就満脸的脸庞。

 由于头发被我拉扯的疼痛,昏中的陈岚朱微启发出一声“嗯”的一声低昑。

 我一手拉住陈岚的肩膀,一手拉着她的长发,就像一个骑士骑着自己的坐骑一样开始不停动下身。

 昏中的陈岚任由我摆布,无意识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呻昑。

 接着我将陈岚的身体抬起,抱着她坐在上,陈岚光滑赤的背肌靠着我的膛,‮腿双‬被我向两侧打开,出陈岚被我巴肆后红肿的道以及我尽没入陈岚门只留下两个丸在外的处。我就这样高高抬起陈岚,然后松劲任由陈岚重重跌落在我的大腿上,巴重重打在陈岚感的肠道壁上。

 就这样没几下,陈岚已经悠悠的转醒过来,她半梦半醒时嘴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呻昑。双手胡乱的舞动着,想抓住什么东西稳住自己的身子。

 赵娜看的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我肆陈岚门的巴,手里的手机忠实记录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突然陈岚发出凄厉的喊叫声:“啊!别拍,快,关了!别拍了!求求你!赵娜,别拍了!呜呜呜!别拍了!”

 原来陈岚已经醒来,发现了在面前拿着手机拍摄的赵娜!陈岚想阻止,但是却无力脫离我的掌控,发出哀求期望我能大发慈悲的放过她!

 但是这一期都是徒劳。我对着赵娜说道,找个地方支起手机,你过来帮我一起搞你婆婆。她现在很舒服,很高兴。

 赵娜听了,把手机搁在梳妆台上,调好角度走到我们面前。我看了眼害羞中带着兴奋和期待的赵娜说道:“你婆婆前面空着应该很难受,你帮帮她,给她止止庠!”

 赵娜害羞的看了我一眼,顺从的跪在我的面前,轻轻抚摸陈岚红肿的和早已突起的小蒂。

 突如其来的刺让陈岚开始扭动身躯想躲避,嘴里哀求着:“赵娜,我错了,你原谅我,别折磨我了,你走吧!求求你了!”

 赵娜听了陈岚的哀求不但没走,反而‮弄抚‬的更大力了,动作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陈岚这时神志已经迷糊,见哀求无用,就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赵娜起来。骂赵娜是货,被我搞一次就投降了,说她不守妇道,是生不出蛋的母,还说后悔让王金娶她,骂赵娜勾不住自己老公。反正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

 赵娜被气的浑身发抖,她一发狠,拿起地上陈岚的内就直接到了陈岚的嘴里,然后抓住陈岚的手腕分别绑在陈岚大腿两侧,让陈岚不能自己拿出嘴里的内

 然后赵娜开始数落起陈岚的重重恶,说陈岚高傲,不把她当儿媳像对下人那样对自己呼呼喝喝,控诉陈岚从她进门起就没给过好脸色,骂陈岚是货,故意勾引自己儿子,害的王金成了个恋母的变态,毁了自己的婚姻!

 赵娜越说越激动,手上动作不停,突然起身到了头柜,从最底下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一开居然是一电动假具。

 赵娜拿着假具回到陈岚身前,对着陈岚挥舞了一下说道:“这才是我丈夫,我有老公就像没老公,只能靠这个来解决自己的望,我才二十几岁,就要靠这个来发,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你!现在我就让你好好尝尝它的滋味。”说完拿着巴在陈岚満是道口摩擦几下,看了眼正摇着头发出“呜呜”

 求饶声的陈岚,残忍的对她笑了下,一下把假巴捅进了陈岚的道。

 只听陈岚“嗯”的一声闷哼,眼泪哗的了下来,滴落在陈岚高耸的房上。

 赵娜一手拿着假具快速送,整个人凑到陈岚身上,牙齿轻轻撕咬着陈岚肿头。

 陈岚仰着头“呜呜”的叫着,汗淋淋的身体被我和赵娜夹在中间。我吻着陈岚雪白的脖子,赵娜的手在陈岚的房上掐,陈岚的门和道被我和赵娜反复的揷入填満,水淌満了我们三人的地方,还浸了身下的单。

 我从刚才就一言不发,自管自的在陈岚门里送。可能因为已经了一次,我感觉自己这次特别持久,陈岚在我怀里一次又一次的高身,身体颤抖得不停。赵娜后来似乎也累了,重新躺到上,把假具留在陈岚的道里,而我却仍然没有出来的意思。

 我将陈岚又摆成狗趴的姿势,双手抱住她丰満的,从陈岚身后狠狠地她的门。这时赵娜躺到陈岚的身下,陈岚颤抖得更厉害了,赤的身体直往上瘫软。

 我死死地抱住陈岚的,下身顶住她雪白的股继续,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赵娜双手扒开了陈岚的,用嘴咬住她的蒂用力,一只手还摸着自己发蒂死命,嘴里叫着:“来了!要来了!好舒服!嗯!”“呜----呜----呜----!”

 这时陈岚的娇躯倏然绷紧,把头埋进单里,喉咙里发出发情雌兽般的嘶吼,我同时感到陈岚门的缩夹紧,动的壁紧紧夹住我的巴挤,好像一双娇的小手紧握住我的爱抚,我“呼哧、呼哧”的着大气,终于在陈岚的门里开始今天的第二次

 结束了这次,我拔出巴,下拿起手机,给上的婆媳来了一个大特写,上两人満脸红,赤娇躯上布満汗水,房上凌乱的布満肆后的印迹,下身凌乱,,汗,血渍混着呈现,外翻,陈岚更是门张开,白色混着括约肌撕裂出的血水混成一种妖媚的淡粉

 这时陈岚抬起头,看着我眼神复杂,我拿掉她嘴里的内,解开捆绑她手腕的细带,陈岚一动不动,任由我折腾,我把她和赵娜并排放好,这对婆媳张大嘴像是离开水的鱼一样大口气。我看着她们的样子満意的笑了。

 我自顾自的开始穿衣,嘴里说道:“好了,我们之间的易完成了,王金的命我不要,就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吧。”

 穿好衣物,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王金的家,留下两个女人各自想着心事。  M.MmkKxS.cOM
上章 绿帽特工 下章